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論壇報 - 全球華人新聞網 » 媒體合作 https://www.ct.org.tw Tue, 22 Jan 2019 03:39:06 +0000 zh-TW hourly 1 走進中國回族穆斯林的世界 https://www.ct.org.tw/1336359 https://www.ct.org.tw/1336359#comments Sat, 19 Jan 2019 16:00:58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6359

文、供圖/王守心

提到中國回族穆斯林,你想到甚麼?黃面孔戴著白色小帽的男人?戴著頭巾身著一襲黑袍的婦人?一群不吃豬肉的回族人?

一次十天的旅程,我能近距離與回族穆斯林朋友相處,驚奇地發現,他們秉承舊約及沙漠文化的好客,十分相信亞伯拉罕(《古蘭經》稱為易普拉欣)的故事和「有人接待客旅,竟接待了天使」的榮譽傳統,好客程度大大出乎我的意外。

中國回族穆斯林簡況

回族是中國分佈最廣的少數民族,在集居地皆建有清真寺。回族在中國的發展分三波,第一波始於七世紀中葉的唐朝,大批波斯和阿拉伯商人經海、陸來到中國的沿海及內地定居。第二波始於13世紀,發展最盛,因蒙古軍西征帶回大批中亞人,他們吸收漢、蒙、維吾爾等民族成分,逐漸形成具有自己獨特風格的回族。第三波在明初,開始與漢族通婚,但在清末發生暴動被左宗棠派兵鎮壓,死傷百餘萬人,漢回之間不再合睦。到了民國時期,國父孫中山先生提出「五族共和」的治國理念。

回族在中國的形成和發展一直受阿拉伯、波斯等傳統伊斯蘭文化的強烈影響。過去俗稱的「回教徒」,就是指信仰伊斯蘭教的回族;但現今中國極少用「回教徒」這個稱呼,對信仰伊斯蘭教的回民一律以「穆斯林」稱之。

中國穆斯林人口約有一到兩千萬,在56個少數民族中,回族、維吾爾族、哈薩克族、烏孜別克族、塔吉克族、塔塔爾族、撒拉族、東鄉族、保安族等信仰伊斯蘭教。穆斯林主要聚居區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寧夏回族自治區、甘肅、青海和雲南等地。

伊斯蘭教的五大功修

中國伊斯蘭教有著1300年的悠久歷史和豐富的文化底蘊。此行,我討教了伊斯蘭教的五大功修:「念、禮、齋、課、朝」,或稱「五功」。

一、念功:
指唸誦《古蘭經》,主要是念誦清真言,即「萬物非主,惟有真主;穆罕默德是真主使者。」每一位穆斯林都必須會用阿拉伯語唸出這句話。

二、禮功:
即「禮拜」。按規定的時間和程式,面向聖地麥加「克爾白」(天房)朝拜真主安拉,每天有晨禮、響禮、晡禮、昏禮、宵禮五次禮拜。一週中人數最多的是週五中午的清真寺聚禮。

一天中午,我在一家清真餐館用餐,與老闆閒話家常,老闆突然說:「時間到了,我要去做禮拜了!」說罷脫下圍裙,也不在乎我是否把飯錢給他就要走。我把飯錢放在桌上,也尾隨他到清真寺去瞧瞧。

到了清真寺,只見一群群戴著白帽子的穆斯林男人,紛紛從東西南北不同方向走來,其中也有幾個騎著摩托車來。這個小小的清真寺,約有一百多年歷史。見面時,他們雙手緊握,彼此寒暄打招呼。作禮拜的廣播響起,他們就一位位有秩序地脫下鞋子,安安靜靜地走入大堂。我是外族人,不能進去。一名老爺爺告訴我,可以安靜地坐在院子裡觀禮。禮拜時間大約20分鐘。我注意到牆上掛著現代化的電子鐘,上面標明五次禮拜的詳細時間。

三、齋功:
每年伊斯蘭教曆太陰年9月,他們齋戒一個月,在日出到日落這段時間內禁止吃喝、娛樂等活動,幼兒、病人及孕乳期婦女除外。封齋一個月後的開齋節,大家熱烈慶祝,相當於漢人的春節。一年中最大的兩個會禮就是開齋節和古爾邦節。

古爾邦節又稱為宰牲節,出自亞伯拉罕獻子的故事。但經過一番詢問,我發現大多數穆斯林並不知道古爾邦節背後的意義,只知道這一千多年傳承下來的儀式,是為了救濟貧窮。宰殺所得1/3的肉品與親友分享,1/3救濟窮人,1/3交給清真寺。

此行我主要是為觀看古爾邦節而來,親睹十幾萬穆斯林男人(只允許男人參加)在清真寺旁的一條大道上整整齊齊地排列,十分壯觀。各人在地上鋪著一條小毯子,跟著廣播做不同的敬拜儀式與動作。大批觀光客及一些穆斯林女人站在路旁觀看,還有為數不少的武警在一旁維持秩序。

四、課功:
即天課,被視為「奉主命而定」的宗教賦稅。按照伊斯蘭教規,穆斯林每年都要對自己的財產進行清算,除去正常開支外,其盈餘財產的1/40,要按不同的課率納稅。

五、朝功:

麥加是穆罕默德的誕生地、伊斯蘭教的搖籃和聖地,凡身體健康、經濟條件允許的穆斯林,不分男女,一生中至少要去麥加朝覲一次,完成後可獲得「哈吉」的榮譽稱號。新認識的一位穆斯林朋友告訴我,他的叔叔去麥加朝靚回來後,生命真的變得不一樣,不在背後批評人,也不貪戀財富,信得更認真。

這令我非常好奇並佩服,想想身為基督徒,我們信主之後,言行與生命是否與蒙召的恩相配?

into-the-hui-muslim-world-4

與回族穆斯林談福音

旅行中,我喜歡找不同的穆斯林朋友交談,認識他們的生活、文化、信仰。與穆斯林交談有一個不成文規定,就是男人只向男人談話,陌生男人與穆斯林女人交談是不合宜的。

一天走入一條小巷,臨時內急,向一位出來倒垃圾的老人打探哪裡有公廁,他說這附近沒有,幾秒鐘之後竟主動邀請我到他家用洗手間。隨後,他端上茶,遞上饃饃(回族的一種食物,類似大餅)招待我。他是鐵路單位退休的工程師,每天讀一卷古蘭經。這一聊,竟然兩個小時過去了,我若不主動起身,恐怕他會留我下來用晚餐。

聊天歸聊天,最終還是要與老人談福音。我問他認自己是罪人嗎?他說不,因為他一生都按真主的教導守法。我再問他說過謊嗎?他說,對家人從不說謊,但對外人,基於保護自己的立場說過謊。我再問他,對永生有確據嗎?他表示,永生沒人能保證,只能盡力守教規。

我與他分享說,我知道自己是個罪人,人即使再怎麼努力,也無法靠自己達到神的標準。然而耶穌為我們付上罪的贖價,我們才能與神和好。

短短時間內,我知道是無法改變老人的信仰的,因為在伊斯蘭教導中,耶穌(爾撒)是一位先知,不是神。但我想讓他知道,我是爾撒的追隨者,對永生有確據。

回程的飛機上,恰巧座旁又是一位回民穆斯林。我的美國華僑身分,讓他對我產生了興趣。他去過臺灣觀光,是一名知識份子。我們相談甚歡,從旅遊到孩子教育,也交流我這十天旅程中對穆斯林的觀察,主動詢問他對基督教的看法。最後半小時,我表明自己是基督徒,他說他其實已經猜到了。我向他要了電話號碼,表示一兩年後或許舊地重遊。

古往今來,人類想要靠好行為來拯救自己的模式,總是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人總認為神遙不可及,必須靠自己努力才能得著神的祝福。只有耶穌再來,世上所有問題才能解決。然而「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馬太福音24:14)這世上還有許多人根本不認識耶穌,甚至沒有聽過耶穌。一位在穆斯林部落居住多年的宣教士說:為何穆斯林是福音的硬土,因為千年以來向他們傳福音的人,少之又少。

要離開親朋好友和舒適的環境,放下工作,放下一切到穆斯林中傳福音,的確不容易。撰寫此文的同時,我仍在等候神的旨意,不知道哪一天會再回到穆斯林當中。我盼望有機會再去看看小巷中的老人,有機會打電話給飛機上認識的那位年輕人,想告訴他們:「是耶穌先愛了我,所以我也愛你們。」

〔作者簡介〕
王守心(筆名),來自臺灣,曾就讀於北美中華福音神學院。對穆宣有負擔,正面臨人生下半場的抉擇。

本文摘自《神國雜誌》(54期:國度外展)

]]>
https://www.ct.org.tw/1336359/feed 0
中東難民營正在發生甚麼? https://www.ct.org.tw/1336349 https://www.ct.org.tw/1336349#comments Thu, 17 Jan 2019 01:00:51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6349

文、供圖/黃明發

在我未去約旦和黎巴嫩之前,曾聽過敘利亞難民事工的分享;因為沒親眼見過,所以沒有那麼大的震撼。2018年5月,我有機會前去探訪,親眼看到神在那裡大大的作為,真是太感動了!

難民營中的燈光

大部分敘利亞逃命的難民在一夕之間失去所有,有很多逃亡到鄰近國家,在約旦就有三百萬以上,在黎巴嫩也有二百萬,幾乎各佔這兩個國家人口總數的1/3,對這兩個國家來說是很大的負擔。但他們有接納之心,也讓人看到難民關顧成為當今社會的重要課題。

在約旦及黎巴嫩,我們接觸到華人宣教士,遵從神的呼召而來,原是為了傳福音給當地人,因著神奇妙的帶領,在一兩年前開始投入難民事工。他們起初不知如何開始,後來因為有被鬼附的家庭因他們信耶穌而來找他們趕鬼。這群宣教士憑著信心靠著主的聖名和能力,驅除了污鬼,神從此為他們打開了服事難民的大門。

這裡的難民事工大約分為兩類:一是難民探訪及關懷,一是開設難民學校。探訪及關懷通常依照難民的需要來關心、輔導他們,鼓勵、幫助他們就業。例如教他們做鑰匙圈、十字繡或其他手工藝等,使他們自己能夠自力更生;有些年輕人還用自己獨特的藝術天份,教難民畫畫來補貼家用。為難民所設立的學校則有小學、初中和高中,主要使用當地語言,也開設英文、音樂、藝術、心理輔導等課程,以幫助難民在艱苦環境中找到自己的夢想,領受從神而來的盼望。

在約旦到處都是曠野,很多難民群聚。宣教士們在這裡經商、辦學、照顧難民。

在約旦到處都是曠野,很多難民群聚。宣教士們在這裡經商、辦學、照顧難民。

我們拜訪的難民大都散佈在不同的鄉村地區,他們很多住在田野旁邊的帳篷裡,非常簡陋,嚴重缺水,衛生條件很差。但是每次看到我們,總是非常興奮。這樣的難民群聚處,大人、小孩大約都各有五十人以上。探訪完畢要離開之前,我們總是會發禮物包給他們,大人小孩通通有奬。

探訪中總能聽到他們表達需要,特別是在約旦曠野的難民營,資源更為缺乏,所以任何美國教會能夠提供的教育資源,包括聖經故事、音樂、美術等,都非常受歡迎;小孩都會認真學習,珍惜這些外來的支持。與聖經有關的教導在穆斯林國家原是不容易被接受的,但現在難民一無所有,很容易因為大受感動而接納。

華人宣教士在這些難民身上也下了不少功夫,藉學校事工與學生及家長建立起長期、深遠的關係,期待用生命來影響他們,讓這些穆斯林百姓信主的機會就越來越多。雖然世人看到的是災難、難處,是家庭破碎和流亡,但是神愛穆斯林,開了一個很大的門,讓這些難民家庭一個一個信主。一年多前在約旦難民中才建立的庫德族教會,現在已有一百多人固定聚會。在我們去的黎巴嫩城市,五年前只有兩個教會,現在已發展到七個。神的意念超過我們的意念!

要是沒有親眼看到這些難民營的光景,很難想像他們的極度缺乏。身處物資豐盛的北美,每日都能享受神豐富的恩典,我個人覺得非常感恩。這次中東之行,讓我們在他們的需要當中,看到了我們的責任及今後努力的方向,那就是宣教。正如經上所說,要收的莊稼已經熟了,做工的工人在哪裡?

作者(右)參加約旦當地教會禱告會時與主任牧師(左)合影。

作者(右)參加約旦當地教會禱告會時與主任牧師(左)合影。

不可思議的情節

這次在約旦認識了一位華人女宣教士。這位年輕的單身姊妹,因著神的呼召願意放下一切,離鄉背井來到這個跨文化而且算是危險的地方傳福音,很不容易。她在這裡參與難民家庭的探訪,很冒險且深具挑戰性,有些經歷讓人膽破心驚,卻沒有讓她因此放棄。若不是因為神的呼召,這種又難又危險的事是不可能堅持下去的。聽完了她的生命故事,我們大受感動,她的情況就像邊雲波弟兄在〈獻給無名的傳道者〉所描述的光景一樣!在此獻上我對這些無名傳道人十二萬分的敬意!

