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浸信會高百克牧師 從俄羅斯宣教拓荒血淚經歷耶穌大愛

左起王天競弟兄、高百克牧師、黏碧鳳牧師、馮國順牧師。(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記者謝宜汝/高雄採訪報導】2019年至高雄浸信會牧會的高百克牧師,宣教經歷非常豐富,足跡遍及美國、俄羅斯、歐洲。自2012年起,有感於神興起台灣的日子近了,跟隨神的帶領,舉家回台,目前在神的帶領下到高雄浸信會擔任主任牧師。

1995年任大使命宣教中心的開荒宣教士,高百克牧師並於2001年在美國加州洛杉磯牧會、2005年成立「天下復興中心」、2009年開辦大東北神學院,並與妻子教牧博士陳百加牧師一起在義大利、西班牙、法國、德國及中國做宣教與培訓工作。

高百克牧師的祖父是聖教會創始人高進元牧師,是現任台南聖教會主任牧師高敏智牧師的堂弟。他23歲蒙召,看見千萬靈魂沉淪迫切需要拯救的景象,而獻身步入全職傳道。完成學業後,1994年開始到歐洲、莫斯科做拓荒宣教植堂的服事。

1995宣教差遣禮。(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1995宣教差遣禮。(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蒙召帶妻小至貧困俄羅斯傳福音

對高百克牧師而言,在俄羅斯拓荒宣教是一段用生命付上血淚代價的經歷,更在此時真正明白,何為完全的交托,以及體會到耶穌的犧牲、耶穌的愛是何等的長闊高深。

當年的俄羅斯非常窮困,然而高百克牧師卻蒙召帶著妻子、兒女前往拓荒宣教,對當地的華人傳福音,要在當地遇到華人,還要向他們傳福音,非常困難,因此他們除了在聚會點、街頭傳福音以外,還會帶著妻小在地鐵口傳福音、發宣傳單張。

2002年家人們。(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2002年,陳百加牧師與孩子們。(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有時候在路上看到華人,就抓著他聊天,認識對方以後,立刻傳福音,雖然每次遇到的時間都很短暫,但是在離開前,我一定會跟對方說『可能你現在還不明白,但我至少要告訴你一件事實,就是耶穌愛你』,很多人因為這句話回去以後一直在想耶穌是誰?在這個世界上有人愛我嗎?也因而來到教會,或者在車上決志禱告。」

「有一次在勞工樓的賓館傳福音,那是一個很貧困的地方。一個小房間、一張床就住一個家庭,我們在那裡傳福音、發單張,教會也在勞工樓裡建立起來。」高百克牧師表示,有一次和妻子帶著孩子在勞工樓裡傳福音,因為聽道的人們把夫妻團團圍住,卻在此時兒子不見了。

面對惡人傷害 還願意愛嗎?

高百克牧師和妻子一直找都找不到小孩,非常緊張,因為勞工樓賓館是龍蛇混雜之處,有很多幫派鬥毆和各式各樣的人,他們到處找找不到,卻在最遠端的一扇門,看見有五、六個中國來的中年男子,圍著他的兒子,正在作出猥褻的動作,他衝進去把小孩抱出來,大喊:「你們對我兒子做什麼!」。

「看著我懷裡的孩子緊張害怕的樣子,我心裡很難過、很不忍心,又看到那些人的猙獰面貌,我心中一股血氣升起。那時作一個父親的心憤恨難消,我是跆拳道黑帶又是拳擊隊代表,但我是來傳福音的、來宣教的,我是來講愛的,我很想跟他們打,但我能帶著恨來傳愛的救恩嗎?」就在那一刻高百克牧師心中又氣又恨,這些猙獰面貌的人,是他每天迫切代禱的對象,是他在靈裡所關心所愛的對象。他心中充滿委屈、氣憤,甚至心裡發出「我不想跟他們傳福音、我寧可他們都去地獄、受到他們應該有的報應。」。

