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耶利哥的城牆終必倒塌

4314_大山可以挪開,小山可以遷移,耶利哥的城牆終必倒塌


◎蔣慕谷

挑戰與難處,或大或小,總會出現在人生的路途中。一個人若不走在跟隨主的道路上,或許能度過看似順遂的一些時日,卻不可能有長遠、真正的平安;反之,一個認真跟隨主的人,會尋求祂在個人生命中的心意與引導;雖然總會遇到困難、挑戰與考驗,因為全能的上帝是生命的主,而生命的律是通過試煉,讓幼小的生命得以漸漸成熟茁壯。

當遇到的困難極大,甚至如同極地的永凍層,即使雙手緊握許久,也不可能完全融化;但上帝的手遠遠大過我們的手,在祂並沒有難成的事,更重要的是認識主在每一件事情上的心意與帶領。

敵人的城牆看似銅牆鐵壁
「耶利哥的城門因以色列人就關得嚴緊,無人出入。耶和華曉諭約書亞說:『看哪,我已經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們的一切兵丁要圍繞這城,一日圍繞一次,六日都要這樣行。七個祭司要拿七個羊角走在約櫃前。到第七日,你們要繞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們吹的角聲拖長,你們聽見角聲,眾百姓要大聲呼喊,城牆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約書亞記六章1-5節)

雖然歷經多年的等待(好像曠野漂流了四十年的那一代以色列人),但細細數算,對於基督徒而言,主的恩典與同在並未停歇。祂要我們每日仰望祂,學習等候祂,追隨主耶穌基督的腳步,輕看羞辱,向著標竿直奔!即使困難如耶利哥城高聳的城牆,裡面又住著堅不可摧的軍隊,但我們的上帝是全能又全知的,祂早已差派爭戰的元帥在我們前頭行(約書亞記五章13-14節)。

即使歷經埃及奴隸生活的父執輩,差一點慘遭埃及士兵殺害,又在曠野漂流至死;但對於出埃及的第二個世代的以色列人而言,日間雲柱、夜間火柱的引導從未間斷,上帝行神蹟分開紅海的記憶仍然歷歷在目,神的兒女能不指望祂仍會獨行奇事,使他們彷彿翱翔於萬民之上?即使敵人的城牆看似銅牆鐵壁,但上帝的方式豈如世人的方法,就算是祂的愚拙也比人智慧,你豈能不相信祂的道路與祂的意念遠高過我們?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位於約旦河西邊的耶利哥城,舊約有時也稱為「棕樹城」,坐落於遼闊的約但平原,位於今日新耶利哥城西北約兩公里。其地勢低於耶路撒冷,盛產水果和香膏,並販買食鹽、石蠟(瀝青)、硫磺等死海的產物。根據舊約聖經及考古發現,她可能是新石器時代的一個大城市,原始民族集居於此(聖經記載為赫人、耶布斯人、亞摩利、迦南人),乃因地處險要之境,又是通往西邊山地的主要通道,是重要的商業中心和軍事據點。

雖然在考古學的發現上,一度引起支持與反對舊約聖經記載的爭議,但值得引人深思的是,如同許多科學研究,考古學方法的高度不確定性(例如碳-14定年法的誤差),比對聖經抄本的高度吻合性(例如死海古卷的發現),人們應當思想,究竟是上帝的話語,或著是人的方法,更禁得起時間的考驗。

「到了第七次,祭司吹角的時候,約書亞吩咐百姓說:『呼喊吧,因為耶和華已經把城交給你們了!』…於是百姓呼喊, 祭司也吹角。百姓聽見角聲,便大聲呼喊,城牆就塌陷,百姓便上去進城,各人往前直上,將城奪取。」(約書亞記六章16、20節)

憑信心宣告我們的主已得勝
什麼是你生命中的耶利哥城牆?是艱難的工作任務?是難以付出愛的家人?是困難傳福音的硬土?是生命面臨威脅?還是看不見盡頭的黑夜與孤寂?或許是癌症,或許是慢性疾病伴隨而來的死亡陰影?還是時間緊迫下的創意枯竭⋯⋯。

當上帝的時候到了,巨大的困難如耶利哥城將瞬間移平,且不復存在,甚至後人要重建,也僅是招來咒詛(約書亞記六章26節;列王紀上十六章34節)。

即使耶利哥古城曾經繁華一時,但現在只是成為倒塌城牆的代名詞,見證著上帝在舊約時期,救贖祂子民的作為。神的兒女當靜默等候、緊緊跟隨、警醒仰望,將一切難處帶到主面前,當上帝的時機來臨時,大聲讚美,憑信心宣告我們的主已得勝!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