這次旅程中也遇到一位難民學校的老師,他也是醫生和傳道人,四處講道,也參與年輕人事工,對年輕人,特別是敘利亞難民的年輕人非常有負擔。其講道活潑生動,活力十足,也成為年輕人的榜樣。他特別來到旅館和我們見面聊天,交換意見,希望不久的將來,我們能夠提供更多與青年事工有關的資源,幫助及參與敘利亞難民事工。也希望我們在美國及各處分享這樣的異象,邀請不同教會領袖、基督徒企業領袖去建造他們。他的熱誠與積極進取的態度,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約旦一個週間的晚上,我們去參加當地教會的禱告會。剛好這位主任牧師很會講英文,也在大學教課。我從來沒有參加過從頭到尾用我聽不懂的阿拉伯語進行的禱告會,竟也可以和他們一起敬拜、讚美、同心合一地禱告。結束後,他們請我分享來到約旦的目的,我就用英語分享華人的命定(牧師作翻譯),是要承先啟後,接起福音的棒子,帶著愛來到絲綢之路上的這些穆斯林國家,最後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

1.  在約旦遇到的年輕人(中間三位)活潑熱情。2.難民營的孩子用很特殊的眼光看我們,很喜歡我們耶。3.黎巴嫩難民營中,水非常珍貴,要加鎖管理。4.黎巴嫩司機在車子裡所放的聖經。

1. 在約旦遇到的年輕人(中間三位)活潑熱情。2.難民營的孩子用很特殊的眼光看我們,很喜歡我們耶。3.黎巴嫩難民營中,水非常珍貴,要加鎖管理。4.黎巴嫩司機在車子裡所放的聖經。

他們聽完大受感動,告訴我他們當天禱告會中,神給他們同樣的啟示。真是同感一靈!最後牧師希望我們能常常回來,把這個教會當作在這裡的屬靈的家,幫助、動員他們一起參與普世宣教,完成主大使命的呼召。

離開黎巴嫩往機場的路上,司機是一位黎巴嫩年輕人,我們一上他的計程車,他就一直主動和我們搭訕,駕座旁放著一本聖經。因不同的文化及信仰背景,我巧妙地問他這是一本可蘭經嗎?他回答說是聖經。我就向他表明我的基督徒身分。從那時開始,他就一直向我們做見證,告訴我們神怎樣奇妙地親自帶領他信主,兩週後他就要在教會眾人面前受洗歸入主的名下,並且決定一生都要全時間來服事神,全然委身為主傳福音,搶救靈魂來翻轉他的國家。

這位年輕的司機還在短短30分鐘車程中,總共停了三次車。第一次是要買一杯咖啡和一瓶水給我們每一個人,因為他覺得黎巴嫩的咖啡非常有名,要我們嚐試。等我們喝完了咖啡告訴他咖啡好喝,他就停了第二次車,給我們每人買了一包咖啡豆帶回美國,還買了一顆很大的牛番茄,說沒有吃過牛番茄就不算來過黎巴嫩。但是因為車上沒有水果刀,所以他又停了第三次車,向一個店家老闆借了一把水果刀把牛番茄切了一切,還順便買了一些鹽巴好讓我們能在車上食用。像這樣的熱情和親切,在美國也不常遇見。他不但買東西給我們,還告訴我們他的家還有兩個空客房,要我們隨時回來使用。神為我們預備的,真的是眼睛沒看過、耳朵沒聽過、甚至連心裡想都沒有想過的,真的是太豐盛了!

在難民營旁邊克難式的養雞場。

在難民營旁邊克難式的養雞場。

除了以上這些寶貴的經歷,還值得一提的是有關在黎巴嫩和約旦進行商業宣教(business as mission)的可行性。這裡的宣教士,有些因為身分關係,必須轉成當地長久居留者,而通過商業行為取得合法身分是其中一條途徑。這與一般華人所認知的傳統宣教模式不一樣。

1.這是華人為難民興建的手工肥皂廠。2. 約旦難民當中學生的水彩畫之一。

1.這是華人為難民興建的手工肥皂廠。2. 約旦難民當中學生的水彩畫之一。

在穆斯林社會,不允許直接用聖經培訓、佈道來傳福音,也不能用門徒造就的方式,傳統福音模式已經不適合,不但留下來不容易,簽證也是過不了的。從過去西方宣教士來到中國或臺灣的歷史,可以看到他們除了福音使命外,還有很強的文化使命—透過教育、醫療以及扶貧等預工,與當地人建立關係,一步一步領人信主。這是我們可以學習的榜樣。

目前在跨文化地區,已有或可能有的商業宣業模式有多種:

‧旅遊觀光模式:這種目前非常流行,即帶著文化使命,幫助這些地區的宣教士,也透過文化交流,協助當地人發展經濟,把當地文化推介到世界各地。
‧餐館業。有華人就有中餐館。
‧發展當地比較獨特的產品。例如,很多商人利用死海的鹽石或漿製成昂貴的化妝品,銷售到世界各地。如果能參與這一行業的研究、發展、推廣、銷售等,都具有商業宣教的可能性。再如:用當地橄欖油來研發製作手工皂,銷售到世界各地,幫助當地弱勢族群能夠有固定的收入。
‧開語言學校:來教英文或中文等。

值得一提的是,雖然目前在這裡的華人宣教士還不熟悉或擅長商業行為,但我們深信,憑著信心來的,會有神的幫助和祝福。他們的擺上也算是拋磚引玉,希望能感動真正會做生意且成熟的基督徒企業家,來到這裡成為商業宣教的帶動者。相信神有祂的時間和方式來感動神國企業家。這些商業宣教,將會是未來跨文化普世宣教的主流之一。

約旦難民營的小孩子們圍繞在我們身邊。

約旦難民營的小孩子們圍繞在我們身邊。

盼望與異象

前往飛機場的高速公路上,窗外是一個又一個城市,一間又一間清真寺,我們舉手為這些城市呼求,神就在當下讓我們看到:祂要把世界各地的資源帶到這些鄉鎮,帶到這些穆斯林國家中,因為神要在這裡設立寶座,讓這裡的百姓都有機會來認識獨一無二的真神,來敬拜祂、服事祂。這裡的百姓也要一個一個快速回到主耶穌的懷抱,讓天國的文化成為他們新的文化。

我們很感恩,能有機會來到約旦和黎巴嫩接觸敘利亞難民的事工。這裡的禾場很大,需要也很大。但是做工的工人在哪裡呢?

願更多的人能來參與約旦或是黎巴嫩的訪宣,這樣的體驗式宣教或許能成為我們一生的轉捩點。哪怕只是從事難民家庭探訪,或英文教學,相信都會讓人有不同的領受。因為這些做在弟兄姊妹當中最小的一個人身上的事,就是做在主耶穌的身上。

〔作者簡介〕
黃明發,臺北市人,現居新澤西地區,「伯特利中心」召集人。喜愛旅遊、攝影及學習。

本文摘自《神國雜誌》(54期:國度外展)

]]>
https://www.ct.org.tw/1336349/feed 0
2018年美國的三大轉折 https://www.ct.org.tw/1335582 https://www.ct.org.tw/1335582#comments Tue, 01 Jan 2019 04:00:16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5582

張紀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專欄2018.12.27

2018年即將過去。不論對美國或世界,這都仍然是不平靜的一年。在美國國內,對執政者的反對與擁護意見強烈對立。在各樣紛擾之中,新政府及國會大幅修改了許多前任的政策。筆者從一個福音派基督徒的視角來回顧2018年,具有重大影響或深遠意義的3大政策轉折如下:

美駐以色列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是基督教、猶太教及回教公認的聖城。20年前,美國經國會立法並克林頓總統簽署,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要把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到耶路撒冷。但是克林頓、小布什及奧巴馬3任總統,都怕得罪中東回教國家,為避免戰亂,一再以行政命令推延遷館。

2017年12月初,川普總統宣佈遷館的計劃,今年的5月14日在耶路撒冷舉行盛大開幕,震撼世界!這一天,距1948年的5月14日,以色列在故有的土地上復國,正好70周年。美國與周邊友好回教國家已有諒解;即使當地的巴勒斯坦人抗議吵鬧,不久就緩和下來。有其他十多個國家也陸續跟進遷館到耶路撒冷。

這不是偶然,因為聖經早就預言以色列的復國,耶路撒冷在神的計劃裏貫穿新舊約歷史,也關乎末日來到的主軸(參閱《撒迦利亞書》)。聖經預言超過九成已應驗,最後要應驗的是《但以理書》及《啟示錄》關乎基督再來之前的大事,在耶路撒冷重建聖殿、大災難以及末日爭戰等等。關於耶路撒冷在聖經中的重要性,請參看《舉目》新媒體在今年6月15日發表的文章《以色列建國70年―70節與以色列相闗的經文(鄭鴯璇)》。(註一)

新任第2位最高法院保守大法官

2017年,新政府上任不久,川普總統就提名戈薩奇(N. Gorsuch),接替過世的保守大法官史卡理亞(A. Scalia)為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參議院順利通過。2018七月,中間派的肯尼迪大法官告老退休,川普有機會提名另一位保守的大法官。而這一次的提名,由於可能會使最高法院中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力量對比扭轉為五比四,因此格外受到美國社會左右兩方的極大關注。

最高法院的保守派與自由派大法官比率,對美國司法準則的定奪至為關鍵,影響社會走向深遠。1960-70年代,自由派佔優勢的大法官以“政教分離”之名,把禱告、十誡及聖經趕出公立學校,也阻止在公立學校辦公開宗教活動。以至,這40年社會道德墮落,不法之事加多,日趨險惡。與廣大基督徒聖經立場背道而馳的墮胎合法化、同性婚姻合法化等一系列判決,在最高法院多是因自由派稍占優勢而以五比四勉強通過。

自由派及激進派強烈反對維護傳統價值觀念的保守法令,對任何保守大法官候選人會杯葛阻擋。第二位被提名的卡瓦諾(B. Kavanaugh)有極好的法學經歷並兼任哈佛法學教授,他的為人與操守也在之前的聯邦巡迴上訴法官任命過程中通過了參議院的細緻考察。本次參議院質詢期間,他在自由派/激進派參議員面前仍然遇到極大困難。而36年前一位中學女生被性騷擾指控,雖然被指當年在場的同伴都否認曾有該事件,仍引起輿論嘩然及政治大波。最終經過參院的激烈辯論及聯邦調查局介入并發表調查報告,卡瓦諾才勉強過關。

兩位新大法官到位,最高法院趨向保守,或可阻擋至少延緩美國社會更多敗壞,影響未來20-30年或更久。

解除東北亞核彈危機

朝鮮戰爭停止後60多年,南北韓之間一直不太平。尤其朝鮮發展核彈,危及東北亞,也引起包括中國在內絕大部份國家的強烈反對,但不論聯合國的禁運制裁或長年的六國會談都解決不了問題。

2017,朝鮮的核彈及導彈試驗更把局勢推到大戰邊緣。美、韓、日一再聯合實彈演習,劍拔弩張,美方備戰甚至啟動撤僑。2018首爾冬季世運後,發生奇妙變化,南北韓首領初步達成和解共視,再經新加坡的川金會,使整個局勢緩和下來,全世界都鬆了口氣,千萬人民免於無情的戰火。

這麼快速的把東北亞核彈緊張危急解除,不得不歸功於美國與南北韓及中國領導人處理得當。值得一提的,兩位美籍韓裔宣教士被朝鮮立即順利釋放,平安回到美國,總統親自到機場迎接,以示對為義受苦的神職人員之尊重。

神是止息刀兵的和平之君。人民都惧怕戰爭,渴望和平。這普世盼望被展示在紐約市聯合國廣場勞夫班其公園(Ralph Bunche Park)的以賽亞牆上:“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赛》2:4後半段)。聯合國於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成立,企圖盡快化解各國紛爭。但是70多年來,戰亂不斷,因為這世界在罪惡和陰暗的權勢之下,爾虞我詐,天下太平可望不可及。 終極的和平,乃是倚靠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救贖大功才能成就。

結語

世上有苦難,在近末後的日子,更多災禍、險惡和危機,美國也不例外。聖經的話要我們為萬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禱告,“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提前》2:1-2)。這應許並不意味可免去所有苦難,但我們基督徒在試煉中有終極盼望 — 就是神國降臨,基督再來並掌權;“祂必在列國中施行審判,為許多國民斷定是非”(《赛》2:4前半段),進入那真平安和命定的福。

 

註一:https://behold.oc.org/?p=36722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2.27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5582/feed 0
《瘋狂亞洲富豪》之3 好戲還在後頭哪! https://www.ct.org.tw/1333941 https://www.ct.org.tw/1333941#comments Thu, 27 Dec 2018 16:00:28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941

文/高柔安Joan Kao 譯/林雨

沒有失望

此刻當我坐下來要寫《瘋狂亞洲富豪》觀後感時,這部熱烈放映中的電影剛創下九年來大銀幕上最紅火浪漫喜劇的賣座紀錄,首演三週內票房已逾一億美元,也敲定了續集的拍攝計畫。

回溯幾個月前在網上看到《瘋狂亞洲富豪》預告片時,老實說,我覺得並不怎麼樣。短短幾分鐘預告片,具有典型浪漫喜劇的節奏和腔調。或許我在12歲時會興奮得想去看,如今卻不願意拖著成人後的自己來花上這18美元。
best-is-yet-to-come-2

之後偶然點進一些文章和社群媒體的po文,了解此片是25年來第一部好萊塢大製片廠出品、全由亞裔演員擔綱的電影。創作這部影片的人,打破長久以來美國影藝界的族裔藩籬。這可觸動了我的興趣,也想要支持亞裔在媒體界頭角崢嶸,於是在一個週間的晚上,和幾個朋友坐進一家位於紐約聯合廣場,擁擠、老舊的戲院。

開幕幾分鐘後,我便知道不會失望了。

影片含括浪漫喜劇的配方,50、60年代歡快的中文流行樂曲,俊男美女主角,完全現代化同時又傳統的新加坡場景,還有奢華到爆的婚禮,居然請到格蘭妮絲(Kina Grannis)高歌助興。

整部電影充滿笑聲,由奧卡菲娜(Awkwafina)扮演的吳佩琳(Goh Peik Lin)妙語如珠,冷嘲熱諷及時又到位。楊紫瓊(Michelle Yeoh)所飾不怒而威的母親大人艾蓮娜,為全片增添必要的戲劇性和張力。吳恬敏藉著朱瑞秋一角在螢幕上散放的魅力,向觀眾和好萊塢證明:亞裔美籍女主角真的可以很搶戲。

best-is-yet-to-come-3
▲整部電影充滿笑聲,由奧卡菲娜(Awkwafina)扮演的吳佩琳(Goh Peik Lin)妙語如珠,冷嘲熱諷及時又到位。

編織多元文化的錦繡

情節發展到最後,看到艾蓮娜和瑞秋在麻將桌上面對面槓上了。這場戲佈置得精彩、大氣,不單如此,也讓人感到溫馨。觀眾們為一直處於下風的瑞秋加油,她最終也贏了牌局。對,如果你不了解麻將,可能無法立即領會其中奧妙。但這就是此部電影的魅力—沒有迴避提到只有特定族裔或國籍的人才懂得的事物。就像在聽到艾蓮娜查經班的朋友說起台塑公司時,我不禁偷笑。

這個舉動並不是排斥,反倒是招迎非亞裔觀眾來認識我們的文化,也接受我們是美利堅合眾國文化與族裔織錦的部分紋路。好萊塢對所有少數族裔的歧視淵源已久,尤其是對黃臉孔的描繪、嘲笑口音,和刻板印象。該是讓我們說我們故事的時候了。

自從《瘋狂亞洲富豪》首映以來,據報導已經有不少更多聚焦在亞裔美籍演員、故事、文化的電影正在籌拍中。趙約翰(John Cho)領銜的《網路謎蹤》(Searching,又譯《人肉搜索》)正在上映中。「網飛」(Netflix)剛剛發行《我所愛過的男生》(To All the Boys I loved Before,中文暫譯),是關於一個韓美混血的高中女生,在愛戀關係中摸索前行,發現她給暗戀對象所寫的私秘情書竟然已被寄出。還有加拿大喜劇片《金家便利商店》(Kim’s Convenience,中文暫譯),也才透過「網飛」與美國觀眾見面。這場娛樂界的革命才打了頭陣啊!

