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橄欖樹下》錫安之夢的起點:猶大佩斯

一條多瑙河,東西岸分別為佩斯與布達。


圖、文∕約阿咪(以色列美角部落客)

《橄欖樹下》編按
以色列,是許多基督徒嚮往一生必去一次的聖地,更是守約施慈愛的耶和華神眼中的瞳人。疫情讓我們暫時無法出國,但不阻止我們來認識這塊土地及上帝選民的故事。

《橄欖樹下》由超過百萬點擊的以色列部落客約阿咪執筆,她將用輕鬆的敘述方式,從猶太人的世界足跡、猶太信仰與文化、以色列景點與現代以色列的角度,啟發讀者對以色列與猶太民族有更廣的認識與更深的理解。期待在聖經中被稱為野橄欖的基督徒,能享受橄欖根的肥汁,在這世代見證神的愛與奇妙救贖計畫!


 

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Budapest),號稱「東方巴黎」,有著浪漫的多瑙河、彷彿置身倫敦的國會大廈、溫泉浴場、漁夫堡,還有像是宮殿又有管弦樂團的百年紐約咖啡館,整個國家充滿文人氣息,是個疫情穩定後絕對不可錯過的東歐城市!

布達佩斯的猶太歷史
或許很少人知道,布達佩斯以前其實是兩個城鎮,分別是多瑙河西岸的「佩斯」和東岸的「布達」,兩者之間只能搭船抵達,就好像現在淡水與八里之間。直到1849年才興建了第一座連結兩個城鎮的鏈橋,並且到1876年兩個城鎮合併後,才有了布達佩斯。

猶太人早在西元三世紀左右就住在這區域,從留下的希伯來文墓碑,可發現他們比896年的匈牙利人更早來到現在的匈牙利。但因為宗教的關係,猶太人被禁止住在城市內、擁有不動產、參加工會,他們只能住在「布達」的外圍,並且要付雙倍的稅,直到1895年,匈牙利猶太人才得到法律上的平等。

過去,猶太人口曾高達布達佩斯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因而有了「猶大佩斯」(Judapest)的暱稱。甚至,在1859年建造了當時全球最大的菸草街猶太會堂,可容納3000人。

↑帶著伊斯蘭摩爾風格的菸草街猶太會堂

↑帶著伊斯蘭摩爾風格的菸草街猶太會堂

全歐洲最大的猶太會堂
華麗的會堂內部融合了基督教與伊斯蘭教的元素,因為猶太人不能當建築師,而德國基督徒建築師Frigyes Feszl認為,既然伊斯蘭教和猶太教同樣源自中東,那就選伊斯蘭教摩爾風格吧!因此這間會堂才有了清真寺常見的「拜塔」與「八角星」風格。聽起來這種「創意的特色」一定會被猶太人反對。但匈牙利的猶太人比較特殊,他們創立了新話語派(neologo),屬於「現代」正統猶太教派,即便是在3C產品不能使用的安息日,這間會堂仍會接受演奏管風琴和使用麥克風等。

這像是文化與文化之間的折衷,一方面,布達佩斯猶太人想要融入匈牙利社會,希望會堂能像教堂,然而他們也不想要失去猶太身份。

「雖然他們不想被視為局外人,卻又多少為自己被視為局外人為傲。」菸草街猶太會堂的年輕猶太解說員這樣評論,他是土身土長的匈牙利猶太人,就像1860年,出生在布達佩斯的錫安之父赫茲爾Theodor Herzl)。

↑菸草街的猶太會堂內部豪華且有管風琴

↑菸草街的猶太會堂內部豪華且有管風琴

來自布達佩斯的錫安之父
在赫茲爾點燃全球猶太人的回歸夢以前,他在1893年提倡的是,讓猶太家庭的孩子接受基督教嬰兒禮,因為他發現,除了接受基督教文化之外,沒有其他的方法能讓猶太人真正融入社會。

1896年,因為一個事件,赫茲爾看見法國群眾對著猶太裔法國軍官德雷福斯喊著:「猶太人去死!」他才明白猶太人的命運,並不因為接受基督教文化就被社會接受,因此,他將解決猶太民族問題的理念寫進了《猶太國》一書 ,就是猶太人要有自己的國家,並於1902年在瑞士凝聚全球的猶太富人,一起集資買土地。

「我已經在巴塞爾成立了猶太國……或許5年,但在50年內,大家一定會看見……。」

以色列真的在50年內復國,國家元首安葬的山被命名為「赫茲爾山」。菸草街猶太會堂外,也有個赫茲爾廣場。回頭看,總覺得很不可思議,以色列近代復國的錫安夢,就是從「猶大佩斯」開始。

↑紀念錫安之父赫茲爾的紀念品

↑紀念錫安之父赫茲爾的紀念品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