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產科醫師/畫家 】百大名醫陳持平救下無數不存在的孩子 脫下白袍提畫筆揮灑信仰大愛

陳持平導覽畫作。(圖/皆由受訪者提供)


採訪報導 — 記者曾雪瀅

「準父母好不容易懷孕,產檢時醫生卻告知,胎兒的細胞染色體異常,生下來很可能是畸形兒⋯⋯。如果是你,還敢把孩子生下來嗎?」馬偕醫院婦產科權威醫師陳持平如是問。他本著基督信仰真義——愛,十年來拯救超過70個差點要被放棄的小生命。沒想到走出白色巨塔、脫下白袍的他,除了手術刀外,還會提起畫筆,搖身一變成為在畫布上盡情揮灑的素人畫家。

陳持平醫師曾拿下第29屆「醫療奉獻獎」,是名列百大名醫之一,也是產前遺傳診斷的巨擘。各項非凡成就,都是他在醫學界深獲肯定的證明。然而回顧行醫將近40個年頭,陳持平笑說,這些都不是他最引以為豪的事,他最得意的是:「我救了許多原本不存在的孩子。」

他以堅定口氣跟父母說將孩子生下,這對傷心愁煩的父母而言,是絕望深淵中的一絲希望亮光,為他們注入了勇氣與信心。不過父母們隨即會納悶地問:「醫師,為何所有人都說不可能,你卻說可以?」陳持平此時便會對著前來看診的父母說:「馬偕是基督教醫院,我們醫院掛著十字架。」

他說,在馬偕醫院從事醫療工作,就是在替上帝工作,「我沒有丟醫院的臉,更沒有丟上帝的臉喔!」他以豪爽的笑聲表示。

陳持平醫師和他救回來的孩子及其父母合照。

陳持平醫師和他救回來的孩子及其父母合照。

從蠟筆畫起的素人畫家
然而他的事業也並非一路順遂,現年68歲的陳持平,八年前因在工作上遇上瓶頸,陷入人生低潮,心情墜入谷底。沒想到此時神眷顧他,為他開拓一個從未想過的領域。

體內擁有「藝術家DNA」的陳持平,祖父陳開泉為畫家,曾是中國傑出畫家劉海粟的弟子;父親陳祖儒則是一名書法家。有此家傳,在他事業面臨瓶頸時,陳持平提起蠟筆開始作畫。

起初他只希望透過繪畫抒壓,暫時忘卻工作上的煩憂,卻沒想到每次盡情揮灑畫筆,同時也治療了自己,將自我歸零,並重新堆砌。

揮筆將近八年,如今擁有2200幅作品,猶如養育了一個八歲大的「孩子」。使他精於醫也游於藝。但為何神單單賞賜陳持平?不是其他人?他表示,神讓他踏上這條未曾想過,從無到有的道路,仔細一想,才恍然大悟:「就如我十多年來拯救的可憐小生命一樣,它們原本都是『不存在的孩子』,是靠著神走過難關後的發現。」除了一再強調神不可思議的作為,他也無法用言語形容上帝作工的奧秘。

「兩件八桿子打不著的事,怎麼會連結一起?」陳持平百思不得其解,他只能感謝地說:「是神賞賜我的一份禮物。」

陳持平自2017年開始辦畫展,至今分別在全台多個美術館展出,連同樣醫療界出生的衛福部部長陳時中,也曾到場欣賞他的畫作。生活與信仰路上的點滴,成為他作畫的養分之一。畫布上大放異彩描繪的花草之美、飛禽走獸,繽紛的色彩、漸層般的情感堆疊、瀟灑豪邁的筆觸,就如他闊達爽朗的個性,是他對生活的感受,也要為紀念這份從上帝而來的寶貴恩賜。

〈媽媽親像山〉作品。

〈媽媽親像山〉作品。

〈喜相逢〉作品。

〈喜相逢〉作品。

兼兩種專業 唯舉目為神做一件事
這些勾勒出他真摯情感的畫作,深深感動人心並獲得人賞析,作品帶來的微小收益讓他笑語:「這樣一來還可以幫助更多的人!」對於自己的「斜槓人生」,陳持平則是笑笑表示,這並非什麼兩種極端的專業領域,對他而言,乃是同一件事──單單走在一條見證上帝作為的道路,「我只是為上帝做一件事情,一件能讓祂高興,榮耀主名的事」,他充滿感恩地說。

如今陳持平每週仍在醫院看門診,有時父母親帶著孩子來到診間拜訪他,流著淚對陳持平說:「醫師謝謝您,這個孩子為我的家庭帶來無限快樂⋯⋯。」抱著眼前這些活潑可愛,原本將被放棄,卻救回的孩子,陳持平心頭滿是無盡的感動與歡喜。

而在休閒之餘他脫下白袍,成為一名畫家,看著眼前每一幅作品,他唯一能做的是感謝神,因為它們本應都不存在。

〈出黑暗,入光明〉作品。

〈出黑暗,入光明〉作品。

〈我為你唱一首歌〉作品。

〈我為你唱一首歌〉作品。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