神在此時感動高百克牧師,他的這些念頭像約拿,約拿不是去傳福音,他是去傳禍音。神的靈感動在他的心中,也讓他想到,天父他怎麼樣差他的愛子來傳福音,人卻是怎樣凌辱殺害耶穌。「在那一刻,我流下眼淚,天父的心仍愛著世上的人,祂的愛子釘上十架是因著你我的罪,天父卻願意因著愛的緣故,讓他的愛子為我們捨了。」

1993年老大滿月時。(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1993年老大滿月時。(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就在那一刻,高百克牧師流著眼淚禱告:「父阿,求你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知道。」神藉著此事件破碎了他,以耶穌基督的心為心,把恨再一次的從心中除去。神改變了高百克牧師,讓他願意再愛下去。

也因著生命被破碎與順服,神的憐憫就流出來,讓很多人被福音吸引主動來到神的祭壇前,「現在莫斯科,已從三個教會擴大到五個教會以上,這些畢業的學生,都差到全俄羅斯其他的城市傳福音。」

生命危難中遇見耶穌

高百克牧師在俄羅斯傳福音時,更遇上了一次生命危難,在教會最需要和忙碌的時刻,他卻罹患急性腹膜炎,在生死垂危的邊緣緊急開刀搶救,當時由於不知道當地有塞紅包給醫生的習俗,又正逢流行感冒封院,因此高百克牧師雖然被開了半尺長的傷口,卻沒有醫生、護士好好的處理,只粗糙的縫後用三十層的沙布壓著,把他放在走廊上。

高百克牧師在沒有人照顧的情況下,每次下床都要經歷撕裂心腸的痛苦,痛到滾到地上、摔了更痛,不但吃飯要自己下床打菜,上廁所還要摸著牆爬過去,當時冰天雪地,廁所沒有暖氣,大家只在馬桶上鋪報紙,還經歷護士在沒有打麻藥的狀況下,直接拿鐵夾裹沙布戳進他肚子裡清理化膿……。

「我醒來就是讀聖經,常常讀到一半就暈過去,到了第五天傷口發炎像火在燒,血好像快流盡了,肉體的痛苦好像撕裂般的疼痛,不斷的折磨我的意志力。那是我第一次感覺十架上的愛是那麼大,即便如此我向神禱告,如果我真的走了,祢就做我妻子的丈夫、做我兒子的父親。主阿!我仍然愛你,我要更愛你,因為我除了將最後的愛完全傾倒,我已經毫無可獻上的。」

高百克牧師全家福。(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高百克牧師全家福。(圖高百克牧師提供)

高百克牧師禱告後又昏過去了,他感覺自己一直往下沉,突然耶穌在此時接住了他,把他緊緊抱住,像嬰兒回到母親的懷抱,被溫暖的緊緊擁抱。「那是一種雖然手軟腳軟,但是沒關係,有個大人抱住你的感覺,我這一生第一次感受到交托,把重擔獻給主。」

後來再一次睜開眼睛,他以為自己來到天堂了,卻看見弟兄姐妹流淚圍在他身邊。後來弟兄姐妹塞錢給醫院後,才開始進行正式醫療,從感恩節到聖誕節才出院,一個多月來都在走廊上度過。

虛弱的身體 卻感動無數人歸主

但是也在此刻看見神的作為、弟兄姐妹的愛心照顧。弟兄姐妹們看到牧師為他們犧牲自己,也開始主動負起建立教會的工作。

高百克牧師出院以後,正逢聖誕節,他有氣無力的講了十分鐘的道就講不下去了,僅用氣音說:「今天有沒有人要信耶穌,如果要信耶穌,就到前面來,我來為你們禱告。」沒想到所有未信主的人就湧到台前,整個會場跪滿了流淚悔改接受耶穌基督的人。讓他體會到「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的真理。

「神讓我們把愛付出去,這個愛不會徒然,所結的果實會成為你生命樹上的果實。」高百克牧師表示,我們常常以為是我們的能力,使得服事有果效,但其實是神用自己濃濃的愛,打開人們剛硬的心,是神得著他們的靈魂。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