國家與世界正是由不同種族的人構成的,因此敘述故事包含與反映各種民族是多麼地重要。我們開始邁出的第一步—承認文化和族裔的多元性能使我們成為更好的藝術家、說書人、製片者,至終讓我們成為更好的人。我確信這將是許多更精彩、更糾結、更多面向故事要呈現給觀眾的開端。

附帶一提的是,住在美國已經十幾年了,從未想過家裡用的語言會出現在好萊塢影片中。但是當吳佩琳的媽媽妮娜(Neena)口吐閩南話時,我還以為自家人躍上了銀幕。這是我在所有美國電影裡覺得最貼近的一刻。

〔作者簡介〕
高柔安(Joan Kao)是本刊英文版美編,也是室內設計師,目前在紐約曼哈頓上班。自認是美食家及藝術狂熱者。特別對藝術交集、流行文化、種族及社會公義的議題有興趣。

本文取自《神國雜誌》(54期:國度文化)

]]>
https://www.ct.org.tw/1333941/feed 0
《瘋狂亞洲富豪》之1 如果愛,讓人瘋狂 電影《瘋狂亞洲富豪》(Crazy Rich Asians)觀後感 https://www.ct.org.tw/1333934 https://www.ct.org.tw/1333934#comments Thu, 20 Dec 2018 16:00:08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934

文/吳信惠

2018年暑假,北美電影大賣座及成本回收最快的是《瘋狂亞洲富豪》,一部全是亞裔演員班底的好萊塢電影。乍聽片名,像是嘲笑土豪,以瘋狂無釐頭的劇情來搏觀眾一笑。事實上,這是一部談到中西文化、親情、愛情,讓人笑中帶淚、淚中帶笑的喜劇。

在美國土生土長、28歲的華裔大學教授朱瑞秋,受邀到男友楊尼克的國家—新加坡去參加他好友的婚禮,發現尼克的家族是新加坡首富。瑞秋不僅要應付楊家親朋好友的批評與妒忌,還要面對楊母艾蓮娜對他們戀情的反對。兩人幾經曲折,在瑞秋幾乎放棄的邊緣,終於有情人終成眷屬。此電影改編於2013年同名暢銷小說富豪三部曲的頭一部,原著者是出生於新加坡的美籍華裔作家關本安(Kevin Kwan)。

此部電影的賣座跌破許多好萊塢投資人的眼鏡,即使是「好話不多說」的「爛番茄影評」網站的眾影評也給予93%「好番茄」。許多亞裔觀眾欣賞多次,甚至包場請人來看,在炎熱的夏天刮起一陣「瘋狂亞洲富豪」旋風。

好萊塢拍過多少類似灰姑娘與白馬王子的電影,為何這部描述亞洲富豪的電影會造成如此熱烈的迴響?

if-love-makes-people-crazy-2
▲《瘋狂亞洲富豪》原著者關本安。

為亞裔發聲—不用「功夫」打進主流

美國好萊塢電影一向是白人主導角色走向,電影中若有亞裔角色也多由白人擔剛,例如經典影片《蒂凡尼早餐》女主角的鄰居,即是由白人演員化裝成亞裔,口說帶腔調的英文。若有亞裔面孔出現,大多數是傭人或餐廳員工的跑龍套角色。70年代有李小龍在電影中,以精湛的功夫打敗各方對手,80年代成龍功夫片及90年代李安導演的《臥虎藏龍》,不僅賣座也在各影展得著好評。

這一時期美國電影中的亞裔角色都與功夫有關,例如,《小子難纏》(Karate Kid)中的師父宮成先生,《功夫雄貓》等都是以功夫為主題的電影,「會功夫」成為好萊塢對亞裔角色的刻板印象。

1993年,由好萊塢電影公司(Hollywood Pictures)製作一部亞裔演員班底的《喜福會》,演繹四對北美華人移民母女的故事(原著者是譚恩美Amy Tan),故事中的母女感情糾結悲傷卻又溫馨感人,電影叫好不叫座。25年後,《瘋狂的亞洲富豪》出現了。

華盛頓郵報記者Allyson Chiu報導「全是亞洲演員,還不用打功夫」1。此片跳脫好萊塢對許多電影角色「漂白」的潛規則—好故事要白人演才會賣座,亞裔演員多的電影要靠打鬥才能吸睛。

《瘋》片打破電影中亞洲角色的刻板套路—尋寶或報仇武打情節。片中有富麗豪華的場景,充滿異國情調的美景與美食,動人的愛情故事及親情元素,配上重新編曲的華語老歌,整個賞片經驗猶如劉姥姥入大觀園,非常新奇卻能在影片中看到自己的故事。

if-love-makes-people-crazy-3
▲1993年的《喜福會》是4對移民母女的故事,故事曲折悲傷,也溫馨感人。

說出潛在的心聲,散發自信

美國被喻為「大熔爐」(melting pot),在北美成長的亞裔從小就在多種文化中尋找自己的位分及立足點。以華裔為例,孩子在學校浸潤在美式文化中,在家接受父母灌輸的家鄉文化及思想,被冀望傳承華人傳統。他們在同學中,留下書呆子移民的刻板印象;在華人社區中,被說成是內白外黃的香蕉;回到父母的家鄉,卻又被定位為外國人。

年輕的亞裔觀眾非常認同電影中瑞秋的角色,在美國土生土長的移民第二代,教育思想美國化,生活飲食習慣多元化。《瘋》片的情節及瑞秋在片中面對困境的態度,替北美第二代的亞裔年輕人說出了潛在心聲。

影片開頭,楊家在倫敦某高級旅館被拒入住,並被建議去唐人街找旅館,說出了亞裔在講求人權平等的國家常遭歧視,這是沒在異鄉長大的華人難以體會的。此片的華裔導演朱浩偉(Jon M. Chu)在受訪時表示,希望觀眾能感受到「銀幕中所散發出來的自信」。CAAM記者Melissa Hung說:「希望這部電影能為更多必須被說出的故事開一扇門。」2 正如女主角吳恬敏 (Constance Wu)所說:「這是一個運動的開始……。」

片中有許多誇張、炫富的場景,電影上映後,也激起不悅的反應。當然,不是所有新加坡豪族都是如此奢靡膚淺,或追求名利。也有人說,片中沒有中亞地區的亞洲人角色,哪算是一部全是亞洲人演員班底?只能算是新加坡華人的故事。也有人覺得,劇情所談到的親情、愛情都不夠有深度。然而,對於一個亞裔的好萊塢電影製作團隊,能按照自己的方式,有充分創作自由,跳脫框限,總是令人振奮的。

if-love-makes-people-crazy-4
▲導演朱浩偉(後排左一)與《瘋狂亞洲富豪》的演員們。正如女主角吳恬敏(前排右一)表示:「希望這是個運動的開始……。」

塑造責任感或給予自由空間?

美國有許多關於嚴厲亞裔父母的笑話,例如亞洲父母不善用言語表達愛,只會問孩子吃飯了沒?雖是笑話,卻也多少反映實情。東方父母常以任重而道遠的思想,把家族傳承的責任灌注於兒女身上,不管兒女對家族的志業是否有興趣,總要有人犧牲小我,才能顧全大局。

影片中的艾蓮娜即是如此。當年她與尼克的父親在英國劍橋法學院讀書時相戀,為了家大業大的楊家,她休學全力支持老公的事業,成為沒有自己喜好、顧全大局的富家少奶奶。艾蓮娜對瑞秋的母親鼓勵女兒追求夢想,很不以為然,她說:「華人父母總是盡全力塑造兒女的將來。」然而,片中尼克的表姊愛思翠(Astrid)也說:「華人父母的傳統是讓孩子有罪惡感!」

「教養孩童,使他走當行的道,就是到老他也不偏離。」(箴言22:6)影片中的婆婆媽媽們用這經文來提醒艾蓮娜,兒子帶女友回來,媽媽是否要鑑定管教一下?神給每個孩子有不同才能與恩賜,父母當盡全力讓孩子們按神的心意發展潛能,作神國的好管家,這是基督徒的親子教育原則。「當行的道」不是父母認為好的道,而是神所引領的道。求神賜下智慧給當父母的你我,在陪伴、管教、言教、身教與成長空間中找到一個平衡點,如同主耶穌的教導。

菲律賓部落格主Mara Madrid,在〈瘋狂亞洲富豪展現亞洲父母經典的對與錯〉一文中,探討亞洲父母的育兒觀。她認為,電影中母親對兒女的嚴格很經典,但亞洲媽媽跟世界上的媽媽都是為兒女們好,她們雖然嘮叨碎唸又固執,但終究只是「唸」,最後還是會為了孩子的幸福,放手讓年輕人追求夢想。就像電影中愛蓮娜把自己的鑽戒給尼克去向瑞秋求婚。3 由此可見,年輕人能體貼父母的愛心,在親子的平衡點上,似乎比固執的父母更容易踏出第一步。

if-love-makes-people-crazy-5
▲艾蓮娜從與瑞秋的一場麻將中,學到人生的功課—何謂真愛。

在神的話語中卸下心防

《瘋狂亞洲富豪》原著者關本安出生於新加坡,他的曾祖父是新加坡華僑銀行的創辦人,外祖父是新加坡「衛理會天道堂」的首任牧師。書中的故事及場景是他熟悉的人、事、物。

原著中第二章主題是「新加坡的查經班」,關本安受訪時表示:「查經班是有錢太太們聊八卦及炫耀財富的藉口。」。4 他原本只想寫一篇有關查經班的打油詩,結果寫成一章,繼而寫成《瘋狂亞洲富豪》。

這樣諷刺的劇情,可能讓基督徒很反感,但多少也反映現實。今天在有些查經班中,也許不是炫富,卻是在比較誰會解經,誰的點心比較可口。華人基督徒似乎難以突破心防,真正在基督裡坦然無懼地將心敞開,藉由查經探討與面對內心深處的真實情感。

新加坡裔美籍作者Shauw Chin Capps在「全球浸信會新聞網站」(Baptist News Global)寫道:「在新加坡,基督教是有錢人的宗教,許多大型教會都面對財富與貪婪的挑戰……。」電影中艾蓮娜讀著:「所以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就當求在上面的事……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人生在世,美貌、財富、文化、傳統都將會失去,影片中艾蓮娜學到的人生功課:何謂真正的愛?卻是由她認為不配的女孩—瑞秋所教給她的。5

「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哥林多前書13:13)電影雖是娛樂又不只是娛樂,因世人都對愛有所嚮往,影片中蘊含的愛,讓人為之瘋狂,也令人感動。

註:
1. An all Asian Cast and No Martial Arts: Why “Crazy Rich Asian “movie matters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morning-mix/wp/2018/04/26/an-all-asian-cast-and-no-martial-arts-why-the-crazy-rich-asians-movie-matters/?noredirect=on&utm_term=.be2e5380c4a2)
2. Director Jon M Chu on “Crazy Rich Asians” https://caamedia.org/blog/2018/08/09/director-jon-m-chu-on-crazy-rich-asians-you-feel-the-confidence-coming-off-of-the-screen/
3. Crazy Rich Asians Shows Off Classic Asian Parenting—Flaws and All http://celebritymom.onemega.com/crazy-rich-asians-classic-asian-parenting/
4. Kevin Kwan about His Most Memorable Moment on Set https://www.theurbanlist.com/brisbane/a-list/we-chat-inspiration-wealth-with-the-author-of-crazy-rich-asians
5. Cultural divides: ‘Crazy Rich Asians’ and my experience as an Asian American Christian

https://baptistnews.com/article/author/shauw-chin-capps/#.W6hJantKjIU

〔作者簡介〕
吳信惠,本刊文化單元企編。喜歡看電影、旅行與美食。在教會服事年輕人,希望把天國文化帶進每日生活中,活出真實信仰。與先生及三個兒子、女兒分別居住在美國的東、西、中部。

本文摘自《神國雜誌》(54期:國度文化)

]]>
https://www.ct.org.tw/1333934/feed 0
法官下令釋放130名被移民局拘留的伊拉克基督徒 https://www.ct.org.tw/1334815 https://www.ct.org.tw/1334815#comments Mon, 17 Dec 2018 16:00:15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4815

賀宗寧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12.14

 

美國底特律的迦勒底人聖母教堂

美國移民局去年拘留了大約130名伊拉克基督徒,準備將他們遣返伊拉克。但在11月底,密歇根州的聯邦法院裁定,必須在一個月內釋放這些人。

2017年6月,美國移民局在密歇根州底特律附近的伊拉克裔社區大舉搜索,逮捕了許多迦勒底人聖母教堂的信眾。移民局隨後向聯邦法庭陳情,要求將這些基督徒(英文Christians包括基督教徒、天主教徒和東正教徒)遣送回伊拉克。而在伊拉克,過去幾年伊斯蘭國幾乎將那裡的基督徒族群消除殆盡。

主審這個案子的聯邦法官馬克·高德斯密斯(Mark Goldsmith),在美國民權聯合會(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 ,簡稱 ACLU)的陳情下,於2018年1月裁決,這些伊拉克基督徒有權要求交保,暫停遞解出境的程序,直到法律程序完成。

密歇根州是在伊拉克以外,迦勒底人天主教徒最密集的地區,大約有12萬多人口。而有些伊拉克的基督徒在30年前就已經定居於此。2017年美國移民局的大舉搜索行動,造成了許多家庭與社區的困擾。

高德斯密斯法官在上週的裁決書中,指責美國政府對這個破壞許多家庭的行動是“冷酷無知”的行為,這些被拘捕的伊拉克基督徒早就應該被釋放。

伊斯蘭國戰火下流離失所的基督徒

這個在感恩節前兩天的裁決,讓許多家人感到難以置信。移民局必須在30天之內釋放這些基督徒,正好讓他們可以回家團圓,一起過一個愉快感恩的聖誕節。

根據《迦勒底新聞》的報導,這個裁決是“整個社區的莫大勝利”。但是,這些被告仍需個別要為自己可以留在美國的案子,進行法律程序的辯護。

許多基督徒領袖,包括葛福臨牧師以及所有的迦勒底人教會的神父,都呼籲川普政府重新考慮遞解這些伊拉克基督徒出境的要求。

高德斯密斯法官在上週的裁決書上認定,這些迦勒底人如果被遣送回伊拉克,將會受到“迫害、酷刑、甚至有處死的可能”。他也批評美國政府堅持拘留這些伊拉克人直到他們被遞解出境的政策。他說:“美國政府的行為是冷酷無知,呈堂的許多文件明顯有偽造的痕跡,也違反訴訟的規則。”

