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傳承》哪個傳道人不想要走到善終?

4299_哪個傳道人不想要走到善終_1


◎莫非(創世紀文字培訓書苑主任)

第一次聽到「善終」(Finish Well)兩字,是在單身時的青壯年團契。那時有位牧者來和我們分享,提到聖經中能夠真正「善終」的人,不多!

那時剛信主,又太年輕,腦中只有無盡往前延伸的地平線,未來充滿一片模糊亮光,根本就想不到終點,以及人要如何好好地打這個結束的句號。只覺得“Finish Well”這個詞很新鮮。

多年後,我蒙召事奉、從神學院畢業,苦於找一位生命師傅來帶我。這位牧師剛好又來我們植堂出去的教會分享。因為他的知識份子氣息,對文化現象有敏銳的嗅覺,又很有些屬靈洞見,讓我覺得帶領文字事奉的我應該很合適。他留下電郵給我,我恭敬地寫了一封拜帖電郵送出,卻至此石沉大海。

但我也很認命,因為教會界大多對於文字事奉不太理解,以致我常覺得活像個孤兒。不過卻從未想過,我那樣誠心拜生命師傅的一封信,一個牧者怎會如此無動於衷,無片紙隻字的回應?

但再次聽到他的名字,卻是「出事」了。 這就是人生的荒謬了,把「善終」種子埋進我們生命中的人,自己卻無法「善終」。這不是很像小說情節嗎?

平均四位僅一位跑到終點
隨著服事的年歲,看多、也聽多了。愈發現「善終」會是個寶貴的恩典。每個服事的人,一開始帶著負擔和熱情走入工場,都不會想要最後落得落荒而逃、或殘局一半、或身敗名裂、或出師未捷身先死。

我們不是都渴望可以善始、善工、善終?雖不至於要怎樣功成名就,但至少可以「全身而退」?但為何,能做到的人是如此少?像以西結書中的白骨一片,服事的場域真是如此險惡嗎?

一項針對100位教會領袖的調查顯示,每四個中只有一個,可以真正地在生命和服事中「善終」。據富勒神學院領導學講師甘陵敦教授(J. Robert Clinton)說,這數字從古到今相差不多。

是否福音工場中特有的誘惑、攻擊和試探,會把工人帶壞?還是工人本身就有一些腐敗的成分,是透過服事被引發出來對付工人?但是有沒有可能,工人本來品格中的弱點和軟弱,會透過服事找到管道抒發,最後反而產生醫治的作用呢?

無論如何,「善終」顯然會有很多挑戰,使得有些領袖結束得很勉強,充滿瘡疤。也有很多人因為生命中的問題,無法走進「善終」。當然也有人是在「善始」和「善工」中夭折,或被困在原地打轉,從來沒機會學習到後面的功課。這是很悲哀的事實,也讓人不能不心驚自省。

靠熱情不行 仗著恩賜也不行
惟其所以,對「善終」是否有概念便很重要了。因為所有事工的興起,曲線都是往前衝、往上漲。成長比較好的就會興旺茁壯,但能帶著應許「善始」,又帶著活力進行「善工」的,都不代表可以跑到目的地「善終」。這方面沒有甚麼比下面這段經文更能說明重點了:

…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四章6節)

所以,靠熱情不行,倚仗恩賜也不行,能幫助我們跑到終點的,是靠聖靈。也是靠畢德生牧師(Eugene H. Peterson)所說的「恆久專一的順服」,那是一種身心靈都要擺在一種門徒狀態的生活方式。

列王紀中,耶和華神百般叮囑所羅門王的,就是要順服:「你若效法你父親大衛,遵行我的道,謹守我的律例、誡命,我必使你長壽。」(三章14節)

「遵行」、「謹守」都和順服有關。順服,也是神是否會賜下神聖的託付和能力,以及是否讓你的服事帶來影響的重要關鍵。

所羅門王後來成為史上著名的失敗例子。他有善始和善工,來自神的智慧、能力和威榮都到達巔峰。但是他一再違背神的指示,比如說他為神修聖殿花了7年,為自己修宮殿卻花了13年。除此之外,他還犯下下面幾項錯誤:

神叮囑:「只是王不可為自己加添馬匹…」(申命記十七章16節)

所羅門有套車的馬四萬,還有馬兵一萬二千。」(列王紀上四章26節)

神叮囑:「他也不可為自己多立妃嬪,恐怕他的心偏邪…」(申命記十七章17節)

所羅門有妃七百,都是公主;還有嬪三百。這些妃嬪誘惑他的心。」(列王紀上十一章3節)

神叮囑:「…也不可為自己多積金銀。」(申命記十七章17節)

所羅門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連得。另外還有商人和雜族的諸王,與國中的省長所進的金子。」(列王紀上十章14-15節)

看了真讓人想喊:「大膽!所羅門!」

但是人在權力地位的高峰點時,真的會覺得自己配!自己無所不能!「說有就有,命立就立」,所有的榮耀都歸自己,而忘記自己不是神,也忘記神的種種囑咐,就是為了怕人迷失「心偏邪」。

所羅門王的不能「善終」,自然也影響了他的後代不聽長老勸,為人民加添負擔,帶來國內的不安和拜偶像。之後,就是歷史了……

Adult and child holding sprout

擇善固執是一生努力培養的
所以,到底何為「善終」?想到論語一個例子,文白夾雜地解釋是這樣:

有人問孔子:「子路仁乎?」孔子的回答卻是:「不知道啊,但是千乘之國可使治其賦,帶兵打仗沒問題。但不知道仁不仁。」

這個人又問:「求這個人怎樣呢,是否仁?」孔子的回答是:「千室之邑,百乘之家,擔任家臣沒問題。但也不知仁不仁?」

又問「赤這個人怎樣?」子說:「赤這個人束帶立於朝,可和賓客周旋沒問題,但不知其仁不仁。」

看起來孔子全都答非所問。他回答的全是一個人可以帶兵打仗,可以擔任千室百乘的家臣,可以與朝上賓客周旋,可以做甚麼樣的事或功績。但是,都不代表其為人是否達到「仁」的定義。

台灣哲學教授傅佩榮解釋說,因為孔子認為「仁」是擇善固執,一生要努力培養的完美人格,這必須到蓋棺才能論定。若真如此,基督教的「成聖」豈不更是如此?

一生和基督的關係都是活潑成長
這和我的老師甘陵敦所說的「善終」定義,可說有異曲同工的地方。他說「善終」是:「在一個人生命結束之時,還擁有一和基督活躍成長的關係,也已完成他的主要呼召,並為後代留下公義的傳承。

由此我看到「善終」有三個重點:

1.一生和基督的關係都是活潑成長
2.已完成主要的呼召
3.留下傳承

是故基督徒的「善終」,不只是好好打一個句點而已,而是從服事一路到終點,神都會在我們的生命中不斷做工。我們也會繼續不斷地成長、成熟,直到回天家。

所以,能進入「善終」的領袖都有甚麼特質呢?我想無論是屬靈生命或者事工,都會有顯而易見的成熟度。而且事工不只是有效(做得好),還會有益(做得對)。

而且對神國投入做最大的建樹,生命和事工也都很聚焦。所謂聚焦,就是活出神對他的呼召和心意。

在前面「善工」的階段中,應已塑造出最合適他的服事職份了,是配合他的個人特質和恩賜組合,允許他在優勢上發揮最大的潛力。這會讓他處於正確的人際網絡和人際關係,從中更可提供「善終」的所有條件。

不但如此,此時他也開始了解自己快面對服事的終點了,會想要留下甚麼傳承來榮耀神。他自己的生命,也會成為一生服事的見證。整個生命的中心,就是去做神所託付的事,因此也經歷到完成命定的莫大滿足感。而且,可以利用已建立的資源和網絡,來成全他人的事工。

然而這樣的「善終」,一定牽涉到一生的走向和走法,以及要怎樣建造現在自己的屬靈生活和態度,才可能走到如此屬天的地步吧?

