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神助寇紹恩牧師同台談屬靈父子 為父的心帶出安慰與療癒

(由左至右)寇紹恩牧師、周神助牧師擔任講者,周巽正牧師擔任主持人(梁敬彥攝影)


【記者梁敬彥新北新店報導】每個人都有生身的父親,信耶穌的人,通常則有一到多位的屬靈父親,陪伴、模塑我們的靈命長大成熟,有人的生身父親同時也是屬靈父親,有人的屬靈父親則是牧者或是教會弟兄姊妹,陪伴、提攜我們,無論面臨人生的高山或低谷,都能與天父對齊,活出基督馨香的生命,成為祝福。

2021天國文化特會二月3日下午,邀請靈糧全球使徒性網路主席周神助牧師及台北基督之家主任牧師寇紹恩同台談屬靈父子,台北靈糧堂主任牧師周巽正則擔任主持人。

周神助牧師及寇紹恩牧師同台談父親(梁敬彥攝影)

周神助牧師及寇紹恩牧師同台談父親(梁敬彥攝影)

周神助牧師回想,自己剛獻身全職事奉時,台北靈糧堂首任主責傳道人寇世遠監督(寇紹恩牧師的父親)及吳勇長老都是他的屬靈導師,屬靈父子就是一種信仰傳承的概念,每個基督徒都要操練為父的心,也要學習做兒子,不單是做地上父親的兒子,也要效法耶穌,做天父的兒子。

周神助牧師:爸爸和兒子都期待被擁抱

本身是兩個兒子的父親、三個孫子的阿公,也是靈糧大家庭眾牧者及信徒尊榮的屬靈父親周神助牧師說,很多人叫他「周爸爸」,對他來說,無論是爸爸還是父親,不但是位份、更是責任,從他當傳道人開始,神就把「師傅雖有一萬,為父的卻是不多」(哥林多前書四章15節)放在他的心中。

這次天國文化的主題訂為「父與子」,其實是源自於約莫八年前,他到高雄的教會去講道時,當他在牧師的辦公室裏用禱告的心安靜預備要上台的信息時,周神助牧師彷彿聽見聖靈提醒「這個無父無母的世代要被終結,關鍵就在更多具有為父的心,且能夠行出來的門徒要被神興起」。

周神助牧師分享

周神助牧師分享

「每個孩子都渴望得到爸爸的擁抱,那就像被天父保抱一樣的溫暖」周神助牧師說,他跟寇紹恩一樣,家中都有很多哥哥姊姊,而他是家裏兄弟姊妹裏最小的,他的爸爸就跟華人傳統的父親一樣,心裏不是不愛孩子,但就是不擅用言語和行動表達。

周神助牧師還記得,他的爸爸80幾歲的時候,他和周師母專程坐飛機去探望旅居美國的父親敘天倫之樂,後來要離美返台跟爸爸辭行前,爸爸叫住他,口中說出:「神助,抱一下爸爸!」周神助牧師說,爸爸討抱的這個要求,在他記憶中是非常罕見的,但當他們父子擁抱之後,他深深體會到這個被爸爸保抱的感覺是多麼的溫暖,所以,現在他只要有機會,就會跟家人、共同推動牧者合一及華人回家運動的牧者家人們擁抱,因為在主裏,我們都是一家人。

寇紹恩牧師感念寇世遠及周神助兩位牧師爸爸

「我的爸爸寇世遠監督及周神助牧師都是我的屬靈父親」寇紹恩牧師說,他的父親寇世遠有八個孩子,他排行老八,跟周神助牧師一樣,都是家裡的么兒,寇牧師還記得,當年他決定要放下新聞主播及節目製作人等職位全職事奉時,報紙都已經登出「寇紹恩離開主播台、要當傳道人」的新聞,但事實上,他卻連事奉的教會都還沒有找到,當他陷入不知明天將如何的迷惘時,他去拜訪的屬靈長輩,就是時任台北靈糧堂主任牧師的周神助。

當時周神助牧師對寇紹恩說:「沒有教會要接納你,沒關係,就來靈糧堂,但是我為你禱告,神告訴我,你應該去基督之家!」寇紹恩說,周牧師猶如父親般的禱告讓他很窩心,也讓他重拾信心和盼望,去尋求、等候神,後來神開路,寇紹恩34歲正式投入全職事奉,後來成為台北基督之家的主責牧師,接下爸爸牧會的棒子。

寇紹恩牧師及父親寇世遠監督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寇紹恩牧師及父親寇世遠監督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寇紹恩猶記,在他按牧的那天,爸爸第一次跟他分享當時離開台北靈糧堂牧職的過往。

