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首位女拉比 出現於16世紀伊拉克 繪本作家重現其生命故事

描寫世界首位女拉比的《奧絲娜特和她的鴿子》童書繪本。(台灣ICEJ提供)


新聞出處:TOI

翻譯|校稿|編審|台灣ICEJ團隊

世界首位女拉比在16世紀成了庫德族猶太人在伊拉克摩蘇爾猶太宗教學校的校長。

記者兼小說家希格兒·塞繆爾(Sigal Samuel)透過一本關於奧絲娜特·巴拉贊尼(Osnat Barazani)的繪本,向她的伊拉克猶太傳奇致敬。她的一生就像發生在中東世界的早期真實版《楊朵》(Yentl,美國電影,劇情描述女主角女扮男裝,為追求學問理想,放棄愛情)故事。

作者希格兒長大後,曾暗自夢想成為一名拉比,卻反而成為新聞記者和作家。

希格兒·塞繆爾(圖/翻攝自FB@Sigal Samuel)

希格兒·塞繆爾(圖/翻攝自[email protected] Samuel)

繪本作家曾夢想曾為女拉比

希格兒表示:「在我家中,父親是伊拉克人,母親是摩洛哥人,我在蒙特婁(Montreal)的猶太正統教派社區長大,簡直無法想像自己會想要成為拉比。」

她表示:「我唯一看過的女拉比是阿什肯納茲猶太人(Ashkenazi,源於中世紀德國萊茵蘭一帶的猶太人後裔,阿什肯納茲在近代指德國)。我沒看過像我這樣的猶太人,當上女拉比的。」

因此,當希格兒在最近發現,普遍被認為是歷史上第一位女拉比的女性,竟來自中東時,她是既驚訝又興奮。這位女拉比名叫奧絲娜特·巴拉贊尼(Osnat Barazani),又名愛絲娜特(Asnat)或愛森娜絲(Asenath),她在16世紀末和17世紀初,住在伊拉克的摩蘇爾。

(台灣ICEJ提供)

(台灣ICEJ提供)

父親無子栽培女拉比成為學者

奧絲娜特是庫德斯坦(Kurdistan)地區什米爾·本·內塔內爾·哈利維(Rabbi Shmuel ben Netanel Ha-Levi)拉比的女兒,因為他沒有兒子,因此將奧絲娜特訓練成通曉猶太經典與神秘主義的學者。她嫁給父親猶太宗教學校(Yeshiva)最優秀的學生之一雅各·米茲拉希(Jacob Mizrahi)拉比,並在她父親去世後,協助他經營這間學校。

事實上,奧絲娜特(Osnat)從事大部分的教學工作,她的丈夫則潛心自己的研究。

丈夫雅各去世後,奧絲娜特順利過渡成為猶太宗教學校的負責人。她一邊教書,一邊努力籌募資金來維持學校的運作。後來,奧絲娜特的兒子塞繆爾(Samuel)成為傑出學者,奧絲娜特便派他到巴格達,在那裡經營猶太宗教學校。在猶太社區和一般庫德族社區中,奧絲娜特都被視為偉大領袖、教師與神祕奇蹟操練者。

(台灣ICEJ提供)

(台灣ICEJ提供)

身為《沃克斯》(Vox)網站的專欄作家,曾任《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宗教編輯的希格兒,打算跟下一代分享奧絲娜特的故事。

她透過這本名為《奧絲娜特和她的鴿子》的新出版兒童繪本,來介紹奧絲娜特的故事。這本繪本於今年二月2日,由萊文·奎里多(Levine Querido)出版。

希格兒在美國首府華盛頓家中接受《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的視訊訪談時說:「誰說在猶太正統教派(Orthodox)或米茲拉希猶太人(Mizrahi,指中東、中亞和高加索地區的猶太人,現有人口約175萬人,其中超過130萬居住於以色列。)的世界中不能有女拉比。我想要糾正這種迷思,我對這種迷思有切身的體會。」

(台灣ICEJ提供)

(台灣ICEJ提供)

希格兒表示,她之所以強烈認同奧絲娜特,不只是因為她們擁有相同的伊拉克背景;她們的父親也有高深的學養。因此奧絲娜特兒子塞繆爾的成長過程中,向她的父親學習《塔木德》(Talmud)和《卡巴拉》(Kabbalah);而希格兒的父親則是在加拿大康科迪亞大學(Concordia University),教授猶太神秘主義。

希格兒表示:「我白天在猶太學校學習一般的猶太科目,放學後,就像奧絲娜特一樣,回到家中坐下來和父親學習《光輝之書》(Zohar,是卡巴拉對希伯來舊約聖經的註解)。」

女拉比未做過家事

不同的是,奧絲娜特從來沒做過一般女性操持的家務,她父親堅持要她丈夫雅各承諾,絕不要求她做家事。

在奧絲娜特留下來的一封信中,她寫道:「我是在學者圈中長大,與父親的美好回憶成了我的精神支柱……除了研究經典之外,我從來沒學過其他事情。」

(台灣ICEJ提供)

(台灣ICEJ提供)

希格兒靠著奧絲娜特個人書寫(包括書信和詩歌)中,保存的有限內容,以及庫爾德族中關於她的傳奇故事,來創作這本童書的敘事情節。她原先打算前往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國家圖書館直接查閱這些保存下來的第一手文獻資料,但因為新冠肺炎大流行的緣故,只好擱置這些計劃。

幸運的是,她還是可以仰賴熟悉奧絲娜特寫作的學者所寫的二手資料。這些學者也同樣研究其他現存的歷史文獻,試圖更多瞭解早期的庫德族猶太社區。文獻中有時會提到奧絲娜特,學者想試著瞭解,究竟她在當中扮演何種角色。

(台灣ICEJ提供)

(台灣ICEJ提供)

最關鍵的是,亞德·伊扎克.本.茲維(Yad Izhak Ben Zvi)出版社在2000年發表的一篇文章(只提供希伯來文),夫妻檔學者蕾妮·萊文.梅拉 (Renee Levine Melammed)教授和烏里.梅拉默德(Uri Melammed) 博士反駁先前的假設,認為奧絲娜特學識不如男性淵博,因此無法用深厚的希伯來文底子與學術造詣,寫下這些引用猶太經典的書信。

這篇文章的作者指出,在她的寫作中引用聖經和《塔木德》的內容。而在當代文獻中,沒有一處曾經提到她丈夫過世後,有人反對奧絲娜特成為猶太宗教學校負責人。此外,當時社區領袖和偉大學者,例如平察斯·哈里里(Pinchas Hariri)拉比在一封信中提到她時,就用了表示尊敬的用語,稱她是「我的母親,我的拉比」。

希格兒表示:「當我發現這些字詞並列出現時,只覺得不可思議。」因此她將這些話用在《奧絲娜特和她的鴿子》書中。

希格兒在書中開頭介紹故事背景時寫道:「大約在五百年前,當時幾乎每個人都相信奇蹟,有位女嬰就誕生在中東,她的名字叫作奧絲娜特。當時大家還不知道,她將成為歷史上第一位女拉比。」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