美國公眾廣播電台(NPR)甚至報導了一個在底特律被拘捕後,被脅迫下接受遞解出境的一位伊拉克基督徒,納瑟·埃爾石馬利 (Naser al-Shimary)。他從兩歲起就生活在美國,但在2月被遣送回伊拉克。因為他是從美國回到伊拉克,又講英語,就被其他人攻擊。

伊拉克的基督徒族群
伊拉克是個穆斯林國家,大多數的人口都是阿拉伯人。但在歷史上,一直有少數民族信奉基督教。他們有些被稱為亞述人,有些被稱為迦勒底人。其實,都是從遠古就生活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一個民族。他們從第一世紀就信奉基督教。在舊約聖經裡他們曾經是那一帶的強權,甚至滅了以色列國。但後來逐漸衰敗,於公元前612年,亞述被巴比倫帝國滅亡。

根據亞述人歷史的記載,他們後來在羅馬帝國旁邊恢復了亞述王國。主後33年,他們的國王生重病,國內群醫束手無策。他們聽說,原先在亞述艾德撒(Edessa)的猶太人他得烏斯(Thaddeus),在回到猶太地時,聽到施洗约翰的福音,受了洗禮。(基督差遣70個門徒中,就有他得烏斯。)

耶穌復活後,他得烏斯成為使徒多馬的門徒。亞述的國王差人求救於多馬,多馬便差遣他得烏斯回去,為這位國王禱告。原來群醫束手無策的病,居然得以痊癒。之後,國王信了基督,幾乎全國也都改信基督教,是全世界最早信仰基督教的民族。

歷史的演變,讓亞述人的教會分成幾個支派,其中東方亞述教會在431年的以弗所公會後與西方教會分裂。他們曾經傳教到中國,是唐朝景教以及元朝也里可溫教的源頭。另外一支是迦勒底人天主教,他們與羅馬天主教保持聯繫。後來有許多人移民到歐美,而底特律就是他們在北美的聚集地。

20世紀初葉,奧圖曼帝國屠殺境內許多少數民族,其中最有名的是亞美尼亞人,而同時也有數十萬的亞述人遭到殘害。但即使如此,亞述人一直堅持他們的基督教信仰。他們的聚會仍然使用亞蘭文,也就是基督耶穌當年使用的語言。

亞述人在現代中東分佈的情形

目前,伊拉克的基督徒(東方亞述教會及迦勒底人天主教會)主要分佈於伊拉克北部,摩蘇爾附近的尼尼微平原及附近山區,土耳其西南山區,伊朗西北及敘利亞北方。在多年戰亂與迫害的情形下,許多人都移民到歐洲,北美及澳大利亞。

2014年伊斯蘭國興起,大肆殺戮信奉基督教的亞述人(包括迦勒底人),並將超過百萬的亞述人逐出他們的家鄉。其中有許多人投奔已經移民歐美的親戚。這些新移民到美國的伊拉克基督徒,這兩年來引起了美國政府的注意,因此,在2017年有大舉拘捕的行動。但如果將這些伊拉克基督徒遣送回他們的家鄉,將極可能受到迫害,甚至喪命。

高德斯密斯法官的裁決只是暫時性的,需要所有重視人權的人,以及所有基督徒的聲援。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2.14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4815/feed 0
《愛子歸來》 隨採訪鏡頭看福州移民 https://www.ct.org.tw/1333931 https://www.ct.org.tw/1333931#comments Thu, 13 Dec 2018 16:00:09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931

文/連品雯

2014年,李靖惠導演帶領我們開始《愛子歸來》這部紀錄片的調查工作,針對的族群是福州人。我們來到布魯克林的福州人教會,訪問一個一個偷渡來美的移民,聽到許多歷經千辛萬苦的故事,不僅催人熱淚,更見證神慈愛的牽引。

發哥的故事

1994年偷渡來美的發哥,在海上漂流了一年後終於在墨西哥海灘登陸,蛇頭將他們塞在遊覽車放行李箱的底層,運到近美國邊界的新墨西哥州便告完事。因為在海上的時候,所有偷渡者都將護照丟在海裡,錢財也都被蛇頭搜刮走,所以身無分文的發哥不得不在到處都是觀光客的海灘上向人乞討。

當時他好幾天沒洗澡,全身髒兮兮。他說:「我發現有些人真的很好心,會給我錢和食物。」要到一點錢後,發哥打了一通電話給他在美國的舅舅,這是他惟一記住的美國號碼。舅舅給了他一個地址,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的發哥,看到一個樣子和善的嬉皮,便將自己身上僅剩的一條項鍊和戒指脫下給了這個嬉皮,然後把地址給他,請他開車去舅舅家。開了一段好長的路,中間幾度休息,發哥以為到了趕緊下車,嬉皮比手畫腳地叫他上車,又開了一段路,終於與舅舅團聚了。後來他才知道,舅舅的地址離他當時所在地隔了一個州的距離。

發哥開始在舅舅的餐館打工,日以繼夜地工作來償還高額的偷渡費債務。每天,他在暗無天日的廚房裡工作16個小時,全年無休。後來為了拿身份上教會,沒想到自己真的靈魂得救,從此積極參與教會服事,現已是教會的執事之一。2009年,來美國15年後,發哥終於拿到身份回到家鄉。這期間他胼手胝足,靠著神的恩典在美國成家創業。

如今生活穩定,但是他說此生最大的遺憾,是沒能見到父母最後一面。採訪結束後,發哥很自豪地把他在家鄉蓋的花園洋房照片給我們看。據發哥透露,許多身邊的福州人在美國奮鬥有成後,都會回饋家鄉,在當地蓋樓,光耀門楣,也讓鄉親們受惠。

掙脫憂鬱綑綁的雅芬

雅芬在福州本是一名安逸的上班族,當初為了來紐約,她假造「未婚妻簽證」(簽證的一種,由未婚夫申請未婚妻來到美國後,六個月內必須結婚,否則簽證失效。)來到紐約,但不幸在這一心嚮往的大城市中迷失了自己,泡夜店、吸毒、抽煙、喝酒,全身上下都是名牌卻罹患憂鬱症,直到她為了拿身份來到教會,神的慈愛將她從糜爛的生活中拯救出來。結婚生子的她卻因憂鬱症無法與孩子產生愛的連結,看著自己懷裡的孩子卻無法愛他。雅芬說:「我感覺自己簡直是個怪物。」

她每天不住地向神禱告,求神讓她能像一個正常人照顧孩子。孩子一歲多的時候,一天雅芬發覺自己對孩子有感情了。在神的醫治下,她不再被憂鬱綑綁,終於能像一個母親來關愛照顧自己的孩子。

牧養成萬羊群的鄭長老

許多福州人因為要拿合法身份而上教會,有些人拿到後就不來教會了,這樣利用教會卻完全無心於信仰的行徑,令許多教會不歡迎他們;但也有為數不少的人,因靈魂真正得救,繼而生命被突破翻轉。

在調查中,我們接觸的對象之一鄭長老,鑒於這一現象,創立了西羅亞浸信會,設計一系列的受洗課程,帶領每一個來到教會的鄉親信主。為了確信鄉親們是真正得救,鄭長老要求每位申請受洗的人必須在他的考核通過後才能授予證明信。這麼多年來,鄭長老所牧養的群羊已成千上萬,每年夏天在紐約康尼島(Coney Island)海邊舉行洗禮,人數總有上百,長長的受洗隊伍,每個人身著黑色受洗袍,在海邊一列排開,很是壯觀。

我在西羅亞教會聽到了阿明的故事。阿明雇用律師來幫他申請政治庇護,律師幫他編了一套被政治迫害的故事,在最後一次上庭時,信主悔改的阿明受不了良心的折磨,主動向法官翻供,一五一十地向法庭說出實話。如今阿明全職在教會服事,上神學院,以當牧師為人生目標。

入獄的福州人

2015年,李靖惠導演帶著我來到福州亭江縣—受訪者的家鄉。小村莊裡只有老人帶著小小孩,青壯年都透過各種管道去到其他國家賺錢。村裡的建築物大部分是老舊的土樓,其中參插著幾棟華美的洋房,那是出國後賺到錢的人回家鄉蓋的。老人帶的是他們遠在異國他鄉的兒女們所生的孫子孫女。因為全年無休,每天16小時的工時,他們沒有時間帶孩子,只好託人送兒女回家鄉給父母帶,到三歲上幼兒園的時候再送回美國。

在做了一年的調查後,李導演將影片的故事軸線鎖定在極少人關注的群體—在監獄裡受刑的福州人,透過拍攝關心受刑人的的楊媽媽以及播恩中心監獄事工的同工,描寫出受刑人在獄中的心情以及信主的見證。這些受刑人多數在80~90年代來到美國,因為還不出高額偷渡費而加入黑幫,有些出於自願,有些是被強迫的,他們犯下重罪被判終身。

《愛子歸來》的拍攝對象之一,鄭海光,就是因為還不出債務而被迫捲入綁架事件,被迫載運人質到囚禁地點,在被槍抵著頭的情況下被迫撥打勒贖電話,被警方監聽錄音,罪證確鑿,被指控非法持槍、兩項綁架罪、兩項強暴罪、一項性虐罪。他認了綁架罪但是堅決不認強暴罪和性虐罪,堅決不認強暴兩位受害者的他被判了84年徒刑。1996年入獄的海光,當時如果認罪的話,現在可能像當時的同案一樣已經出獄了。海光非常不服這樣的判決,用盡所有辦法想要洗清他的罪名。學歷只有小學三年級的他,在獄中寫了一本書:《還我自由》,娓娓道出他的親身經歷。

我問海光,為甚麼他不接受認罪協議?他說:「沒有做的事為甚麼要承認?我寧願在監獄裡被關到死,也不要在外面活著被人們以強暴犯的眼光來看待。」我自問,如果是我,會不會接受認罪協議?我想我可能不像海光這樣有堅強的意志,可能會選擇認罪來換取在肉體上更舒適的生活。

在拍攝《愛子歸來》過程當中,我在不知不覺中也參與了監獄事工,四年來與幾位獄友保持通信,建立起友誼。透過與他們的通信往來,我發覺他們在監獄事工同工們的影響下,靈魂被主拯救,都成為非常愛主的基督徒。甚至我們也發現像海光這樣,不願認罪而被判重刑的獄友大有人在。

看著這些早已悔改的靈魂,被囚禁在高牆之內,不禁感到惋惜。多麼希望有一天他們可以出獄,回到自己的家鄉,與親朋團聚。然而現實的司法系統猶如監獄高牆佈滿鐵網,受刑人若無大筆金錢聘請好律師,他們的自由如同那時丟在大海裡的護照,找回來的機會是如此渺茫。所以當我聽到紐約角聲福音中心的陳熾主任要從法律的角度開展監獄事工的時,感覺上帝正在為祂獄中的孩子們開路。

《愛子歸來》

這四年來跟李導演一起工作,除了學到許多專業知識與技能,也在她的身上看見一個基督徒如何為榮耀主名,在職場上竭盡所能,精益求精。為了這部《愛子歸來》影片,李導演傾盡所有,四處奔走募款。《愛子歸來》影片目前正在後製階段,感謝一路上幫助我們的同工與教會,謹將此片獻給上帝,願祂悅納。

〔作者簡介〕
連品雯,自由攝影師&電影工作者,《愛子歸來》的攝影師及執行製片。出身臺灣高雄,定居紐約。波士頓艾默森學院多媒體藝術碩士,專長平面攝影,影片製作。作品曾入圍第三屆數位出版金鼎獎,參展紐約Binghamton University學生實驗電影節、女性外貌身影展等,自2012年起擔任SEED Social Innovation Camp攝影團隊總招,也因攝影成績獲波士頓亞洲文化中心專訪。
個人網站:www.Pinwen.tw

本文摘自《神國雜誌》(54期:國度社區)

]]>
https://www.ct.org.tw/1333931/feed 0
基因編輯嬰兒,不僅僅是倫理問題 https://www.ct.org.tw/1334391 https://www.ct.org.tw/1334391#comments Mon, 10 Dec 2018 16:00:48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4391

海振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2.08

 

為什麽我不能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近日全球關註的熱點新聞是中國深圳南方科技大學的賀建奎團隊使用了“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對一對雙胞胎的CCR5基因進行修改,號稱這對嬰兒具有對艾滋病免疫的功能。這看起來似乎是科技的一大進步,是值得慶賀的大事,然而,輿論的竭力反對反映出人們對醫學倫理的擔憂。

艾滋病是一種免疫系統缺陷綜合癥,在上世紀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由於沒有有效的藥物,艾滋病就像死刑通知書,讓人恐懼。然而,今天在大量有效的艾滋病藥物治療下,艾滋病可以被控制成像一種慢性病一樣,只是需要長期服藥。

基因編輯技術的出現,讓人認為,可以通過修改所認定的致病基因,就可以解決問題。

有些科學家以為自己是神,可以通過自己的技術,來改造人類的生命。在接受美聯社采訪時,基因編輯嬰兒事件主角賀建奎說,“不是我,也會是其他地方的什麽人。”他的回答一針見血,充滿了驕傲,意思是總會有人做,為什麽我不能是第一個吃螃蟹的人?為什麽我不能得到世界第一的榮譽?

