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火清肺的暖心料理:朝鮮薊雞湯

4301_退火清肺的暖心料理——朝鮮薊雞湯


◎滋恩

第一次看見「朝鮮薊」是在美國超市。那時剛來美國沒多久,看到這外表奇形怪狀、如綠色鱗片層層包裹的花球型蔬菜,既像是合起的花苞又像是水果釋迦,連著一根粗粗長長的柄,又像是巨無霸的蘆筍頭。

朝鮮薊的英文發音也挺怪:Artichoke。不過它還有個浪漫好聽的名字:「法國百合」──雖然跟一般蔬菜比起,朝鮮薊算是高價位,但在加州超市裡算是滿常見的蔬菜。只是廚藝不佳的我,從來沒買過。

全家共享豪門料理
第一次嚐到朝鮮薊的滋味,是婚後公公做給我們吃的。先生說,他以前就常吃老爸做的Artichoke料理,只是不曉得它的中文名稱。公公的做法是美式的:去頭去尾用清蒸或水煮。煮熟之後剝下葉片,沾美奶滋或融化的大蒜奶油吃。

蒸熟後的朝鮮薊,葉子變得有點黃,賣相實在不怎麼樣。而且,這是道吃巧不吃飽的料理:外面的老葉剝去後,除了嫩葉,就是毛絨絨的蕊心。公公說,那個蕊心就像螃蟹的鰓一樣不能吃,據說性寒。除去蕊心後,整個花球能吃的部份少得可憐。除了靠近中心的嫩葉片,就是靠近花托基座的部份,那是整個花球最有「肉」的地方。

摘下一片葉子,沾點醬料後輕輕咬住,用牙齒刮下葉底的葉肉。這樣一片一片剝到最後,就是花心的精華部份,一口咬下,有點像是沒有味道的芋頭!

其實,我們這種整顆的吃法,是有點「唐突西施」。據說以前講究的豪門貴族,是將先把葉片剝下來擺成一朵盛開的花,中央放上切碎了的花心「葉肉」,然後斯斯文文,一片一片慢慢品嚐。

公公說,這是「貴婦嗑牙時吃的料理」,意思就是貴婦閒閒沒事,一邊聊八卦一邊剝著葉子,小小口,一點點嚐著這些淡而無味的玩意兒。還有比較豪邁的吃法,是將朝鮮薊對半切開,用油煎一煎或是直接烤來吃。不管怎麼吃,都得沾醬料或奶油,不然,真的是無滋無味的!

有一年夏天,媽媽煮了鍋排骨湯,裡頭居然有一整顆朝鮮薊!媽媽說是在超市買菜時,碰到一位越南阿嬤教的。據說此物退火清肺,煮湯滋味好。我嚐了一碗,果然湯頭清甜甘美!

後來發現,超市裡有賣切成塊的、加了醋與大蒜香料,油漬的朝鮮薊心罐頭。好奇買一罐回家打開,裡面有一種似曾相似的酸香。我想起幾年前媽媽做過的朝鮮薊排骨湯,秉持著好奇的實驗精神,毅然整罐倒入鍋中煮雞湯。想不到味道竟出奇的好,有一種筍絲雞湯的酸爽與清甜。

宅家生活激發潛在廚藝
從去年開始,因為疫情開始了全民宅家的生活,許多人的潛在廚藝都給激發出來了。「進階版」的高手是從最原始的材料如麵粉開始做起,到最後蒸烤出色相誘人,不輸給餐廳的料理。我呢,算是「初階版」的,喜歡找些「半成品」來創意加工。人在加州,筍絲筍干難得,一罐醃漬朝鮮薊可以泡製出八、九成像的筍絲雞湯,倒也能一解舌尖上的鄉愁了!

其實除了朝鮮薊,德國的酸泡菜Sauerkraut,也是「西菜中用」的法寶。一瓶Sauerkraut加上豆腐粉絲燉鴨肉,就是香噴噴的酸菜鴨湯!

宅家期間,很多人除了廚藝大噴發,各種線上聚會也發揮了創意。教會的實體建築物雖被迫關門了,開放日遙遙無期,可就如聖經上所說的,「神的道卻不被捆綁」。雖然無法群聚在同一座建築物,但可「化整為零」,各自在家舉行家庭禮拜、線上團契小組、禱告會、主日學、查經班……如雨後春筍般更顯生機蓬勃。

而各種線上的主日崇拜、退修會、培靈會及研經會,更從原來被地域限制的人數,無遠弗屆地拓展至外地,讓信息不受時空限制地播散到世界各處。

有主同在的除夕充滿平安
身在海外,食材受限,但藉著一點點好奇心與創意,仍可以複製故鄉美味,重返記憶中的美食地圖。疫情宅家,活動受制,但藉著聖靈所賜的信心與恩典,仍可將福音廣傳,讓真理在各處發光!

今年的年夜飯,或許少了些以往實體聚會的熱鬧,但我們的「終極座上賓」主耶穌卻永遠不會缺席。無論是道地的筍絲雞湯,還是朝鮮薊版的,一鍋冒著熱氣的湯,就讓我們有回家的幸福與團圓的溫度。有主同在的除夕夜,就是充滿了平安與喜樂!

朝鮮薊雞湯食譜
食材:
全雞一隻或雞腿數根∕雞湯罐頭∕朝鮮薊罐頭∕薑數片∕蒜頭數瓣
做法:
將全雞或雞腿汆燙後,與雞湯罐頭、朝鮮薊罐頭、薑片、蒜瓣全部一起倒入IP Pot多功能電子壓力鍋(或大同電鍋),燉煮40-60分鐘即可。
43011902c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