爸爸對他說,當年離開靈糧堂就是牧會理念跟長執不合,過程固然有些不愉快,但爸爸跟神立約,在有生之年,絕對不從自己的口中說出一句批評靈糧堂的話,當年基督之家開堂第一堂主日的時候,下面的人都等著聽寇監督講關於靈糧堂的是非,但事與願違,寇監督不但那天沒說,直到後來離世安息,仍然一句都沒說。

讓寇紹恩印象深刻的是,寇監督對他說,自己在講完那堂主日後,從西裝到汗衫全身都濕透了,但也就在這個跟自己打仗的過程,操練了「攻克己身,叫身服我」(哥林多前書九章27節),這是爸爸寇監督給他這個牧師兒子的身教。

寇紹恩說,他自認從小自己不是父親心目中的好兒子,因為他的哥哥姊姊每個都比他優秀許多,自己不但身體不好,高中還念了5 年,後來連畢業證書都沒拿到,勉強考進中文系,後來又去念戲劇,畢業後,當了新聞主播及製作人,很多人開始知道寇紹恩這名字,但他很清楚,自己並不是父親滿足期待的孩子。

在念初中時,老師要寇紹恩及班上同學畫「爸爸的臉」,但寇紹恩卻怎麼都畫不出來,因為他的爸爸是神重用的僕人,每天早上天還沒亮爸爸就出門服事,晚上睡覺了,爸爸還沒回來,寇監督是有名的大牧師,但「寇爸爸」的形象對寇紹恩是不深刻的,所以他根本畫不出來。

寇紹恩哽咽地說,年少時的自己連跟人打架都不敢,因為他知道,就算被打了,爸爸還是會叫他饒恕。

寇紹恩牧師淚眼憶父

寇紹恩牧師淚眼憶父

在寇紹恩10歲到20歲的這10 年,他長期被一位長輩侵犯,但他羞於啟齒,直到30多歲都結婚生子了,寇媽媽知道後,責怪寇紹恩為何不早跟爸媽說,寇紹恩只能眼淚往肚裏吞,因為「不知道該向誰說?」那是他心底最深層的痛,沒想到寇監督知道後,不但沒有為兒子討回公道,反而打電話跟對方說:「我原諒你了」

此舉讓寇紹恩非常不諒解,但卻苦無時機跟父親問個明白,沒想到寇監督居然不久後就安息主懷了,多年後,寇紹恩在一場牧師聚會中,周神助牧師以屬靈父親的身份勸勉寇紹恩,去一趟國外找那位長輩把這事做個了結。

寇紹恩跟師母到了美國,見到了那位長輩,他原本為了要討回公道的事先籌畫的作法,通通沒用上,他只是為對方禱告後說:「我原諒你了」,就跟師母離開了。

那天,上車後,「寇師母」琪玫師母從背後環抱著寇紹恩安慰他,但寇紹恩卻一滴眼淚都沒有掉,聖靈光照寇紹恩,他終於知道當年爸爸寇監督為何要原諒那位長輩了,就是以一顆牧者為父的心去饒恕傷害者,而那就是爸爸所要告訴寇紹恩的,什麼是「為父的心」,就是出於神的愛與憐憫。

饒恕加害者體會父親牧者胸懷

寇紹恩對大家說,當年他的父親有兩個身份,一個是教會的牧師,另一個是受害兒子的父親,而當寇紹恩去找那位年逾80旬、被病痛及罪咎感捆綁幾十年的長輩時,他除了受害者之外,他跟爸爸一樣都已經是牧師。

他對那位長輩說:「我原諒你」,不是受害者寇紹恩能做的,而是先被神醫治、恩膏及恢復的寇牧師對一個加害者的饒恕,不久後,那位長輩就安息了,但多年的心結得釋放了。

寇牧師說:「饒恕的決定,是我做的;饒恕的能力,是神給的!」

周巽正牧師說,父親是一個照管神所賜的產業的位份,屬靈的父親則是以為父的心去關懷及恢復那些受傷的心靈,其實饒恕是放過自己的方法,饒恕的決定,在人不容易,是出於神的。

周神助牧師及寇紹恩牧師則為在場被親人或是週遭的人傷害,還走不出來的人做醫治釋放的禱告,求神恢復他們與神的關係,周神助並代表那些傷害者對感覺被傷害的會眾道歉,求神親自動工醫治,很多人因著得釋放而大哭,周牧師說,這就是聖靈的醫治。

寇紹恩牧師為受傷害者得醫治被恢復禱告

寇紹恩牧師為受傷害者得醫治被恢復禱告

周神助牧師為眾人禱告

周神助牧師為眾人禱告

周神助牧師及寇紹恩牧師同台談父親(梁敬彥攝影)

周神助牧師及寇紹恩牧師同台談父親(梁敬彥攝影)

寇牧師與周牧師

寇牧師與周牧師

周神助牧師及寇紹恩牧師同台談父親(梁敬彥攝影)

周神助牧師及寇紹恩牧師同台談父親(梁敬彥攝影)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