事情的表象和邏輯似乎很簡單,然而,其實質卻並非如此。

不僅是醫學倫理問題

基因編輯嬰兒事件不僅僅是醫學倫理問題,更涉及人的本質問題,是人與神之間關係的問題。人不應該是胚胎基因編輯實驗的工具和試驗品。但可悲的是,在賀建奎之類的眼裡胚胎只是實驗工具。按照聖經,人是照著神的形象和樣式而造的,有著神的尊榮和性情,把胚胎基因編輯踐踏了人的尊嚴,把人降低到實驗的一種工具。這是一件遠離神,與魔鬼共舞的事情。

不僅僅如此,在醫學上,賀建奎的所作也是一種極端不負責任的行為。誠然,CCR5基因所表達的蛋白質是HIV病毒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然而不是唯一。HIV 病毒入侵人體後,與CD4受體結合,再與輔助受體(coreceptors) CCR5或者 CXCR4結合,導致病毒與主體細胞膜融合,進入細胞。R5 型病毒需要輔助受體CCR5結合, X4型病毒則需要CXCR4。因此,切除CCR5並不像媒體所吹噓的,可以對所有HIV病毒完全免疫。而且CCR5的信號傳導系統很復雜,它可以通過激活下遊的信號通路,對細胞的成長和免疫調節造成巨大影響。畢竟CCR5並不是為了HIV 病毒而存在的,在上世紀80年代末發現HIV 病毒以前的悠長歲月裡, CCR5 就發揮其生理作用。

基因編輯嬰兒目前也許還看不出問題,但不能下結論她們一定會很健康,在孩子成長過程中,是否會出現成長障礙或者免疫方面的問題,還有待觀察。如果到時出現了問題,如何看待這對嬰兒的生命,婚姻和後代的繁衍,這些都是很複雜的問題。

基因編輯嬰兒歸根到底是人遠離了神,不做神眼中所看為正的事情,只做了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情。

人的善惡標準會改變

日光下沒有新鮮事物。這個“基因編輯嬰兒”事件就其本質而言,和人類的始祖亞當夏娃墮落的原因沒有分別,都是人憑著驕傲之心,遠離神的行為所導致。

聖經《創世紀》中記載神在創造了流光溢彩、果香滿園的伊甸園後,大大方方地對亞當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 (《創》2:16), 這些果子有賣相,有口感,正如聖經所說可以“悅人的眼目”,“好作食物”(《創》2:9)。 然而,人們由於貪婪和不滿足,他們把豐盛的滿園果子晾在一邊,只是定睛在一棵樹上,那顆樹結著禁果,因為神說,“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2:16)。

夏娃因著魔鬼撒但的誘惑,偷吃了神禁止她吃的果子,也給了她丈夫亞當吃,因為他們相信了魔鬼撒但的話,“因為上帝知道,你們吃的日子眼睛就明亮了,你們便如上帝能知道善惡”(創3:5)。

亞當和夏娃,以及後來人類的墮落,不僅僅是因為他們被外界環境誘惑了,更主要是他們被自己的私欲、野心、驕傲、情欲所左右,這些導致了人的犯罪,甚至死亡,“但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欲牽引誘惑的。私欲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雅》1:14-15)。亞當和夏娃的墮落是因為他們想如神一樣,“知道善惡”,想自己來界定善惡。

離開了神的善惡標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善惡標準,每個國家也有自己的善惡標準,但這些標準隨著時間的推移會改變。二三十年前的倫理竭力反對同性戀,然而今天同性婚姻、同性行為在很多西方國家已經成為一種大勢,成為法律保護的行為。然而,今天所謂合法的行為,不一定是正確的行為;就如同性戀在美國是合法行為,然而,卻是不合神心意的行為。

摩西在以色列人進入迦南地之前,藉著神的話警告他們,“我們今日在這裡所行的是各人行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你們將來不可這樣行……你要謹守聽從我所吩咐的一切話,行耶和華——你神眼中看為善,看為正的事。這樣,你和你的子孫就可以永遠享福。”(《申》12:8, 12:28)。

這裡摩西指出了人類的兩種行為,即按照“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還是“神眼中看為善,看為正的事”,兩種不同的選擇,導致兩種不同的結局,前者是痛苦流離,後者是“永遠享福”。

不幸的是,人類更傾向於行“自己眼中看為正的事”,始祖亞當夏娃如此,以色列人也是如此,“那時,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士》21:25)。在今天,美國人也是如此,中國人也是如此,因為我們都是罪人,各自都在誘惑面前迷失了自己,各人偏行己路。

90年代以前,同性行為在美國是被禁止的行為;但到2015年6月,最高法院判決同性婚姻合法化。一個令人擔憂的趨勢是,2013年,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的數據顯示,2013年新診斷的艾滋病患者中,47%患者是同性性行為所致,24%是異性性行為所致,22%是註射毒品所致(反復使用被艾滋病毒感染的針頭)。最新2017年CDC 統計數字顯示,2017年艾滋病新患者中,67%患者是同性性行為所致,24%是異性性行為所致,6%是註射毒品所致行為。從以上數據可以看出,2013 到2017短短的3年,同性行為導致的艾滋病患者從47%增加到67%,42%的成長率,實在驚人。(註)

人類的倫理也許有一天會許可基因編輯嬰兒,然而,也許像同性戀的倫理變遷一樣,最終改變的結局帶給人類的,會是更多的痛苦。值得一提的是,今天的科學倫理至少是反對基因編輯嬰兒,願這種合乎神心意的倫理更堅定、持久,保守人類不至於滑入深淵。

神要人們做的是什麽呢?就是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 (《彌》6:8)。耶穌說,“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太》5:3)。

只有一個人心存謙卑、虛心地來到神面前,才能真正行出正直。當一個人只做自己眼中看為正,而不是神認為正的事情時,雖然有時可以名利雙收,但因著遠離神,他的愁苦卻必加增,因為“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麽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麽換生命呢?” (《可》8:36-37)。

 

 

註:數據來自https://www.cdc.gov/hiv/statistics/overview/index.html

作者來自中國大陸,現居住在美中。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2.08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4391/feed 0
從一位宣教士之死,我們學到了什麼? https://www.ct.org.tw/1334318 https://www.ct.org.tw/1334318#comments Fri, 07 Dec 2018 16:00:55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4318

彭書睿

本文原刊於《擧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12.07
(原文題目為「我們要如何來書寫我們的使徒行傳呢?」)

 

我想神把我們使徒明明列在末後,好像定死罪的囚犯;因為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林前》4:9)

All Nations的執行長鄭蓓芬(Mary Ho

7月底的某一天,因為得知鄭蓓芬(Mary Ho)博士受邀會來台灣分享,我在台北市區羅斯福路上的一間咖啡店,約了她聊一聊。

在還沒見過Mary Ho之前,便風聞她的大名,似乎無論到哪裡,只要是在宣教的圈子裡,就有人會跟我說,你認不認識這個人,你需要認識這個人。Mary Ho到底是誰呢?

她,一個中華民國外交官的女兒,從小在非洲史瓦濟蘭(史瓦帝尼)長大,後來待過紐西蘭、印尼,最後在美國求學,之後開始參與宣教差傳,進而成為All Nations跨國宣教機構的執行長。這個過程,就是一個傳奇的故事。她就是鄭蓓芬,因為冠了夫姓,而以Mary Ho更為人所知。(註1)

All Nations的總部位於堪薩斯市,但事工佈及全球許多地區,從非洲到中東,還有歐洲的難民事工。直到那天我們見面,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在印度的離島(安達曼與尼科巴)也有事工。聊天中,她還跟我說了一個弟兄,他一直在做準備,要前往印尼那一個島——也就是世界上最後幾個福音還未及的處女地。

之所以對Mary Ho提到的這件事印象很深刻,是因為我的母會――台北基督徒聚會處也有支持當地的事工。一位來自印度本土喀拉拉的Sunny弟兄,回應神的呼召去了安達曼群島,他居住在主要城市Port Blair,並且建立了巴杜巴斯提聚會處(Bathu Basti Brethren Chapel),在一個極有敵意的環境當中,這位弟兄很辛苦地為主作光作鹽。

、殉道於北森提奈岛的John A Chau

如今,全世界大概都知道Mary Ho提起的這位年輕弟兄的名字,以及那個印度洋上與世隔絕的島了(註2)。這位弟兄便是美裔華人John A. Chau,2018年11月11日他抵達了安達曼,15日在當地的漁民協助之下,他前往安達曼西側的北森提奈島(North Sentinel island),他帶著足球以及其他的小禮物,嘗試登陸時,就被島民發現了,有個孩子用弓箭射向他。根據他日記裡的描述,那支箭射中了他的聖經,使他躲過一劫。

他最後的一篇“推特”說到:“我希望這不是我最後的日記,但如果是的話,仍要歸榮耀給神”。他在附近的小舟上過了夜,隔日再次前往,但這次就在沙灘上殉道了。根據報導,帶他去的印度漁民留守了1晚,17日清晨他們在海上看見一群島民,將他的屍體在海灘上就地掩埋。

消息很快透過主流媒體與社群網路傳到世界不同的角落,包括華語世界,引起人們極大的震撼與討論。一方面人們驚覺在這個快速變遷、日新月異的今日,竟然還存在有停留在石器時代的部落文

;另一方面則是來自後信仰時代的西方媒體與專家們擲地有聲的意見,從病菌到殖民主義餘毒,連帶著把過去數百年宣教士給各地帶來的影響,一起檢討了一遍。

作為一個鄉民,在實情還未明朗以前,我無法為他的行動做出太多的辯護,因為僅從有限的二手、三手資訊,能辦的案也有侷限。

即使我們知道他在前往之前,已經特別謹慎地注射了高達18種疫苗,並且自主隔離數天,避免傳染病菌到島上(但這也是最被批判的一點);即使差會聲稱印度政府已經於日前宣佈解除包括該島的旅遊禁令;即使我們知道John為了這個未得之民,花了數年的時間裝備自己,包括學習語言學、運動藥學、取得緊急救護人員(EMT)的執照等等。但這個行動的危險是真實的(無論是對於他自己或是接觸的島民),可能造成的爭議以及爭議將會帶來的不利影響(包括對差傳機構以及對於宣教運動本身)也是可以預期的。

三、其他的故事

然而,作爲宣教的動員者,我其實還有幾個故事沒講完。

1.殉道於南美奥卡族的吉姆·艾略特及4位同伴

1956年1月,吉姆·艾略特(Jim Elliot)與他的4位同伴(Nate Saint, Ed McCully, Pete Fleming, and Roger Youderian),在厄瓜多的叢林裡,進入奧卡族的棲息地(後正名為Waodani Tribe),他也在首次與當地人接觸的過程中殉道。後來他們的親人,包括艾略特的太太伊莉莎白,以及Saint的妹妹Rachel仍舊去到殺害他們的族人當中,傳福音做見證。

這個見證當年被《生活》(Life)雜誌以滿滿10頁的深度報導,當年的《讀者文摘》也以此舉為封面故事,近年這故事更被拍成電影《亞馬遜悲歌》(End of the Spear, 2005)。

2.殉道於北朝鲜的湯瑪士(Robert Thomas,로버트 토마스

原本計劃到中國去宣教的宣教士湯瑪士(Robert Thomas,로버트 토마스),1886年,他27歲,攜帶著聖經乘船到韓國,他沿著韓國海岸出發,結果就在大同江邊被逮補,被砍頭處死之前,他兩手高舉聖經,高喊“耶穌耶穌”。根據記載,黃明大和叔父一起到大同江邊,看到了湯瑪士殉道的過程。

11歲的少年崔致良,在回程時撿到了3本湯瑪士丟擲的聖經。他得知聖經是禁書,便將它們交給了平壤作監廳警備的朴永植。朴永植將聖經帶回家,把內頁撕了下來,將聖經當壁紙貼在牆上。

後來,朴永植因著牆壁上的經文,接受了耶穌基督;崔致良也因為常常來朴永植家,受了他的影響信了主,且後來成為平壤外野村教會的長老。朴永植的這間房子,後來成為了平壤的第一間教會——章臺峴教會,且這間教會就是1907年平壤大復興的發源地。這是韓國教會人人知道的歷史。

3.威廉克里、李文斯頓及馬偕

我們還讀到威廉克里在印度開荒的故事,以及他的家人為福音付上的代價;我們也記得李文斯頓在非洲的探險佈道,在字裡行間讀到他的憂傷與失落;我們記念馬偕在北台灣的開拓,他娶了台灣女子阿蔥為妻,開始了女子教育與早期的醫療行動,但當時並沒有人質疑他有沒有受過醫療教育,或是帶來蘿蔔、甘藍菜、蕃茄、敏豆、花椰菜、胡蘿蔔、高麗菜、甜菜和西洋芹菜等,這些會不會導致生態浩劫……

四、世人看為愚拙的代價

惠頓大學宣教、事工及領袖學院院長(Dean of the School of Mission, Ministry, and Leadership)Ed Stetzer教授,在投稿給《今日基督教》雜誌回應這次事件的專文(註3)中提到,最終他還是深信,這個世界需要耶穌。福音是許多人用生命的代價——但在世人眼中看為是愚拙的代價,所換來的。

用吉姆·艾略特的名言,也是John用生命去經歷的一句話:“為得到那不會失去的,而付出那不能保有的,這人一點也不傻”(He is no fool who gives what he cannot keep to gain what he cannot lose.)。就算是被視為愚拙的,也是為基督的緣故。(參《林前》4:10)

其實,每一個時代,都有自己的“使徒行傳”要書寫。初代教會來往的書信,記錄了保羅、西拉、巴拿巴的行蹤(其中包括他們的爭執、妥協、與挫折等),我們也看到了聖靈的帶領,福音的突破,還有一個又一個的雲彩見證。

這個時代,我們要如何來書寫我們的“使徒行傳”呢?

1.https://www.afcinc.org/zh-cn/%E5%AA%92%E9%AB%94/%E9%9F%B3%E9%A0%BB%E9%9B%86.aspx?speaker=%E9%84%AD%E8%93%93%E8%8A%AC%E5%8D%9A%E5%A3%AB

2.John Allen Chau: Do missionaries help or harm? Toby Luckhurst BBC News 28 November 2018

3. We now have more information about John Chau, but mission work is still the work of fools.ED STETZER, NOVEMBER 28, 2018

 

作者為宣教動員者,聨合差傳促進會(台灣)理事長。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2.07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4318/feed 0
一位改革宗學者對預定論的反思 https://www.ct.org.tw/1334192 https://www.ct.org.tw/1334192#comments Fri, 07 Dec 2018 16:00:14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4192

呂居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2.04

 

一、延續千年的爭論

加爾文預定論和亞米紐斯人性自由選擇的爭論,是一個延續了千年的議題。這個爭論今天依然“頑強”地存在著。

這兩派之間的爭論,在歷史上表現為如下兩派之間的觀點:Augustinianism vs. Pelagianism(奧古斯丁和伯拉糾主義);Thomism vs.Molinism(托馬斯主義和莫林那主義);Calvinism vs.Arminianism(加爾文和亞米紐斯);Barthian vs. Liberalism(巴特和自由主義)

我們必須區分兩種不同的爭論:奧古斯丁和伯拉糾主義的爭論,其實質是基督信仰和人文主義之間的爭論,是聖經教導和世俗哲學之間的差異;而加爾文和亞米紐斯之間的爭論,是基督信仰兩個派別、兩種觀點的爭論。

前一種的爭論,屬於基督教護教學的範疇;而後一種的爭論,乃是如何整全理解聖經,在聖經真理基礎上彼此包容,保持內部張力的問題。

本文要談的是第二個層面的爭論,即加爾文和亞米紐斯之間的張力(也可說是加爾文和衛斯理之間);兩者都屬於正統信仰的範圍,雙方都強調聖經的相關章節,但各執一詞,至今仍舊有分歧。

首先,我們要明白,亞米紐斯不是伯拉糾(或譯皮浪);伯拉糾不承認原罪,不承認人性的絕對墮落,他的論點屬於康德和孟子範疇;而亞米紐斯在人性論方面,與加爾文是一致的,即承認原罪,承認人的完全墮落、無法自救;因此從這一點判斷,亞米紐斯(包括衛斯理)等人都屬於正統信仰的範疇,他們之間的不同,只是對救贖方式認識的差別,這個差別就是:作為被救贖主體的人,到底在何種程度上參與了救贖的過程。

