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神專欄:從神學進入社會】我該關心公義 和政治嗎?(上)

我該關心公義


「我該關心公義和政治嗎?喔,不,主啊,不要是我!我的公民權在天上,我在地上的工作只是要贏得靈魂。祢把我放在人群裡,是為了向鄰舍傳福音,而不是要一頭栽入追求公義和政治運作;而且追求公義並不會帶來多少改變,政客都是骯髒污穢、貪婪腐敗且沒有半點原則,他們為了掙選票而無所不用其極。耶穌基督的跟隨者應該要潔身自愛、不沾染世界的污穢,並且要避免所有邪惡之事,這是祢在聖經裡說的!」

這只是調侃福音派對於社會公義,與政治參與之立場的一段話嗎?某種程度上,是的;但你有多麼常對自己這麼說?或聽到其他基督徒或教會也這麼說?那些陳述都是阻礙,是每位活躍於公眾事務的信徒,都要面對且必須在心裡加以調適的。

會產生上述的心態,背後有許多原因,例如福音至上、忽略舊約、福音「保羅化」,甚至是忽視肢體、將愛與正義分離、淡化邪惡勢力以及個人主義。

不沾染世俗的分離主義傳統
至於,為什麼我們華人教會較少參與社會公義與政治,背後也有許多原因。過去幾年來,我看見許多華人教會投入幫助需要幫助的人,也為了社會公義發聲;但大部分的華人基督徒並不熱衷追求公義,許多人並不明瞭,關懷最弱勢的鄰舍,就是身為基督徒的重要本份。

有四個原因,可以解釋為什麼華人基督徒不怎麼主動追求公義和參與政治。每一個原因,都與我們的歷史和社會背景息息相關,反倒不是為了虔誠努力活出福音真理:

第一個原因,來自華人基督徒的分離主義傳統。雖然華人基督徒所屬宗派非常多元,但我們大多數都根植於某種基督教的「分離主義」;也就是說,我們更看重雅各書一章27節的下半節勝於上半節:「在神─我們的父面前,那清潔沒有玷污的虔誠,就是看顧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並且保守自己不沾染世俗。」

我們的第一直覺,就是從這世界的不潔中退出,並避開那些放棄信仰的人。「分離的傳統」無疑是源自聖經;當基督徒要向主宣示忠心時,我們一定要對世界說「不」,因如彼得曾說過的:「我們必須順從神,勝於順從人。」(參使徒行傳五章29節)然而,真正的聖經「分離主義」並不排除關心世界和愛鄰舍。

雅各告訴我們要「看顧患難中的孤兒寡婦」。耶穌也提醒我們,我們雖不屬世界,卻在這個世界裡(約翰福音十七章14-18節)。祂告訴那位年輕的富官,當門徒的真正意義是:「…要變賣你一切所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你還要來跟從我。」(路加福音十八章22節)的確,這最後一節經文,曾在教會歷史上激勵過無數世代的基督徒,鼓勵他們遠離世俗的財富和成功價值觀,並透過服事窮人來跟隨基督!

然而不幸的是,華人基督徒的「分離主義」並沒有激發社會公益或幫助貧乏人,而是孕育出不健康又自私的習性。這份失去平衡的「分離」傳統,不僅沒有改善我們的文化,反而成為某些十分糟糕的文化陋習的藉口。

與歐美宗派傳統分離的結果
另一原因,則是與過去的基督教歷史分離。我們華人基督徒容易輕視歐美的傳統宗派,也傾向與他們撇清關係。某種程度上,這是源自於對廿世紀初西方帝國主義威脅要摧毀中國時的反應。

有許多華人基督徒覺得,西方宣教士及宗派在中國的教會、學校和醫院裡掌控了太多權力,他們想要有平權的合作關係。許多人發現分離並自創獨立的組織,會比在宗派組織架構下掙扎來得好。但是把我們自己從歷史教會中抽離,反而使我們與好幾世紀發展出來的社會責任與社會關懷的悠久教會傳統,斷絕了關係。

