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在信任破滅時─思想電影《間諜之妻》

妻子聰子對丈夫說 : 你若是間諜,我就是間諜之妻。(劇照提供:可樂電影)


◎徐硯美

「夫妻之間是否要保有個人的空間?」這一直是個莫衷一是的問題。不認同的一方會認為,一旦擁有了個人的空間,代表的是彼此之間的「親密」將不再是絕對的,許多的誘惑、試探就也隨著這個空間的出現得以見縫插針;但是,認同的一方認為,彼此之間都有個人要去面對的情緒、要去解決的問題,有時候並不是不跟另一半分享,而是覺得分享的時機以及自己與對方的狀態都還未準備好。所以,真正要問的是──甚麼是個人的空間?

婚姻是從相互信任開始的
婚禮的誓詞不管多長,最後,都會詢問聆聽誓詞的另一方,而另一方都會說出一句「我願意」。這個「願意」或許大多數的人認為,就是「答應」了一生一世,但是其實更精準地說,是對這個人的「誓詞」表達了「信任」。也就是說,「我願意」三個字的背後,是對對方的承諾的一種肯定,即「我相信你可以做得到。」

4314_愛在信任破滅時_2

(劇照提供:可樂電影)

然而我們都知道,事情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容易,絕大多數的人在走入婚姻之後,都曾經歷所謂的「信任危機」。這四個字,不僅僅是針對偷情、外遇,而是在於對方「承諾」的,甚至是共同「承諾」的,好像離「做得到」越來越遠了。

而當二人對於承諾的期待越高,這個距離又越遠的時候,危機就隨之產生,失落、憤怒乃至怨恨、苦毒都將會像荊棘一樣,從這件事上蔓生在彼此的關係之中,兩人到處都是刺,也到處都是傷。當走入這般田地的時候,還有什麼能夠挽回呢?

4314_愛在信任破滅時_3

(劇照提供:可樂電影)

妻子發現丈夫深藏的秘密
《間諜之妻》是由日本導演黑澤清執導,故事背景設定於1940年代的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當時太平洋戰爭尚未完全興起,一個日本商人優作(高橋一生 飾)在一次機會從韓國釜山前往當時的「滿州國」,在那裡無意間瞥見了日軍部隊對無辜人民所做的殘忍生化實驗,讓他義憤填膺。

優作無顧日本國內如何高漲的民族情結,也沒有加入任何間諜組織,他決定以極少數的力量,蒐集證據,在國際上揭發這些暴行,讓原本袖手旁觀的美國決定參與這場戰爭。

4314_愛在信任破滅時_4

優作欲揭發在滿州國所見的不義,使他回國後飽受軍警盤問。(劇照提供:可樂電影)

優作與妻子聰子(蒼井優 飾)的感情很好,但是,隨著政府軍官循線一點一點查到蛛絲馬跡,便旁敲側擊地找上了聰子,進而讓她懷疑起丈夫優作;從一個女人之死,她對丈夫的疑心升至高點,無論優作如何解釋,聰子的情緒與歇斯底里,就是要把優作逼到婚姻的絕境之中。

最後,優作向聰子吐實,但知道真相的聰子並沒有因此冷靜下來,她對丈夫的愛太過強烈,認為丈夫獨自承擔這麼危險的事卻把她排除在外,於是說了一句決絕的話──你若是間諜,我就是間諜之妻。

4314_愛在信任破滅時_5

軍官旁敲側擊地找上了聰子,讓她懷疑起丈夫。

在愛情與公義之間抉擇
講出這句話的聰子,用自己的方式介入了丈夫優作的計畫。她故意誤導政府,將自己的姪子列為叛國的間諜,受到嚴刑拷打,因為她相信兩件事:一,姪子是一個耿直剛正的人,即使再怎麼逼供,他僅會獨攬罪責;二,給予部分的情報,只要這個情報夠份量,就能確實削減政府對優作的監控,這樣一來,優作的計畫才能夠真正實現。

但是,這看似成全大局的舉措,導演黑澤清卻讓觀眾明白,這並非真正顧及大局。聰子的心由始至終沒有改變,即便她親眼看了優作從滿州國帶回來的影像證據,她都只是淡然處之,因為她心裡真正在意的,只有她與丈夫之間的愛情與婚姻──她不能接受失去這個男人。

4314_愛在信任破滅時_6

聰子誤導政府,將自己的姪子列為叛國間諜。

即便分離也終將貫徹信任
然而,整部電影複雜的是,優作最終也沒有跟聰子在一起。他們約定好分頭前往美國再相聚,不料中途聰子被抓,我認為導演留下一個開放式的思考點,即「到底優作是真的打算在美國與聰子碰頭,還是只是用了跟聰子一樣的方法,犧牲他人,成全自己覺得的大局呢?」

無論如何,聰子即使被抓,後來發瘋,再到日本戰敗,她對丈夫的信任始終沒有改變,她沒有怨懟這個秘密為二人的關係帶來的劇變,也沒有怨懟獨留她一人承擔一切的孤寂。電影到了最後一刻,聰子對丈夫的愛慕,反而成為整部電影最大也最真實的一種愛,她向觀眾展現了對「愛」的忠誠與相信,在所有的諜對諜、猜忌與對弈之後,她的愛,反而超越了民族主義對於國家的愚忠,公義之下的必要之惡,一路上她的歇斯底里與不受控制,成為了這段關係的守護者。

4314_愛在信任破滅時_8

聰子因為丈夫優作的秘密,最後遭軍警逮捕。(劇照提供:可樂電影)

我們可能很難想像,聰子這樣的愛到底是怎麼樣的愛?是否是那種傳統價值觀下的毫無目的、愚昧的愛呢?但是,舊約中,上帝命令先知何西阿娶一名淫婦,以曉諭以色列人,這樣的關係,就像是上帝與以色列人之間的關係,它在信任的破滅、愛的絕望中,堅守著最初對以色列人的承諾,然而到最終上帝說:「我必醫治他們背道的病,甘心愛他們;因為我的怒氣向他們轉消。」(何西阿書十四章4節)

回到我在開頭問的第一個問題,「夫妻之間是否要保有個人的空間?」它是在信任中承諾的,但即使這個空間變質,能解開遍布荊棘的刺與傷的、能夠橫渡失去與分離的,沒有他途,就是「愛」而已。而我們的愛不夠時,就轉眼望向那位「甘心愛」的上帝,讓祂的愛,充滿關係裡面的每一個空間吧。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