客观地讲,在目前北美神学院的教授中间,加尔文主义占有优势。但也有相当一部分知名的教授,如Grant Osborne, Roger Olson等,仍然持比较坚定的亞米紐斯主义。甚至有一些神学院的官方立场就是亞米紐斯主义的,比如王守仁教授此前所在的Asbury Theological Seminary。来到中国的了不起的宣教士戴德生(Hudson Taylor)一家数代,直到今天,都是持亞米紐斯主义的。

在展開下面的論述之前,筆者先表明本人的觀點:我認為在稱義和得救的問題上,人是完全被動的;正如我們無法決定自己肉體的出生,我們對自己屬靈的出生也沒有任何參與的權力;但當我們“從死裡活過來”之後,在屬靈層面,就成為了一個思維和行動的主體,這個主體對於成聖的過程是有參與的;上帝作為慈愛的父神,並不是要豢養一個木偶,而是要把我們培育成甘心樂意愛祂的主體。

亞米紐斯

二、加爾文主義VS.亞米紐斯主義

加爾文主義和亞米紐斯主義的差別,到底在哪裡呢?參照加爾文主義五大要義作為大綱,我們大致可以看到如下對比:

主張 聖經依據 爭論焦點
 

 

 

 

 

 

加爾文主義

T:人性的全然敗壞(Total Depravity)

 

上帝愛雅各、惡以掃(《創》25:23、羅9:13)   

 

 

 

 

 

 

 

 

 

 

 

 

 

 

 

1、人性墮落的程度;

 

2、神的主權和恩典;

 

3、人在救恩過程中的作用

 

4、人的道德、信仰責任

 

U: 無條件的預定(Unconditional Predestination)  “我要恩待誰就恩待誰,要憐憫誰就憐憫誰”(《出》33:19) 
L: 有限的救贖(Limited Atonement)  上帝揀選以色列人,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麽特別(《申》7:6-8) 
I: 不可抗的恩典(Irresistable Grace)  葡萄員工人的比喻(《太》20:13-15) 
P: 信徒的恒忍(Perseverance of Saints)  “不是你們揀選了我,是我揀選了你們 (《約》15:16) 
 

 

 

亞米紐斯主義

神的定旨,使耶穌基督成為全人類的救主 上帝不喜悅罪人滅亡,乃願人人都悔改(《結》33:11、《彼後》3:9、 提前2:1-5) 
悔改相信的人得救  救恩的普世性(《賽》55:1、 《太》11:28) 
神賜每個人足夠的恩典 人可能失去救恩(《來》6:4-8) 
神不幫助人信或不信  大使命的要求 
神預定那些祂預知會相信的人得救  你們要聖潔,因為我耶和華你們的神是聖潔的(《利》19:2) 

三、聖經悖論性的思維模式

當雙方各執一詞、互不相讓的時候,彼此都看不到對方所看到的,也沒有辦法把對方徹底說服。如何才能走出這種困境?這就需要從方法論的層面來思考:即到底聖經的思維方式是怎樣的?

仔細查看聖經,我們就會發現聖經一貫的思維方式,乃是維持“活性矛盾體”的張力,即在維持張力的前提下,讓鮮活的真理在不同時代、不同的處境中得以發揮、運行。

聖經所主張的,是一種悖論性的思維模式。對基督教神學稍有認識的人,都不難發現神學命題的悖論性特徵。比如,上帝三位一體論、基督神人二性論、聖經的雙重作者論。這些“兩者兼是”(Both/And)的命題模式,超越了非此即彼(Either/Or)的邏輯排他性,因為,上帝的神性超越邏輯、道德等人腦思維範疇。

在救恩論問題上,某些加尔文主义者所主张的雙重預定論採用的是非此即彼的思維模式,追求邏輯思維的嚴密與完整,但放棄了人的能動性,與“兩者皆是”的悖論性神學命題模式相悖。這也是到了後現代,加爾文主義日益被人病詬的一個原因;某種意義上講,用我們人類墮落理性所構建的體系,越嚴密越有問題。反倒衛斯理神學保留了救恩論的內在悖論性張力。

加爾文

四、对加尔文主义的几点反思

加尔文是对新教教义进行系统阐述的第一人,加尔文主义是新教神学的一座高峰。笔者对加尔文景仰有加,本人倾向改革宗的神学立场就是在西敏读M.Div的时候奠定的。加尔文是一位严谨的圣经学者,也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牧者。然而,在学习加尔文主义的过程中,我还是对以下几点有所保留。

首先,加爾文主義有一個“視角錯位”:即預定論者假想自己處在上帝的位置,用神性超越的眼光,洞悉歷史過程。如果能從超越、永恒的角度俯視歷史,確實可對世間一切洞若觀火。但問題是,誰膽敢宣稱自己具備這樣的眼光和視角呢? 要知“隱秘的事是屬於耶和華我們上帝的;唯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參《申》29:29)。

人作為歷史長河中的一朵浪花,無可避免地被裹挾在歷史過程之中,並不具備那永恒、超越的眼光。即便是基督徒,擁有上帝的聖言啟示,但上帝的揀選仍然是奧秘,無人能盡數看透。再者,歷史尚在展開過程之中,沒有人配充當末世終點的審判者,對救贖與滅亡這些生死大事,作出任意的判斷。

總而言之,預定論者有意無意地把自己安置在永恒、絕對的角度,評判時間過程中的歷史現實——那是上帝才具備的視角,任何人以這洋的立場自居,筆者認為都是僭越。

其次,加爾文主義還有另一個偏差:判斷標準誤置。預定論者力圖繞過表象抓住本質,繞過行為直指人心。然而,這並非聖經啟示的認知途徑。主耶穌教導門徒的認知方式,乃是“憑著他們的果子就可以認出他們來”(參《太》7:16,20)。因為,“凡樹木看果子,就可以認出他來”(參《路》6:44),“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參《太》7:18)。

“果子”在聖經裡,通常喻指行為、效果、性格、生命。為何不能從“根”判斷樹的好壞?因為根代表本質。上帝並未賦予我們繞過表象、直接認知本質的能力。

倘若我們無視人的行為特點或生命特質,憑空妄斷這個人被揀選、那個人被棄絕,顯然不僅有悖常理,且不符合聖經教導。

“根”代表的是可能性,“果子”所代表的是現實性。並不是所有的可能性,都必然轉化為現實性——舉例說,並不是所有無花果樹,都結無花果。這就是為什麼,主耶穌要咒詛那棵光長葉、不結果的無花果樹(參《可》11:12-14,20-26;《太》21:18-22)。果樹要多結果,“根”固然重要,“樹”本身的生長、發展過程也很重要。這個生發過程,包含了果樹本身的創造性慘與。因此,衛斯理恩典理論,既包含先在恩典(Prevenient Grace),也包含責任性恩典(Responsible Grace)。

結語

最后,我想用Robertson McQuilkin(註一)的一些觀點作為結語:

大部分對聖經的曲解都不是源於經文的字面直接教導,而是源於經文的邏輯推論…,我們應當相信,唯有聖經是默示、無誤的,而我們理性的邏輯推理是有可能發生錯誤的。因此,在解釋聖經或構建神學系統時,我們需要學習止聖經之所止。當我們觸及啟示的邊界,我們應當謙卑地尊重神聖的奧秘,承認我們自己是有限的、是容易犯錯的。……如果兩個教導在聖經中都有以經解經的支持,而其邏輯推論又相互矛盾,我們作為詮釋者,應當承認自己的有限,尊重神聖的奧秘與主權,同時接受這兩個看似有爭議的教義,並相信它們展示的是真理的不同側面。……這種維持張力的持平原則是一條窄路,然而這是對上帝完美旨意的最佳體認。……總之,墮落而有限的人類永遠不可能把神聖啟示的方方面面都整合起來,從而拼湊出一種完美的神學系統。(註二)

 

註一:罗伯逊·麦奎金J. Robertson McQuilkin

哥伦比亚国际大学第三任校长;一生著述丰富;麦奎金在他事业很顺利的时候,因为爱妻穆里尔(Muriel)患老年痴呆症需要照顾,毅然辞职,尽心照顾妻子12年。

这是关于麦奎金辞职照顾妻子的链接:http://www.edzx.com/news/view/index/393/

这是关于他的学术著作的链接:http://mcquilkinlibrary.com/published-works/

 

註二:Robertson McQuilkin, Understanding and Applying the Bible (Moody Publisher, Chicago, IL 2009) pp.269-280

 

作者來自江蘇,西敏神學院畢業,目前在美國哥倫比亞國際大學(Columbia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教授神學。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2.04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4192/feed 0
我們成了一臺戲:訪李靖惠導演 https://www.ct.org.tw/1333919 https://www.ct.org.tw/1333919#comments Thu, 06 Dec 2018 16:00:17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919

記者/周瑋瑋

編者按:臺灣導演李靖惠,長期關注移民題材,曾耗時13年拍攝關注臺灣移工的紀錄片《麵包情人》,榮獲數十個國際影展獎項。她在2018年6月底再度來到紐約,為新片《愛子歸來》在北美進行後製籌資。該片聚焦紐約移民,希望展現超越種族、語言和文化的大愛,同時也通過文化衝突展現生命之美。一個盛夏的午後,記者對與李導演(下稱李)進行了深刻愷切的訪談。

在拍攝《家國系列》到《愛子歸來》紀錄片的過程中,您一貫的主軸訴求是甚麼?

李:移民議題古今中外從未停歇。人類從亞當及夏娃開始,便遷移旅程,經歷沒有神保護傘的遮蓋下,人性情感及肉體上的掙扎,展現了一個又一個血淚交織的故事。

開拍《家國系列》的初衷,要從外公說起。記憶中,自己七歲之前幾乎是在外祖父母的呵護下成長,因此我與兩老深厚的感情,不言而喻。民國前一年出生的外公和外婆一直居住在臺中大肚鄉,喜歡蒔花弄草,在百卉齊放、蟲鳥爭鳴的鄉野怡然自得,直到外婆住進養老院的那天開始,外公平靜的生活瞬間有了變化。

指腹為婚,結褵60載的外公外婆,一輩子從來沒有分離過,如今被迫分居,是衝擊一。同時,為了讓外祖父得到妥善照顧,住在臺北的小舅特意將他接到臺北。然而從鄉村遷至城市的轉變,成為老人家的衝擊之二。東海大學建築研究所專任副教授關華山曾說:「被迫的移動對人性有一定程度的歸屬感撕裂!」

寄居在兒子家,雖有兒孫繞膝,然而老伴不在身邊的悵然、有家歸不得的無奈,更加催化外祖父內心的鄉愁。一天,我到養老院探望外婆,恰巧看見南下的外公坐在外婆病榻邊撫摸著外婆的腳,仔細地打量她。面對已失智的外婆,外公還深情款款地問著:「妳捂歡喜某?」(閩南語「妳開心嗎?」)接著,他甚至貼近外婆的嘴唇,開始親吻著她。我趕緊拿出攝影機捕捉這珍貴的瞬間。

從外公毫不矯揉造作的舉動,頓時悟出了一個道理:「原來愛就是不求回報地去取悅對方,即使在病榻上。」這一幕後來成為《家在何方》一片中的結尾,無聲,卻撼動人心。

從1999年的《家國系列》四部曲到2009年的《麵包情人》,及至2018年的《愛子歸來》,我對紀錄片的拍攝,始終秉持一個原則,欲藉著感情與史實的結合,引起普羅大眾對人性的共鳴。有別於新聞單一的據實報導性,我期待將更多情感的濃度,透過電影,灌注於真實生命故事裡,刻畫出心靈的訴求。臺灣公共電視製作人巫知宜曾經這樣形容我的創作:「以柔性的政策帶出內心的抗議。」

繼《家在何方》之後,我又將焦點放在失去老伴的外公身上,拍攝了《親親我的愛》。那時外婆已經離世,我與外公同住,用自拍的方式,細細紀錄外公對外婆的思念、信主受洗的見證以及最後彌留出殯的過程。清晰記得外公出殯的那一幕,我節錄聖經傳道書中的部分內容,在大雨幫襯的背景下,用話外之音表達對生命永恆的答問及人生最終的歸屬。
we-became-a-play-2

(上)《麵包情人》主角之一貝比。
(下左)《麵包情人》海報:蘿莉塔。
(下右) 楊媽媽20年多來持續寫信關懷受刑人。

拍片前後,移民族群的生活態度對妳有甚麼特別啟發?

李:我認為移民在新環境中所體現的「堅忍拚搏」,特別讓我動容。以《麵包情人》中的菲媽移工為例,他們為了尋求更穩定的經濟來源,毅然離開自己的屬地,勇敢地向外發展,即使付上與家人分開的代價,也在所不惜。如候鳥般,在某個時期往某個地域遷移,這些移工內心都有一個理念:這是讓家庭得溫飽最合適的途徑。比如《麵包情人》中的貝比與丈夫,把兒子留在菲律賓,妻子隻身來到臺灣工作,丈夫則遠赴中東的杜拜發展。心裡雖然對孩子有萬般不捨,但是為了更好的明天,夫妻倆只有咬牙向前走。

另一位《麵包情人》中的菲媽羅莉塔,為了提供女兒繼續求學的機會,獨自來到臺灣,飽受與家人分隔之苦16年之久,但是她卻說,這是一個母親的自覺,也是為家奉獻心力應盡的責任。

在《愛子歸來》一片中,兩位移民母親面對人生逆境,並沒有任風浪撲滅內心的鬥志。老年喪子的淒涼,兒子鋃鐺入獄的絕望,本是理所當然的結局;但是這兩位胸襟超然的女性,竟是將心中的失落化為力量,憑著對上主的信心,頂著風雨走了過去。一位是靠著書信魚雁往返,帶領無數受刑人歸主的楊媽媽,宛如桌下的暖爐,藉著真誠的文字,安慰許多黑暗中失喪的靈魂。她的生命就像那雪地裡的草,蘊含堅韌的生命力。

另一位是鍥而不捨,想盡辦法為兒子鄭海光平反冤獄的鄭媽媽。1993年《金色冒險號》事件,引發美國政府高度注意黑幫的人口販運交易,訂定一連串的嚴酷法規來制裁所有相關犯罪。在這樣的氛圍下鄭海光變成了時代的犧牲者。

為了償還蛇頭的債,海光辛勤工作努力償債,卻沒料到陰錯陽差,被人利用,捲入綁架強姦案,最後被判84年冤獄。鄭媽媽為了幫助兒子洗刷冤屈,隻身來到美國,住在狹小陋室裡,除了要忍受蝨蚤蟲害以外,還歷經遷居12次。在毫無生活品質的情況下,鄭媽媽始終不放棄為兒子申冤的機會。這種不離不棄的母愛,是最接近神的愛。
we-became-a-play-3

就您觀察,勞工移民對當地社會有甚麼價值與影響?