事實上,在廿世紀初,有許多華人基督徒提倡社會公義與政治參與,但他們被貼上「自由主義者」的標籤,因此受到多數華人福音派基督徒的排斥。其實,並非所有支持「社會公義」的華人基督徒都是自由神學主義者。許多華人的「社會福音者」並不與現代經濟、種族和性別上的階級制度妥協,而是主張真正的基督信仰早已預言要對抗這些階級制度。但是,華人的「分離主義」傳統已經遺忘或是棄絕了這份歷史關係,因此無法對我們這些想要在靈命成長與社會責任中找尋平衡的人提供指引。

主張避免與政治糾纏不清
第三個原因,是與政治分離。縱觀中國歷史,大部分時候都受到獨裁政權的統治。華人在美國算是少數民族,因此美國華人也沒有太多的企圖要影響政治。有人主張「我們的公民權在天上,所以我們應該避免與政治糾纏不清;我們應該專心建立教會,不論我們對弱勢群體提供什麼幫助,都不應該透過政府,而是透過個人、教會或慈善組織的努力。」但不幸的是,歷史已經向我們顯示,儘管這些努力可以使一些痛苦得以減緩,卻無法改變那些製造不公義的社會結構。

經濟學家告訴我們,過去卅年來,多數賺得的財富和薪資都流入世界前百分之一富有的家庭中,他們擁有的資產都超過五百萬美元。全球化導致了經濟上的不平等,也就是有錢有勢的人會擁有更多財富,壓榨剝削中產階級和貧苦人。而大型企業也很少主動提供足夠維持生活的工資、公平的就業措施和平等的機會。

這些特權階級應該留意保羅對加拉太人的告誡:「弟兄們,你們蒙召是要得自由,只是不可將你們的自由當作放縱情慾的機會,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加拉太書五章13節)

在現代民主社會中,政府可以繼續成為有益的推手,為大家推動公平競爭及維持真正自由的市場;但唯有平民老百姓──包括華人基督徒──願意追求公義並參與政治,這件事才可能實現。

聖經確實有提到我們的公民權在天上,但並沒有說,我們因此就要棄絕地上的世界;這也是為什麼主教導我們要這樣禱告,願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馬太福音六章10節),天使也宣告「世上的國已成了我們主的國」(參啟示錄十一章15節)。基督徒蒙召不僅要「抵擋罪惡」,也要參與神藉著改革不公義之組織來救贖萬物的工作。若華人基督徒要順服耶穌所給的「愛鄰舍」命令,也就是去關心超越個人、家庭及宗教團體的社會議題,我們就一定要瞭解公共政策如何影響著貧窮和弱勢群體。我們不能不關心政治。

富裕是否使我們對弱勢者無感
華人教會不參與社會公義與政治的最後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變富裕了。中產階級社會地位及物質上的祝福,似乎已成為我們信仰上的獎賞。

表面上,這看起來棒極了,但我相信,一旦我們在物質上的成就與「分離主義」互相連結,我們就染上「富裕流感」了。《告別富裕流感─21世紀新財富觀》(Affluenza: The All-Consuming Epidemic) 這本書把富裕流感定義為:「是一種社會傳染病。因為人們不斷奢求擁有更多,導致出現負荷過多、負債累累、焦慮不安、虛耗浪費等等,既痛苦不堪,又深具感染力。」

「富裕流感」藉著將罪責歸因於受害者本身,使我們對人類的受苦變得麻木不仁,對於和我們不同的人也缺乏同情心;這也是現今美國中產階級家庭價值觀及個人道德觀所採用的聖經標準,因此,愈來愈少勞工階級華人願意加入我們的教會。

我們對單親父母、沒有大學文憑的人愈來愈不友善,我們不鼓勵孩子投入社會公益、公眾教育,或是不會增進社會地位或賺得高薪的服事和職業。如果「分離主義」使我們與世界分離,「富裕流感」則使我們與神給這世界的愛隔絕。(下週待續)

作者簡介:
周學信老師
中華福音神學院教務長;神學研究所教會歷史與神學教授

周學信老師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