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婦女愛閱讀 疫情下德黑蘭書店卡繆《瘟疫》居暢銷書榜首

德黑蘭的Ebn-e Sina Book City 書店。(圖/Google Map)


編譯:台灣ICEJ團隊
新聞出處:Ynet News

在伊朗首都書店的展示桌上也可以找到學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詩人曼德爾斯坦姆(Osip Mandelstam)和安妮(Anne Frank)的日記等,被翻譯成波斯文的著作,瑪麗.川普(Mary Trump)爆料她的叔叔唐納.川普(Donald Trump)內幕的新書也已出版上架。

在德黑蘭的書店裡,猶太日記作家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和俄羅斯詩人曼德爾斯坦姆(Osip Mandelstam)等作家的著作,與法國作家卡繆(Albert Camus)和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的書並列,店內的大多數女性讀者都非常樂意接受外國作家的作品。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圖書市場女性讀者多於男性

銷售出版商的編輯部主任納爾格斯.莫薩瓦(Nargez Mossavat) 表示:「伊朗婦女的閱讀量大,從事翻譯與寫作的人也多。一般來說,女性讀者在圖書市場的市占率比男性要高。」 36歲的莫薩瓦並沒有談到在伊朗伊斯蘭共和國(Islamic Republic of Iran)下文化生活受到的侷限,她表示:「書籍對我來說是必需品,是唯一的避難所,有時我會感到生氣。」 她說:「作為出版商,我選的書要能夠反映我們當今的社會。」她指的是死於古拉格(Gulag)的曼德爾斯坦(Mandelstam)作品;或是波蘭異議作家孔威奇(Tadeusz Konwicki)創作的小說《小啟示錄》(Minor Apocalypse)。 她表示,這是一本「講述與我們有類似社會和政治經驗的好書。這些書告訴我們,其他人也經歷艱難與困苦,而且也生存下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32歲的雷扎.巴赫拉米(Reza Bahrami)負責管理另一家出版社切什梅 (Cheshmeh)的主要書店,切什梅的意思是「來源」(Source),「他們的讀者群有70%是女性」。 巴赫拉米在卡里姆汗(Karim Khan)街上的切什梅書店內,被店內的書所包圍。他表示:「新書出版受到許多人關注,與引頸期待,因此帶動書的銷量成長。」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如果伊朗出版界存在審查制度,會受影響的主要是內容違背善良風俗的作品。許多西方暢銷書很快經過翻譯,就在伊朗發行,在伊朗版權是不被承認的。 卡里姆汗街與革命街(Enqelab)一樣都位在德黑蘭市中心,都以書店林立聞名,是讀者蜂擁而來的兩條街道。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女性讀者不是只愛浪漫驚悚小說

巴赫拉米表示,女性讀者首先要找的是「浪漫類」書籍或驚悚小說,例如美國作家席尼.薛爾頓(Sidney Sheldon)和瑪莉.海金斯.克拉克(Mary Higgins Clark),或英國多產的犯罪小說作家阿嘉莎.克莉絲蒂(Agatha Christie)的作品。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但一名女性愛書人在切什梅書店內表示,她們關注的圖書,遠超出這幾種類型。 這名30多歲女子身穿包覆全身的穆斯林罩袍(Chador);她表示,她剛剛以〈關於女性作家的寫作論文〉(A Thesis on Female Writers’Writing)獲得博士學位;最近她剛讀了西蒙.波娃的重要著作《第二性》。

一名58歲的大學教授正在尋找相關書籍,幫他解答學生提出關於法國中學教師帕蒂(Samuel Paty)遭殺害的問題。這名中學教師因為對學生秀出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而在去年十月於巴黎郊區一所學校內,遭到伊斯蘭極端分子斬首。 這名教授表示:「我主要關注的議題之一是自由,尤其是言論自由。」

在伊朗首都許多書店展示桌上,都有以色列學者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翻譯成波斯文的著作《人類大歷史:從野獸到扮演上帝》(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瑪莉.川普在去年七月出版踢爆她叔叔美國總統川普內幕的作品《永不滿足》(Too Much and Never Enough)也上架了。在展示桌上還有美國前第一夫人希拉蕊和雀兒喜合著的《勇敢女性之書》(The Book of Gutsy Women),以及另一位前第一夫人蜜雪兒.歐巴馬的回憶錄。

暢銷書並非新作

並非所有暢銷書都是最近出版。切什梅在去年十一月創下最高銷量紀錄的是1939年出版的美國作家約翰.芬提(John Fante)著作《心塵情緣》(Ask the dust),以及在1949年出版的沙特(Jean-Paul Sartre)作品《難眠之夜》(Troubled Sleep)。 同樣迅速上架的還有法國作家德雷(Jean Teule)的作品《找死專賣店》(The Suicide Shop),和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Haruki Murakami)在2013年出版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Colorless Tsukuru Tazaki and His Years of Pilgrimage)。

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51歲書商表示,儘管德黑蘭的書店裡擺滿豐富多樣的圖書,但從1979年伊斯蘭革命以來,「印刷速度已經慢下來」。 他說道:「這有多種原因,從經濟狀況到審查制度以及人才流失等。」書的價格也讓一些人愈來愈望之卻步。

這個國家裡的一些極端保守派領袖經常否認猶太大屠殺的真實性。銷售書店(Sales bookstore)的業務賈瓦德.拉希米(Javad Rahimi)指出,紐西蘭作家海瑟‧莫里斯(Heather Morris)的《刺青師的美麗人生》(Tattooist of Auschwitz),以及猶太女孩安妮.法蘭克的《安妮日記》(The Diary of Anne Frank)都在最近熱賣;安妮在1945年死於納粹集中營。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疫情使出版商看重線上銷售

根據拉希米的說法,卡繆的《瘟疫》和西蒙.波娃的《人終須一死》(All Men Are Mortal)「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間,躍居暢銷書排行榜首。」

和其他國家一樣,新冠肺炎的爆發讓書商被迫適應,特別是政府單位為了對抗病毒擴散,關閉所有非必要的商家。

巴赫拉米在切什梅書店表示,去年春季時,書店「瀕臨倒閉;但自從夏季以來,書的銷量就非常令人滿意」。

他補充道:「由於疫情的緣故,我們主要是在Instagram或自建的網站上銷售圖書。」因為疫情大流行,「讓我們更看重線上書籍的銷量」。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