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紙上電影院》等待,是愛情的重要時刻─《消失的情人節》的追愛啟示

(劇照提供:華文創)


◎徐硯美

「等待」這個詞在現代已經從一種中性的詞彙,漸漸變成負面的,凡事只要需要「等」都將被貼上「麻煩」或者是「過時」的標籤。這個現象的背後,在訴說的是現代人對於「時間觀」與過去的人有的差異。

想想看,我們智慧型手機裡面裝載的APP,哪一個是為了「等待」而生的呢?大概只會有兩種,一種是為了打發等待的時間而設計的,例如:各類影音平台、遊戲等;另一種是為了拒絕等待的時間而生,例如:網路銀行、叫車服務、外送服務等。這兩大類APP,幾乎成了我們的「時間感」塑造媒介,讓我們生活在宛如動動手指,就已經連結甚至指揮全世界的一種狀態中。

我們可曾想過,這也有可能讓我們不自覺地,開始在「關係」上,養成了這種「時間觀」呢?也就是──馬上、立刻,從而改變了我們的「價值觀」,因為時間也成了一種關係裡必須被計算的「成本」。

4301_消失的情人節_2

楊曉淇從小就是個急性子。(劇照提供:華文創)

兩種人生時鐘
《消失的情人節》是由台灣導演陳玉勳於2020年執導的一部奇幻愛情喜劇。故事敘述女主角楊曉淇(李霈瑜 飾)是個從小就「過得比別人快」的急性子,鬧鐘響前就起床,唱歌永遠會趕拍子,就連拍照都比快門早一步眨眼。男主角阿泰(劉冠廷 飾)卻恰好相反,他做甚麼都比別人慢,跑步起跑比別人慢,就連手錶都常常走得比別人慢。

4301_消失的情人節_3

阿泰連手錶都常常走得比別人慢。(劇照提供:華文創)

故事採雙主線敘事,且有許多插敘,將楊曉淇童年時父親的離奇失蹤,阿泰與楊曉淇在一場嚴重的車禍中,住在同一家醫院同一間病房中的經歷,錯綜縫合在一起。

而最關鍵的是,故事是開始於楊曉淇發現自己期待已久的「情人節」完全消失不見了!在郵局工作的她,遇見了一個舌燦蓮花的花心男子劉文森(周群達 飾),楊曉淇一下就被劉文森迷得神魂顛倒,二人相約在情人節當天要出去約會。滿心期待的她,卻在情人節的隔天突然醒來,發現自己無緣無故全身曬傷,而且對於情人節當天的記憶全部消失。

4301_消失的情人節_4

楊曉淇被劉文森迷得神魂顛倒。(劇照提供:華文創)

原來,在阿泰的世界中,情人節的那天,世界暫停了,而他找到了楊曉淇,並且帶著「被暫停」的她去過了一天情人節。他對楊曉淇心儀已久,並且無意間發現了劉文森的真面目,便一直默默守護楊曉淇,但二人總是因為彼此時間觀的一快一慢,陰錯陽差地錯過了彼此。

相遇在自己準備好的時候
醒來的楊曉淇,一點一點地回溯身邊曾經遺留下的線索,也找回了當年在醫院的那段記憶,她慢慢發現,原來身邊一直有一個人在守候著自己。慢下來的她,找到了阿泰一直以來寄信給她的郵局信箱,一封封的信件,打動了她的心;讓她知道愛情的遲到,不是遲到,而是一直往前的她,其實從未準備好。

4301_消失的情人節_5

花心男子劉文森(左)與默默守護的阿泰(右)。(劇照提供:華文創)

《雅歌》如此記載:「我夜間躺臥在床上,尋找我心所愛的……我說:我要起來,遊行城中,在街市上,在寬闊處,尋找我心所愛的。我尋找他,卻尋不見。城中巡邏看守的人遇見我;我問他們:你們看見我心所愛的沒有?我剛離開他們就遇見我心所愛的……」(雅歌三章1-4節)

在聖經中,愛情是要追尋,卻也需要等待,這兩件看似矛盾卻是一致的,只需要注意一件事──不要盲目。

4301_消失的情人節_6

(劇照提供:華文創)

「愛情是盲目的。」(Love is blind.)這是出自莎士比亞的戲劇《威尼斯商人》的一句經典台詞,可是在基督信仰卻教導我們,無論追尋與等待,最重要的是兩件事:一、認識上帝;二、認識自己。上帝是愛的源頭,不懂得愛,我們便無法真正享受愛情;自己就是關係的土壤,不懂得自己,就像把錯的作物種到自己的土壤一樣,難有好的結果。以致,當我們遇見對象時,最重要的一件事,也是「認識」。

認識上帝、認識自己、認識對象三者的必要條件是甚麼?就是「時間」,當我們越來越難以給出時間,時間觀被塑造的越來越「快」時,或許可以好好地反思,等待,是否才是愛情裡最重要的時刻?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