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聖之詩7》夢夢相連到天邊

4304_《朝聖之詩7》生好比朝聖旅程


◎劉幸枝(天母福音堂顧問牧師、神學院老師)

經文:詩篇一二六篇

在宗教改革之前,天主教曾提出教會存在的三種狀態。第一種是「旅途中教會」(Pilgrim Church)或稱為「行軍中的教會」。第二種是「受苦的教會」(Church Suffering),依天主教的說法,人要在煉獄中被煉淨後,才得以進入得勝者的行列,魯益師稱作「天國的洗手間」。第三種是「得勝的教會」(Church Triumphant)。

馬丁路德簡化這三種概念,直接歸納教會的兩種並存狀態:一種叫旅途中的教會,也就是爭戰中的教會。另一種就是進入天門的得勝教會。

我們是旅途中的教會、行軍的教會,也是受苦的教會。我們仍在奮戰,對抗邪惡的入侵,在上帝的應許與現實的嚴峻中面對不斷地拉扯和挑戰。我們當然也是準備進入得勝教會的行列,經歷到流淚撒種,歡呼收割的喜悅。

被擄歸回 喜樂如作夢的人
古代朝聖旅程的終點站是耶路撒冷,那是位在海拔760多公尺的山上。隨著愈來愈靠近耶路撒冷,朝聖者也愈爬愈高,愈來愈喘,走得愈來愈辛苦。

人生好比是朝聖旅程,責任愈來愈重,壓力愈來愈大,身體負荷愈來愈艱辛。有人說,朝聖旅程就是一場身心靈的斷捨離。斷掉不需要的,捨棄多餘的,離開對一些事物緊抓不放的執著。也難怪,猶太人把朝聖當成是一種「出埃及」,再次離開現實權勢好比法老的轄制,得到身心的自由。

而在舊約當中,猶太人經歷亡國與被擄,在那之先,以賽亞先知就預告上帝要做一件新事。這件事就是帶他們「第二次出埃及」,也就是讓他們經歷「被擄歸回」。這首詩就是描述他們被擄歸回的喜樂。詩篇一二六篇讓我們看到,這是一首喜樂的詩篇,因為它好幾次提到:喜笑、歡呼、歡喜、歡歡樂樂……。

這首詩歌充滿喜樂的字眼,並不是因為這群以色列人經歷了不勞而獲,意外中獎。相反的,是因為他們生命當中曾經歷創傷與痛苦,試煉與挑戰。

這些歷程包括:亡國,失去國家的主權,被剝奪生存在家園的自由。他們被擄到異邦,生活在一群講陌生語言的人當中。他們被嘲笑,他們被輕看,可是上帝曾透過先知的話安慰他們,讓他們知道,他們雖然因為悖逆遭受審判,但是會經歷被擄歸回,因為神仍眷顧他們。

先知耶利米曾把上帝的話記載如下:「耶和華如此說:為巴比倫所定的七十年滿了以後,我要眷顧你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利米書廿九章10-11節)

滿口喜笑 滿舌歡呼
沒想到,耶利米的預言完全應驗,以色列民好像作夢的人,覺得不可思議。他們滿口喜笑,滿舌歡呼,連外邦人都說:「你們的上帝為你們行了奇妙的事。」

更叫人不可思議的是,當年從故鄉被擄走的奇珍異寶,如今統治他們的新任君王都全數歸回。這位君王赫赫有名,叫作「塞魯士」,聖經翻譯成「古列」。

舊約聖經的先知書,早在這位君王誕生前兩百年,就把名字記錄在以賽亞書,也把他們被擄七十年之後會歸回的預言記錄下來。雖然當時沒有電視轉播他們歸回的盛況,但是卻留下一個重要的考古文物,今天存留在大英博物館,那就是古列圓柱(The Cyrus Cylinder)。這個從公元前539年,一直存留至今的考古證據,讓我們看到在古列王的寬容政策下,被擄者得以歸回的紀錄。

聖經中提到,以色列人歸回的年日被命定七十年,七十象徵一個世代。杜甫說:人生七十古來稀。古代,人要活到七十歲是很難的,但上帝卻命定七十年的被擄歸回期。因此,對當時能夠活到超過七十歲,還幸運重返故里的人來說,那簡直是一個神蹟。

即使是一些沒有經歷被擄,原本就在異鄉出生的下一代,看到這幅回歸的畫面,再對照先知預言的應驗,也一定是連連讚嘆上帝奇妙的作為。所以,他們不禁歡呼:「是的,上主為我們成就了大事;我們多麼快樂啊!」(詩篇一二六篇3節,現代中文譯本)