邁向善終生活七個條件
總結甘陵敦所說,以及我自己的整理,要擁有「善終」的生活,需要有下面幾個條件配合才能達到:

1.對生命有長程的視野
2.用屬靈的紀律來達到、並維持和神關係的親密
3.調整生活和服事,到一個可以完成呼召的狀態
4.維持終生學習的姿態和謙卑
5.有屬靈監督或師傅關係
6.投入下一代的牧養
7.留下屬靈的傳承

針對這七項,我們需要努力投入的有哪些呢?也請留意,這七項不是等到準備好「善終」才開始建立。很多都是在「善始」階段,就要開始建立的方向和態度。求神保守我們一步不偏離祂的旨意和帶領。

4299_哪個傳道人不想要走到善終_3

兩位走向善終的屬靈前輩
如此讓我想到兩位屬靈前輩是怎樣離世。一位是盧雲,生命最後階段臥床,每當有人為他唸詩篇時,他就會笑著點頭說:「神是信實的!」一直到末了,當他吐出最後一口氣,也是吐出「神是信實的」,才頭歪向側邊、離世。不禁讓人想問,他看到了靈界的甚麼嗎?會讓他最後一句是「神是信實的」?

盧雲的一生,就是透明地寫自己的內心掙扎和摸索出來的屬靈洞察。沒有高言大智的說教,只有充滿溫暖的「人話」,字字句句觸摸了多少人的心?

另外,牧者作者畢德生,在醫生宣告他的生命在倒數計時的階段時,他想了一下,笑著回答:「我可以。」最後在安寧病房的幾天,他似乎在和天使交談,有時還夾雜著方言地喃喃自語。彌留時,親人說他臉上充滿著喜悅,不斷一陣陣地併出笑容,遺言中還吐出:「Let’s go!」(咱們走吧!)

這真的是和神有活躍成長的關係,一直到跨入另一邊,進入和神更深的親密關係,才結束地上的生命。多麼讓人渴望啊?

畢德生牧師寫下如此多的著作,在北美其他巨型教會做得火火紅紅的時候,他安靜地寫下一本本書,表達自己對牧養的信念和反思。這些都成為他「公義的傳承」,離世後還不斷地在對我們說話。

以餘暉觸動人 祝福下一代服事者
甘陵敦把「善終」分兩個階段:餘暉前和餘暉。在生活步調上,因為年歲和體力,勢必會開始放緩,且慢慢退出。重大的服事責任開始卸下、轉移,從很多第一線的服事崗位(親密與人的連結),轉成間接(透過他人來影響)。在服事的崗位上淡出,不擋路,也就是說退居幕後。

餘暉,想像一下,原本燒得很旺的火,漸漸開始燒竭。雖然仍有光和溫度,但已沒有早期的火力了。然而,他人望見餘暉就受觸動了,因為他背後是一生的服事和生命見證的長長軌跡深印在那。

此時服事比較多的是做些認可他屬靈權威的人的生命師傅。聆聽年輕一代,為其禱告,忠心守望。

想想就很嚮往。等我和先生都跑不動時,可能垂垂老矣。對曾經服事過的一些年輕人,我們中的一個可能對另外一個說:「那個誰…?」另外一個回:「對,那個誰…!」放心,或不放心。

想到曾有幾年在北美、亞洲四處密集「點燃」文字火種,每次站上講台都充滿著激情,未語之前自己先燃燒,開口分享時更是激情四射。相信進入餘暉時,我所有的燃燒都會留在眼底,默默凝視、並祝福著下一代的人出來服事,說比我更茁壯的異象語言,做比我更有創意的事工。

我深信每一代人會有每一代的風華!我好期盼!也自勉要努力走到「善終」的餘暉,把一生所受到的祝福,轉而用來祝福他人!求神憐憫成就!(系列完)

相關文章:
《服事傳承》服事的善工,是葬禮和復活的組合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