李:就社會階級而論,不同階層在一個空間都有不可或缺的角色份量。勞動階層所提供的勞動力,看似平凡,卻不可或缺,對人們基本生活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而勞工移民為了生活,常從事中產階級所不願意做的工作:「低工資」、「劣環境」、「長工時」,在這樣不堪的生活中,卻仍被主流社會歧視。

當初我之所以拍攝《麵包情人》,便是看見勞工生命的價值。那一個個在異地認真工作、揮汗如雨的背影後,潛藏值得尊敬的高尚人格。當菲媽們盡心竭力在養老院照顧與她們沒有血緣的耆老時,不僅老人孤單寂寞的心得到慰藉,菲媽離鄉背井的鄉愁情感也得到交流釋放。

在拍攝《愛子歸來》時,我領悟到不是所有受刑人都十惡不赦,他們移民生活中不為人知的辛酸,又有多少人能體會呢?1980年代,大批的偷渡客從福建沿海湧入北美,而造成這股偷渡旋風的原始點,除了美國財富的拉力,還有多年來的文化包袱:害怕貧窮、留在本鄉被視為沒出息。因此,不計其數的福建移民付上金錢、生命的代價,選擇一條看似違法卻也可能是一線生機的不歸路。

藉由紀錄片傳遞的資訊,盼望能成為一座橋樑,喚起大眾對勞工移民的同理心。

we-became-a-play-4
▲李靖惠導演(中坐者)指導學生用手機製作見證短片。

勞工移民的生活有哪些部分是需要特別關注的?他們面臨最大的挑戰是甚麼?

李:首先,與家庭分隔所產生情感上的壓力往往是移工的頭號困擾。以先前提過的貝比為例,因為長時間與家人分開,導致夫妻之間互相猜忌,孩子也變得與她疏離。貝比心有所感,曾經寫了一封短詩:「我像一顆星星,有時候出現,有時候消失,但是請你不要忘記,我還在這裡……。」惆悵無奈之情令人唏噓。

其次,在許多地方,移工由於不受當地法律保護,在長期工作沒有休息的情況下,過勞疲憊是另一個殺手。而移工所受的不平等待遇,常被人忽略,得不到應有的尊重,可說是另一種變相的歧視。

再者,基於種族保護主義,不少國家在移民政策上緊縮,使移民的工作機會受限。以美國這樣的移民國家為例,如今川普頒佈的新移民政策,優惠本國國民,提高接受外來移民的門檻,並且針對非法勞工階級移民,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

we-became-a-play-5
▲2018年7月,李靖惠導演於豐收靈糧堂舉辦的短片製作工坊獲得熱烈迴響。

做為基督徒,視覺傳播的工作,賦予妳甚麼樣的使命?又該如何鼓勵新人承接落實,普及社區?

李:在如今這個高速網路的時代,影音媒介對大眾的影響無遠弗屆。透過社群網絡,資訊資訊快速地植入人心,文字影像的魅力不僅在它所帶出的視覺效果,更在於它內藏深遠的影響力。聖經說,「我們成了一臺戲,給世人和天使觀看。」(哥林多前書4:9)我當初選擇拍紀錄片,純然是想要把自己所經歷的生命故事經由口語、文字、影片呈現出來。一部好的紀錄片若是要有穿透力,細節的經營必不可少,藉由點點滴滴,主角的心境情緒隨著故事高低形成一種難以抗拒的張力,自然地與臺下觀眾連結,一個個鏡頭的交替,都能牽引螢幕前的人心。在許多影片放映會的場合,總能遇見好些人對我表達影片帶給他們內心的震撼。有次在北美的一場《麵包情人》播映結束後,一位男性觀眾就非常激動地來告訴我:「導演,謝謝妳,現在我知道我的選擇了!」

除了導演的身分外,我也是一位全職在大學裡教授影音課程的教育工作者,影音媒介儼然是新世代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這個「用手機就可以拍電影」的時代,影音事工未來的發展舉足輕重。然而要吸引更多人來進一步認識並參與這份事工,惟有透過在社區中建立教育培訓的機制,招賢納士,才能接棒傳承。

2012年,我應邀眾教會邀請,帶著《麵包情人》來美國巡迴映演。神給我一個「麵包情人行動電影院」的異象,以電影巡迴與媒體教育訓練的方式來擴展神的國度。2014年4月,我們在神國資源為基督協會所主辦的文化營課程中,首次開設「我遇見神的故事」工作坊,大力推廣影音傳播與福音的連結。初試啼聲就有40多位學員報名。許多新血的加入,使我們備受激勵。

在禱告後,2018年,我們在紐約成立了「麵包情人電影公司」,作為事工發展的北美據點。近年來,我們的觸角,已從紐約延伸到賓州、麻州、德拉瓦州、印第安那州及洛杉磯等地。2018年,藉著《愛子歸來》的北美放映會,我們在紐約豐收靈糧堂舉辦第三次影音訓練班,再度引起許多社區民眾的關注和熱烈迴響。

電影宛如一扇人生的窗,捕捉生活中不同季節的替換更迭。投射在窗稜間的,有時空遷移下,一個個扣人心弦的真實故事和情感掙扎。驟雨有時,虹彩有時,狂風有時,寧靜有時,歡呼有時,低落有時;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角色,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當生命導演喊開始的時候,我們的戲碼就跟著祂已編好的劇本延伸,直到完結落幕。沒有比較,沒有懷疑,只要把自己的角色淋漓盡致地發揮到極處,我們便不負所託。雖有險阻試煉,惟有倚靠那加力量的,努力「向著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3:14)
we-became-a-play-6

〔受訪者小檔案〕
李靖惠,1996年至今為獨立製片導演,臺北市電影委員會推薦傑出臺灣導演,也是首獲亞洲電影基金會亞洲紀錄片連線獎助之臺灣導演。電影有上千場映演紀錄,廣受媒體與觀眾好評,並榮獲許多國際獎項。其代表作為「家國系列紀錄片」。李靖惠導演也任大葉大學副教授兼傳播藝術學士學位學程主任,並積極投入公共服務。

本文轉載自《神國雜誌》(54期:國度社區)

]]>
https://www.ct.org.tw/1333919/feed 0
如何看首例基因編輯嬰兒 https://www.ct.org.tw/1333975 https://www.ct.org.tw/1333975#comments Fri, 30 Nov 2018 22:00:13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975

潘柏滔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1.29

 

前言:11月26日,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宣布,一對名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編輯嬰兒於11月在中國健康誕生。這對雙胞胎的一個基因經過修改,使她們出生後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賀建奎聲言,這是唯一可以帶給她們患有艾滋病的父親一個繼續生存的方法。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編輯嬰兒。

目前,這一宣稱還沒有得到其他的獨立證實。

一、“基因編輯嬰兒”

基因編輯是將嬰兒編碼CCR5蛋白的基因在胚胎時期,利用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將之修改成它的變體CCR5Δ32,即少了32個堿基對。使修改過的胚胎完全發育直到誕生,這是第一次。

CCR5蛋白基因是艾滋病毒HIV-1籍之進入免疫細胞的受體之一,變體CCR5Δ32不制造這蛋白,因此擁有它的人對HIV-1有很強的抗性。CCR5Δ32這個突變在自然界裡已經存在近一千年,包括中古歐洲黑死病疫(Black Death)的倖存者,歷史上它出現的頻率一直在快速增加,這應該是好的發展。

但CCR5Δ32也有缺點,比如遭受一些黃病毒屬病毒感染後,會有更高的概率出現嚴重的癥狀,流感的死亡率可能也會增加。

美國國家衛生局局長柯林斯(Dr․Collins),曾在2015年4月29日發表聲明,反對資助任何使用人類胚胎的基因編輯技術。

基因編輯技術發明者之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華裔張峰教授(Feng Zhang),也呼籲全球暫停關於胚胎基因編輯的科研,張說,實驗的風險大於收益,並表示他“深切關註中國項目是秘密進行的”。

包括美國國家科學院在內的學術機構表示,兒童的基因治療應只能在嚴格的安全和監督條件下進行。

因此,賀建奎的實驗引致普遍輿論的批判,包括英美和國內數十位重點大學科學家,以及愛丁堡大學的生物倫理華裔學者。

二、胚胎基因編輯技術(embryo editing by CRISPR/Cas9)

CRISPR(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Cas9系統是細菌用來防預外來DNA如病毒(Virus)侵略的機制。CRISPR存在於細菌內, 與其Cas9防預酵素合作,接合外來DNA,將它化解成為有外來DNA的探針gRNA (guide RNA),它能夠辨認外來DNA,將它們徹底瓦解,使外侵病毒不能在細菌內繁殖生存。科學家利用這個機制,在實騐室中用人工製作特殊的gRNA探針,瞄準胚胎基因中有缺陷的DNA,可以將它重組改造。

這個技術自2012年被發明之後,已經成功地用來改變白鼠的精子,科學家以這方法來根治遺傳病。也有生物工程公司,以巨款投資、發展人體胚胎細胞培養和基因編輯的研究和應用。

中國科學家一直走在人類胚胎基因編輯改造科研的前線。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4月18日,他們第一篇論文透露,在71個經過這實騐而生存的胚胎中,只有54個可成長到八細胞的階段,其中只有7個獲得DNA修復,但是這些修復的胚胎也都充滿了意外被“脫靶”改變的DNA。

雖然賀建奎聲稱,露露和娜娜的基因在編輯後沒有被“脫靶”的意外,但是這沒有在嚴格的安全和監督條件下被驗證,因為據《新京報》報道,深圳市衛生計生委倫理專家委員會並未收到項目的倫理審查報告,而且使用該程序確實違反了中國衛生部2003年發布的指導方針,也違反了2015年在該問題峰會上商定的國際指導方針。

三、一些根據人權根基的倫理立場

文明國家都倡導人權,主要的根據是源自德國哲學家康德(Kant)的“本份”論: 人永遠是受益者,非實驗工具。若人有做父母的權利,人也應有尋根的權利。若傳宗接代是人權,那麽家族的淵源也是人的基本價值定位,改造人類胚胎的技術使父母與子女的權利對立,若社會不予以規範,會引起不能預測的後果。

發明基因編輯技術之一的Dr․Doudna和其他從業的科學家,已發表暫停胚胎基因工程的聲明。柯林斯是一位虔誠的基督徒,當然會關注人如何作神的管家。但無論是否相信人被神創造,有識之士已覺察到胚胎基因工程的倫理問題。

人權根基最佳的來源是聖經。聖經表明,人是照著神的形像被造,作為神的管家, 治理萬物。(參《創》1)聖經也給我們一些指引,可作為科技發展的規範。比如:

1.人權應從胎兒開始

從生物學的立場分析,受精卵形成後,就開始分泌化合物幫助其植入母體子宮中(implantation), 促進成為胚胎的發展。胚胎在母體中増長到大約500克重量, 就有可能在母體外生存,成為早産嬰兒。人權最安全可靠的標準,是從卵子受精開始。聖經有支持這立場的根據(參《詩》139:15-16、《耶》1:5)。聖經也強調孩子是神賜給的產業(參《詩》127:3)。用不孕夫婦的性細胞,體外受精後植入妻子的子宮成為試管嬰兒,也是神賜的禮物,此時,科學家成了神的好管家。但是以改造胚胎或可能傷害受精卵的技術來受孕,是對胎兒人權的侵犯!

2.保護弱勢族群

為根治遺傳病改造性細胞或胚胎,雖然動機良好,但賀建奎採取的手段是以原本健康的受精卵作為實驗工具,這違反“本份”論的人權標準。耶穌尊重小孩子,認為接待他們就是接待祂 (參《太》18:1-5)。

2001年,梵蒂岡發表了一項關於克隆人類胚胎的宣言,也可應用在基因編輯嬰兒的討論:“人按著不同的發展階段,有了不同的價值——胚胎次於胎兒,胎兒次於兒童,兒童次於成人。這是顛覆了我們的道德訓令:就是給那些最軟弱,不能保護自己的人,最多的照顧和尊敬,以保障人類本質上的尊嚴。”

目前所有世上文明國家,都嘗試禁止人民將改造胚胎的技術用在與健康無關的人種改良上。試想,若這技術繼續在無規範的狀態下發展下去,父母的權益有沒有與子女的選擇以及社會的公益產生沖突? 父母與子女在社會中的福利和義務是否需要重新定位?

