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硬仗中最動人一幕!醫院牧師陪伴確診病患到生命終點 病床前就是教會

醫院牧師擔任病患與家屬橋樑,建立教會。(圖/翻攝自FB @adw.org)


【記者曾雪瀅╱編譯】歐美國家有許多在醫院隔離治療的重症病患,一直到過世前都無法與親人直接接觸;唯一能探視他們的,只有在醫院任職的牧師。醫院牧師除了為患者提供心靈慰藉,也經常陪伴病患面對生命的終點。

來自英國聖公會的牧師凱蒂.麥克盧爾(Katie McClure),在格羅斯特醫院NHS信託基金會(Gloucestershire Hospitals NHS Foundation Trust),擔任牧師超過十年。她深信院牧正是在院內建立起神的教會。以下請看她的分享:

人們曾對我說:「對你而言,這一定是個特別艱難的時刻。」這是因為我在疫情大流行期間,仍駐守在醫院。事實上「是的」,每天面對無法形容的生離死別,即使是牧師也覺得難以承受。

當病患認為世界被顛倒,他們所擁有的一切被剝奪時,我們與他們同在一起,這就是我們的工作,開啟人們的心房。

(圖/翻攝自FB @adw.org)

醫院有許多在隔離治療的重症病患。(圖/翻攝自FB @adw.org)

當疫情在去年三月初掀起第一波浪潮時,我們的角色並沒有改變,我們是如何做到的?起初,醫院的員工希望我們能遠離感染區,以保護我們免受新冠肺炎病毒的侵害。雖然有些醫護認為,給予重症病患心靈上的撫慰,並不重要;不過也有一些醫護認為,我們是這場硬仗中最重要的部分。

我們確實知道,必須盡量減少與患者們面對面接觸,並應在負壓隔離病房穿戴個人防護裝備(Personal Protective Equipment,PPE),以防止病原體傳播;且最重要的是,PPE是用來改善醫療環境中工作人員的安全。我們必須確保正確的穿戴順序,才能有效遏止病毒傳播,或潛在的自身汙染。

與醫院其他部門同起落

我們這些在醫院任職的牧師,同屬院內的一個部門,我們要全員參與,就如院內其他醫護部門一樣。我們製作小卡片並在病房發放,小卡片上寫著我們方便對談的時間。這樣一來,病患們能與我們聯繫;我們則是透過親自拜訪,或以電話及平板電腦的方式與他們交流、展開對話。

我們也為醫護及患者們成立了電話專線,為他們的需要來禱告。我們使用了如「每日禱文」(Prayer for the day)等的素材,建立起播客(Podcast)頻道和推特(Twitter)專頁來分享。

以現階段來說,我們首先要採取一切必要的預防工作。即使教會聚會在我們當中暫時停止了,但醫院的空間卻成了我們進行個人反思,以及為疲憊的醫護人員禱告的重要場地。

在沒有訪客允許前往醫院的情況下,我們發現自己就是「教會」,這也是為那些無法前往醫院探望的教會成員代勞。同時,我們也發現自己就是病患們的「家人」。我們緊握他們雙手、幫他們閱讀書信及詩詞,或協助他們與家中的親人連線通話。我們就坐在重症患者及瀕死病患身旁,透過上帝的恩慈膏抹他們,並讓他們的家人知道。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願修復眾人關係 帶下慰藉與合一

以屬靈話語來形容,「牧師」替教會填補及修復與會眾及醫院、機構之間的空隙。因為我們的事工既有文化又有牧養的成分,帶著屬靈和宗教意涵。因此我們可以透過人們的處境,為他們提供支持與希望。

有時人們希望成為被禱告或是受膏的對象、有時他們只想與人交談;此時一場對話,便可能成為帶領未信者轉向信仰的一條通道,福音種子就此埋在人的心中。在面臨重重挑戰及關卡時,人的信念最容易被激發,尤其是當今疫情大流行,牧者與人的對談,正可幫助人們尋得生命中最正確的位置。

醫院的執行長曾談到人們對疫情有著不同感受,當時他說 :「我們處於同一風暴中,但我們不在同一艘船上。」然而對於我們作為醫院的任職牧師,很多時候我們認為所有人終究會在同一條船上,透過共同經歷一切患難,我們與醫護、病患的關係得以加深;最終不再分「他們」或「我們」,而是所有人將會在一起。

醫院牧師為住院病患禱告。(圖/appliedunificationism.com copyright @Jay Mather)

醫院牧師為住院病患禱告。(圖/appliedunificationism.com copyright @Jay Mather)

成為人們眼中的天使

一名在美國洛杉磯醫院擔任牧師的凱文.迪根(Kevin Deegan),在醫院服事已一年。他每天都會走進重症病房,探視隔離中的新冠肺炎患者。他會與病患一同禱告,握住他們雙手,輕輕撫摸病人的額頭,安慰他們不用害怕。

迪根也會透過線上視訊,讓家屬與病人見面。他曾在醫院外碰到病患家屬在門外等他,向他致意。一名患者家屬表示,很感謝牧師犧牲自己,持續不懈地努力。家屬的連聲道謝,也讓迪根不禁紅了眼眶。

迪根與醫院其餘12位牧者負責輪班工作,一週七天每天24小時從不間斷。安妮.道奇(Anne Dauchy)牧師,曾為一名垂死的患者禱告,這名女病患的孩子,只能隔著螢幕忍痛接受母親已離去的消息。他啜泣說:「我非常愛妳,母親……謝謝妳所做的一切。」道奇牧師則安慰他說:「也許這就是奇蹟。她在休息,享受安寧,且不再受苦了。」

兩名牧者都表示,當他們看見醫護及所有工作人員紛紛冒著生命危險,盡一切可能地拯救他人時,牧者群也必須與眾人在一起。他們選擇留守病房,為患者提供慰藉,並代替家屬陪伴在病患身旁。院牧不僅陪伴病患走向生命終點,也搭起他們與家屬的橋樑、撫慰人心,成了疫情這場硬仗中,最觸動人心的一幕。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