傷痕的代禱者:美國大選後的政局省思

U


◎恩雨

美國大選風波不斷。那夜的「神奇曲線」像一把利刃,把國家已經撕裂的傷痕又劃下更深的一道口子。

從去年十一月初至今,選舉舞弊風波不斷。信者恆信、言之鑿鑿,不信者嗤之以鼻,以陰謀論嘲之。主流媒體並未報導太多民間各地的抗議活動,自媒體則是各種傳聞四起。美國如此大,不要說東西岸相距千里,就連鄰近州所發生的「新聞」是否能原封不動、不經加工地送達各人螢幕前,都很難說。

大選分裂宛如南北戰爭
各同溫層中的網民堅持著自己所看見、所聽見的「事實」。緊抓著自己的意識形態,將其層層包裹在網路社群發布的貼圖、留言、轉載文章裡,彷彿如此,宅家外的天地就能穩固不搖,可以繼續安心在自己所建構出的烏托邦裡安居樂業。

一月6日,一些抗議示威者闖入美國國會,打斷認證選舉人團會議。有人開槍了、有人受傷了、甚至有人死了。總統發布要示威者冷靜,要尊重法律秩序與執法人員的視頻,卻莫名被網路社群下架。媒體傳送的照片、幾句某某人的講話、幾秒鐘的視頻……像零碎的拼圖片考驗著、激發著人們的想像力、聯想力。誰到底說了甚麼?真正做了甚麼?最終的動機是甚麼?無法得知全貌。

有人說這是「美國版的太陽花運動」,有人說這是本土恐怖主義藉機生亂,也有人說這是反川者混在挺川者中搞分化,更有人感嘆美國因這次大選分裂之嚴重,直逼當年南北內戰,有半個國家不知何時才能恢復對民主制度、司法系統的信任?

多元包容演成隨波逐流
身為移民,雖然美國不是我土生土長的根,但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時間,早已超過住在故鄉的日子。我在這塊土地上成家立業,有了下一代。吃這裡的果子、享受這裡的土產,不是因為我耕耘了甚麼,乃是之前在這塊土地上的先人付出了代價,所以可以享受這裡的資源與福分,為此我感恩,而看到美國社會所發生的亂象,我也心痛。

記得剛來美國時,我在一家英語會話班上課。裡面有位老師早年曾在亞洲宣教。他很沉痛地說,他與很多宣教士到拜偶像的國家去傳福音,把一生的精華歲月獻給了當地。可當他退休回國時,卻看到那些國家的移民來到美國,把偶像、寺廟也帶來了!

當時年輕的我,面對老師的表情讓我有種莫名的愧疚,無法理直氣壯對他說:「我是基督徒,我可沒有把偶像帶來美國喔!」

我後來跟一位弟兄提這事,他倒是很心直口快:「這位老師怎麼可以抱怨?他不是應該感謝神嗎?現在人老了,不能再到海外傳福音,可神把未得之民帶來他身邊,不用出國就可以跟外邦人傳福音了!」

天國子民不變的使命

想想也有道理。

且不論這位退休宣教士的心態如何,新移民把家鄉的宗教習俗、偶像帶來,在美國的「多元包容」的大傘下,得以延續進而影響本土文化,這是事實。曾是大多數美國人所信仰的基督教,逐漸被淡化甚至邊緣化。

或許對美國教會來說,這是一個需要好好在神面前省察自己、尋求復興的契機──為何無法在新移民潮下持守純正的信仰,反而隨波逐流?但我們這些信主的移民,面對這宗教多元混雜的現象,是否更應好好為這地的百姓禱告、祝福,甚至反過來傳福音給他們呢?

無論身在哪一塊土地,我們都是客旅、是寄居的。從信心之父亞伯拉罕開始,神的百姓就一直在朝那「更美的家鄉」前進。我們知道神的國不在地上,我們更看重的,是天國子民的身分。無論政局如何翻轉,「國權是耶和華的,祂是管理萬國的」。因著我們君尊祭司的身分,我們有責任替這地的百姓代求;因著我們是聖潔的國度,我們有屬靈的影響力來轉化社會的風氣;神的子民,無論身在何方,都有使命向未得之民傳福音,宣揚那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地的四極都要想念耶和華,並且歸順他,列國的萬族都要在你面前敬拜」、「誰敬畏耶和華,耶和華必指示他當選擇的道路。他必安然居住,他的後裔必承受地土。」願我們無論是處在故鄉或異邦,都能用禱告的心來守護所居住的家園。願居住這地的百姓,無論來自何文化背景與國族,都能離棄偶像,認識真神。基督徒的後代,也能持守先祖流傳下來的純正信仰,不被異教與世風流俗搖動,繼續為主發光。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