故事如果停在這裡,大家皆大歡喜。但是,我們知道人生的旅途當中充滿了高山低谷,朝聖旅程也會經過險峻的路程跟未知的轉彎。路程下一步會出現什麼人生的風景,我們根本都不知道。就像信了耶穌,真實經歷到神,但也會在天路旅程中有一度真實地「經歷不到神」。

祈求穿越乾涸南地的勇氣
根據聖經記載,當以色列民回歸耶路撒冷之後,他們發現眼前出現的不是當年看到那座雄偉的聖殿,而是一座殘破的聖城。他們的人生再次面對挑戰。這篇詩篇的作者,代表上帝的百姓發出以下的呼求:「耶和華啊,求你使我們被擄的人歸回,好像南地的河水復流。」(4節)

南地是指巴勒斯坦(以色列地)的南部,它是狹長的曠野,終年雨量稀少,有些地區的年雨量不到一吋。這些地方表面上看來寸草不生,極其乾旱,一旦天降甘霖,雨水可以瞬間匯聚成為水道。雨過天晴,溪水又因乾熱氣候、太陽曝曬而再度乾涸。

有時旅人從遠地眺望,在刺眼的陽光和酷熱的天氣中,以為看見了閃耀的河川,結果一靠近才發現河水早已乾涸,原來一切都是幻象。這種乾掉的河床(wadi),在聖經中被稱之為「流乾的河道」(參約伯記六章15節;耶利米書十五章18節)。

「南地」是出埃及進應許之地之前的必經之路。我們需要有穿越乾涸南地的勇氣和信心,然而我們更需要神的恩典,祈求祂使「南地的河水復流」!

2019年三月及七月,我在短短四個月的時間失去父母,內心衝擊很大。這時教會的邀請頻頻呼喚,也使我深思是否再次重返牧會現場?就在這時候,我親愛的姊妹Doris來找我,過去十年自教會成立以來,隨著她在教會的影響力愈來愈深,她也逐漸成為教會託付的重要同工。

她在我德國寄居的歲月來探望我,在我投入神學教育不同的階段支持我。在我還沒學會開車之前,不辭辛勞地接送我到教會講道。即使她知道我已拒絕受邀到她隸屬的教會擔任牧者,她依然一直不改初心地對待我,為我祈禱。我在2019年九月,終於點頭答應到她的教會擔任顧問牧師,她當場高興地流下淚來。

隔月我們還一起去聽一場音樂會,那天秋光明媚,她穿著典雅的洋裝,站在國家音樂廳的場景令我印象深刻。我深深地感謝神,賜給我這麼棒的姊妹陪伴我走過喪親的階段。

Doris生命乖舛,婚姻生活曾歷經波折,隨後罹患乳癌,在經過控制之後,她又歷經黃斑部病變,且因醫生誤診未即時治療,導致她視網膜剝離。面對艱難,她對神依然喜樂讚美。我每逢想到接下來投入牧會,有這樣靈性美好敬虔的姊妹相伴,心中懷抱著一份幸福感,也覺得不孤單。

然而,去年農曆春節前她來信告訴我,她不明原因腹水,在緊急就醫後才知,她的乳癌早已遠端轉移到骨頭和肝臟。過去幾年固定追蹤,醫生只檢查她的乳房是否有病變,從來沒有用電腦斷層做更徹底的檢查,完全不曉得她不僅遠端轉移,而且已經是癌末了。先前她腰酸背痛,都以為是因為視網膜剝落必須趴睡造成她不舒服,現在真相大白,癌細胞移轉到骨頭了。就在她入院十天後,她過世了,速度快得驚人!對我來說,一年內失去父母以及最好的朋友,那種痛苦已經難以訴說。而且,她安息的時候,就是在我即將進入她盼了十年,我終於要踏進她所屬教會擔任顧問牧師的前兩週!

上帝把我的安全感、幸福感都拿走,上帝把我最棒的同工帶走,我怎不能不像耶利米般地抱怨:「我的痛苦為何長久不止呢?我的傷痕為何無法醫治、不能痊癒呢?難道你待我有詭詐,像流乾的河道嗎?」(耶利米書十五章18節)這時教會也不少人在耳語:這麼愛主的姊妹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

我們仍要流淚撒種
然而,Doris的故事卻還沒有結束。教會有兩位罹癌的信徒,聽聞Doris的狀況,在回院複檢時主動要求照電腦斷層,雖然醫生一再說他們的狀況控制得很好,但他們寧可自費檢查,結果都查出他們有癌細胞轉移,幸好即早發現做了治療。

而在Doris過世不久,有一位我很陌生,卻早已成為我臉友的姊妹突然寄了一封Messenger給我。她訴說自己曾在生命艱難的過程中,有Doris長年累月的陪伴與禱告,使她走出死蔭幽谷。信中末了她說:「Doris很愛牧者,尤其愛妳。我願意延續她的愛,用禱告扶持妳。」

從此,我常常收到她送的「福袋」,裡頭有各樣水果和營養品。她延續Doris對我的愛,記得我的生日,為我慶生,她也成為我忠實的代禱者。上帝用另一種方式讓Doris「遺愛人間」,祂的工作很不可思議,令人難以理解。

以賽亞書四十三章19節就曾提到,上帝是在曠野開道路,沙漠開江河的神。這句話就是以南地乾涸的河道再次經歷活水的澆灌,來提到上帝奇妙的作為。

詩人以這個當時百姓們熟悉的地理形態來形容他們生命的光景。「主啊,在人不能,在你凡事都能。過去你怎麼做了一件奇妙的事在我們身上,讓我們歸回故鄉。現在也求你讓流乾的河道再次湧流活水,灌溉我們播下信心種子的地方。」

當初歸回聖城的人,心中充滿熱忱與期待,但在現實人生卻充斥著無數的挑戰。好比是進入婚姻的人,才發現婚禮的高潮只是一時,婚姻的耕耘卻是一生;拚命推甄進入心中理想大學與志願的人,才發現你只是爬上生命中的玉山,原來後面還有洛磯山、阿爾卑斯山;信了耶穌的人、知道我們靈魂得蒙救贖,但是成聖的道路才在開始的階段。

詩篇一二六篇4-6節就是對未來的前瞻;過去的成功,不代表明天不會面對挑戰。這首詩歌,反映了我們的人生就像是農夫播種耕耘,我們會遇到唐突飛來的鳥兒,把播散的種子叨去;我們會遇到炙熱的豔陽,把吐芽的種子曬乾;我們會遇到無可避免的暴風雨,把即將收成的農作摧殘;或是在你意想不到的時刻,你所愛的人突然離開。

固然如此,我們的人生還是要繼續帶著信心栽種,帶著盼望等候地裡的種子發芽結實,帶著喜樂來收成。所以詩人求上帝要適時賜下甘霖,讓乾旱的土地可以得到澆灌。讓我們流淚撒下去的種子,可以得到適當的滋潤,長出果實來。

我們等候歡呼收割
我以前在看這段經文時,心中有個疑惑。為什麼不是流汗撒種,而是「流淚撒種」。農夫們應該都是帶著盼望在流汗撒種,何以這首詩這麼說呢?

原來,當以色列民被擄歸回時,他們要重新耕耘那些廢置的土地,他們的糧食本身就有短缺,但還需從中拿出一些當作埋在地裡的種籽,放在乾裂的土地上。好像耶穌在約翰福音十二章23-24節說:「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原來,朝聖旅程就是一條不斷歷經出死入生的旅程,也不斷在高低起伏的人生當中,甚至是覺得自己身心俱疲已經走不下去的時候,依然持續的走下去。

以色列人經過兩次亡國,一次是公元前586年,一次是公元70年,日期都發生在亞布月8日,大約在我們陽曆的七、八月間。從那之後直到如今,歷經兩千多年,以色列奇妙地建國了。人類歷史未曾聽聞這樣的奇事,他們好像作夢的人!因此,以色列的國歌就叫〈盼望〉。內容提到:

只要我們最深的心底,
有一個靈魂在渴望,
眼睛朝著東方的盡頭,
望一眼錫安山,
我們的心沒有破滅,
兩千年唯一的希望,
成為自由的人回到我故土上,
錫安之地和耶路撒冷。

許多時候,我們可能都在一塊看起來已經不效力的土地上耕耘,它可能是你目前的工作、婚姻、事奉、某個人的心靈。這種撒種工作常叫人內心流淚!我們常需要面對耕耘一些困難的關係,但是流淚撒種的,必歡呼收割。上帝的信實,是我們繼續撒種的盼望,願祂使我們從人生的惡夢進到應許的美夢,使我們夢夢相連直到天邊!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