3.領養(adoption)兒女

雖然生育兒女是一個基本的人權,也是聖經的教導(參《創》1:28),但聖經更注重“得著”(或“得贖”adoption)兒子的名分(參《羅》8:22-23)。人犯罪後與神隔絕,只有接待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才能成為神的兒女(參《約》1:12-14), 在主再來與主同復活得贖時,我們的兒女身分才得到完成。同樣地,有遺傳病基因的夫婦,應考慮領養(adoption)兒女, 包括“剩餘”的試管胚胎,或者被遺棄的孩子。

4.尋找其他爭議性少的治療遺傳病的方案

科技是人作為神管家的工具,應該被用來解決問題,不應引起不良的後果。科學家應優先採用其他比改造胚胎更少爭議性、而同樣有效的方案。

其實很多科學家在研究這些議題,但並未引起倫理問題的爭議,例如艾滋病的治療己得到初步的成功。美籍華人科學家何大一(David Ho)於1995年提出的“高效抗逆轉錄病毒治療方法”(Highly Active Anti-Retroviral Therapy-HAART),該方法使用了多種藥物,避免了病毒對單一藥物迅速產生抗藥性而影響療效,能夠較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復制,並能修復部分被破壞的人體免疫系統。

此外2008年科學家發現,接受CCR5-Δ32幹細胞骨髓移植手術後的艾滋病人,體內的HIV病毒全部消失了。賀建奎有沒有考慮到這些更造福於人類的方案? 他的這一舉動,使人質疑他也許如其他基因工程創業者一樣,在以標奇立異的創新生物工程作为營利的企圖。

小結

聖經的倫理原則引導我們如何面對生物科技的挑戰。我們基督徒應當聯合所有認信聖經立場的人,和尊重人權的有䛊之士,在社會中建立正確的倫理原則,防止生物科技的濫用,保衛人類的尊嚴。

 

 

參考資料:

1.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claim-of-first-gene-edited-babies-triggers-investigation-65139

2.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8/11/26/7852064.html

3.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8/11/26/7851941.html

4.https://www.nih.gov/about-nih/who-we-are/nih-director/statements/statement-nih-funding-research-using-gene-editing-technologies-human-embryos

5.https://www.nih.gov/about-nih/who-we-are/nih-director/statements/statement-nih-funding-research-using-gene-editing-technologies-human-embryos

6. https://www.the-scientist.com/the-nutshell/call-for-germline-editing-moratorium-35787

7.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535661/engineering-the-perfect-baby/

8. http://www.wenxuecity.com/news/2018/11/26/7852010.html

9.https://www.nightlight.org/snowflakes-embryo-adoption-donation/embryo-adoption/

10. http://behold.oc.org/?p=27167

11. http://behold.oc.org/?p=3887

 

 

作者來自香港,獲生物學博士和神學碩士學位。在惠頓大學(Wheaton College)任教41年(1973-2014),現為該校生物學名譽教授https://www.wheaton.edu/academics/programs/biology/faculty/emeriti-faculty/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1.29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3975/feed 0
男男、女女,抑或一男一女?――看最近香港與台灣的「愛家之戰」 https://www.ct.org.tw/1333854 https://www.ct.org.tw/1333854#comments Thu, 29 Nov 2018 16:00:19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854

馮偉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11.28

 

最近在香港和臺灣社會及政界發生的事情,令致力於維護傳統的人士們感到些許欣慰。

1.香港立法會投票維護傳統婚姻

香港立法會於11月22日禮拜四(北美感恩節當天)否決為同性戀“民事結合”(不稱為婚姻但是擁有婚姻所有權利的結合認可)合法化鋪路的議案。

據路透社報導,香港立法會當天在官網宣佈,希望政府考慮“賦予同性伴侶平等權利”的動議,以27票反對、24票贊成、6票棄權被否決。

此動議由本身為同性戀者的立法會議員陳誌全提出,“促請政府研究制訂讓同誌締結伴侶關係的政策,令同性伴侶得享與異性伴侶平等的權利”。梁美芬等議員基於香港應該維持一男一女的婚姻制度,“不能動搖現行的婚姻制度”為由反對。

目前亞洲地區還沒有任何國家允許同性結婚。亞洲社會民風保守,廣大人民反對“同婚”合法,認為這樣的同性民事結合會破壞社會價值和家庭制度。

一方面,我們基督徒對此議案被否決感到寬慰;另一方面,我們也必須看到,這次的投票結果相當接近,反對與贊成之間只差三票。香港社會上的所謂“同性戀權益團體”聲音很大。知識界、娛樂界、法律界都有他們大量的支持者。

香港於1991年將同性戀除罪化,跟中國大陸比起來,香港給予LGBT+(男女同志、雙性戀及跨性別者)更多支持。雖然香港只承認一男一女的結合為合法婚姻,所謂“同性婚姻”不被承認,但今年9月香港政府表示,承認在香港以外地方締結同性婚姻伴侶申請的受養人簽證,此舉獲得在香港執業的跨國銀行和法律事務所支持。令人警醒。

2.台灣全民公投維護傳統婚姻、正常性教育

臺灣則被自由派人士視作亞洲的明燈,曾多次被西方主流媒體稱為“亞洲對同性戀團體最友善的地區”。11月24日,臺灣九合一選舉的同時,舉行了是否應該承認同性婚姻的全民公投。

公投第10案又被稱為“愛家公投”,是這樣表述:“你是否同意民法婚姻規定應限定在一男一女的結合?”最終同意票數為680萬票,不同意票數為255萬票,愛家之戰獲得勝利。公投第11案:“你是否同意在國民教育階段內(國中及國小),教育部及各級學校不應對學生實施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所定之同志教育?”最終同意票數:627萬票,不同意票數:301萬票,公投也獲得通過。

對於這兩項公投的通過,作為基督徒,我們感到高興。同時也要禱告,求神繼續憐憫臺灣,不致在墮落的道路上走的太快太遠,因為這次公投也為在民法婚姻之外的“以其他形式保障同性二人永久生活權益”開了一扇門。讓我們繼續關注,愛家公投通過之後的具體立法與行政舉措。

3.台灣眾教會齊心反對“同婚”合法,支持愛家公投

去年5月24日,臺灣司法院大法官釋憲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臺灣因此成為亞洲第一個出此判例的地區。大法官並裁決相關機關應在2年內完成修法,若逾期未完成修法,同性婚姻將自動合法。

針對這個判決,臺灣基督教聯盟站出來,連署臺灣數十個地區性教會聯盟、聯禱會、協進會、浸信宣道聯合會、臺灣信義會總會等團體共同發表聲明,明確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

臺灣基督長老教會也發表反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聲明。曾任“總統府資政”、前臺灣長老教會總幹事,現年89歲高齡的高俊明牧師明確支持“一男一女婚姻”家庭觀,並且以“臺灣國際幸福家庭協會”理事長身分,多次接觸臺灣政界表達其反對同性婚姻的立場。

2013年11月15日,高俊明牧師曾偕同臺灣長老教會、信義會、聖公會、天主教等神職人員,面見當時立法院長王金平與民進黨主席蘇貞昌,遞交反對同性婚姻的陳情書,並以“性道德敗壞是羅馬帝國衰亡的主因”,強調同性戀婚姻若通過,將導致家庭制度崩壞,社會逐漸走向敗亡。

堂會遍佈臺灣的的臺北靈糧堂幾年前就積極動員會友參加反對同性婚姻的運動,表明要“遵照基督信仰,做對的事! 會友們走出來是以沉默公民的身份,向社會發聲與宣示我們所尊重的婚姻內涵,就是‘一男一女’、‘一夫一妻’”。

此次九合一選舉公投之前,臺灣各處許許多多教會和基督徒站出來,在這場“愛家之戰”中,呼籲支持確立一男一女婚姻的愛家公投。“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表示,“家庭主流化”不僅是個公投議題,更是一個要關心臺灣婚姻、家庭的長遠目標,以守護家庭價值。他又認為,當教會拿起地上權柄時,所帶來的改變擁有神的力量。他舉例從南部長老教會與臺北國語教會共同阻擋同性婚姻法的開始、公投法修正、提案通過到如今的聯署及選舉,一切都是出於神的恩典,許多人看為不可能的事,都見證上帝大能之下無限的可能。

4.關注政策,超過政客或政黨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九合一選舉的焦點人物之一,最終奇蹟般當選高雄市長的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競選中明確表態支持傳統婚姻。選舉前,在一場於鳳山活泉靈糧堂舉辦的基督教禱告日活動上,韓國瑜受邀出席,他當場表態,支持基督教提倡的“家庭至高無上”價值,支持愛家公投。

被視為深綠教會的豐收教會主任牧師蔡宗勳與數十位牧師,馬上力挺韓國瑜選市長,並承諾將發動至少300個教會支持,顯示過去挺綠的團體因此被鬆動。同樣,臺灣長老教會過去也是一貫支持綠營。

我們要說,在關乎到聖經核心價值觀念的大是大非問題上,不少綠營教會的牧者和基督徒們能夠暫時放下藍綠之爭,力主維護一男一女傳統婚姻與家庭,實在令人欽佩!

今天在北美也是同樣。不論是美國還是加拿大,一位候選人的政策是否符合聖經核心價值觀念,乃是基督徒需要著重考量的。我們關注政策,應該超過關注政客本人或其他方面。

5.傳統美德與福音真理

最後我們也應看到,不論在香港還是在臺灣,基督徒的人數、比例畢竟十分有限。除了與教會信徒的不懈呼籲努力有關外,此次臺灣愛家公投得以通過、香港的“同性戀民事結合”被否決,也表明中華民族傳統的道德倫理觀念仍然存於人心之中。同性戀行為不單是被聖經明確斥責為大罪,也是違背公序良俗、天理人倫的行為。

對同性戀者我們基督徒要以神的大愛來關懷、幫助、引導,不因他們是罪人就予以貶低、排斥(我們每個人都是罪人)。但是,對於同性戀的罪行,我們絕不能夠接納認同。而神聖的傳統婚姻,更是萬萬不可更改。

只靠傳統美德與倫理來維護一男一女婚姻,畢竟是不牢靠的。如今世風日下,年輕一代受西方自由化與個人主義影響極快、極大,亞洲社會同樣在加速墮落中。近期的“愛家之戰”中,我們看到許多知識文化界的精英、媒體娛樂界的大牌明星紛紛亮相,力挺同性戀“婚姻”。這些“精英”、“偶像”們對年輕一代的影響是非常巨大的。我們若不努力傳福音、救靈魂,若不把聖經的真理原則清楚教導給更多的人,如今暫時的勝利很快就會失去。

讓我們永遠不忘福音的焦點,牢記大使命,高舉十字架,在這個彎曲悖謬的世代中,引領更多的人悔改歸向主耶穌,遵從聖經教導,活出新的生命。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1.28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3854/feed 0
魔鬼也會上天堂?——電影《到來的主日》反思 https://www.ct.org.tw/1333825 https://www.ct.org.tw/1333825#comments Wed, 28 Nov 2018 16:00:20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825

郭為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1.27

 

2018年4月13日,Netflix播出了電影《到來的主日》(Come Sunday)。這不是一部給人帶來激勵的福音電影,但它卻是一部能讓我們反思信仰的好電影。美國著名黑人牧師卡爾頓·皮爾森(Carlton Pearson)因重新思考地獄和提倡普救論,引起了激烈的爭論——電影根據這個真實故事改編。

假冒福音:魔鬼也能上天堂

皮爾森生自一個牧師家庭,5歲就有模有樣地給妹妹們講道。在羅伯茨大學就讀時,他師從著名的福音派領袖魯阿爾·羅伯茨(Roal Roberts),被羅伯茨認為是自己最好的學生。皮爾森也確實不負眾望,從奧克拉荷馬州圖爾薩(Tulsa)的一個小教會開始牧會,很快這個教會就買地擴建,每個禮拜天有五六千會眾聽他的講道,每禮拜會收到數萬美元的奉獻。他的教會也成為圖爾薩最大的教會之一。

20世紀80年代,皮爾森成為了全美第一個黑人電視佈道家。1997年,皮爾森被按立為“主教”。隨著影響力的提升,他也成了老布什和克林頓總統的白宮座上賓。他還曾經是市長候選人和格萊美提名歌手。(註1)

皮爾森的問題開始於他宣講一種含有普救論色彩的包容福音(Inclusivism)。他認為: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為每個人提供了通往天堂的車票,無論他們的生活如何。這“福音”偏離了正統的福音派信仰,與眾福音派教會的教義格格不入。

皮爾森的錯誤不僅在於他認為每個人都會上天堂,而且他相信撒但去天堂也是合理的。他認為上帝讓撒但在地獄裡承受永刑,這可能是犯了一個錯誤。在接受一次採訪時,皮爾森說:“難道上帝沒有大到可以改變魔鬼嗎?我可以想像魔鬼向上帝懺悔說,‘我與你競爭,但我錯了,我很抱歉。’”當被問及“懺悔”是否足以讓上帝原諒撒但,並允許魔鬼進入天堂時,皮爾森回答說:“魔鬼來自天堂。”(註2)

一個“不需基督、沒有悔改、沒有地獄”的福音

2004年,皮爾森宣講的信息被定為異端。究竟是什麼原因,使他突然放棄傳統的教義,而走入異端呢?這個轉捩點發生在1994年的一個早晨。

在電影中出現了這一幕:一天早上,皮爾森在客廳裡看電視。電視裡正在播放的是CNN對盧旺達難民的報道(那一年,在盧旺達發生了上百萬人被屠殺的慘劇)。他漸漸被報道所吸引,注目於那些逃離屠殺的難民一個個衣不蔽體,眼睛裡充滿絕望,令人悲傷的場景。而皮爾森環顧四周,看著自己的大房子:皮沙發,塞滿食物的冰箱,大熒幕的電視。他突然意識到,他自己是所謂的進天堂的好基督徒,而這些可憐的人們很可能是穆斯林,按照聖經的說法,他們是會下地獄的。

電影中,他禱告說:“主啊,我不知道你怎能自稱慈愛的主,卻讓這些人如此受苦,這些人都得不到救贖,他們不知道耶穌,他們不能重生,他們一死,你就讓他們下地獄。”

“我一生學到的都是這樣的信息,我所知的一切都指向一個選擇,要麼天堂,要麼地獄,我所愛的很多人,我家族中的有些人,他們都會下地獄,我永遠不能釋懷,但我能接受,因為他們做了選擇。但非洲這些人何時與神分隔了?他們何時做出選擇了?他們要怎樣被救贖?”

電影描述皮爾森從神那裡聽到的聲音是:“他們不需要被救贖,他們已經被救贖了,我已把他們帶進我所在的地方,他們會跟我在一起,在天堂共聚。”

儘管這部電影偏向皮爾森的神學立場,甚至在影片的結尾還提到如今皮爾森的追隨者正在持續增長。但這部電影也讓我們看到為什麼大多數基督徒離開他的教會:很顯然,皮爾森呈現的是一個不需基督、沒有悔改、沒有地獄的福音。

保羅在寫給羅馬人的書信的結尾,囑咐信徒說:“那些離間你們、叫你們跌倒、背乎所學之道的人,我勸你們要留意躲避他們。因為這樣的人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羅》16:17-18)

邁克·何頓牧師認為“用花言巧語誘惑”乃是今天美國的成功神學所提供的主要食糧,這些伎倆也是為了適合人的需要。(註3)

聖經中沒有一個概念比地獄更恐怖可怕

按照皮爾森的說法,如果人們都去了天堂,甚至撒但也能去天堂,那地獄就是個空擺設——可見,僅在地獄的教義上,皮爾森已經偏離了正統的基督教信仰。在所有的基督教教義中,地獄的教義是最令人不安的,以至於近年來有些教會悄悄地把它“收”起來。但是,耶穌警告祂的聽眾,要害怕一個能在地獄裡摧毀靈魂和身體的神。(參《太》10:28b)

聖經中沒有一個概念比地獄更恐怖、更可怕。人都不喜歡地獄,如果不是出於耶穌基督的教導,恐怕沒有人會相信地獄的存在。聖經中最多談到地獄的人也是耶穌,當主耶穌看到耶路撒冷的人不肯悔改時,祂為他們的結局哀哭。

地獄不是上帝創造人類的產物,而是人類反抗和墮落的結果。地獄是一個分離與剝奪、痛苦與懲罰、黑暗與毀滅、瓦解與滅亡的領域。新約形容地獄是個黑暗的地方,是火湖,是哀哭切齒的地方,是與神永遠隔絕的地方,是蟲子不死的痛苦之處……即便以上描述是象徵的說法,也足以使我們明白地獄的恐怖。

著名神學家愛德華茲有一篇講道叫《落在憤怒之神手中的罪人》。他在這篇講道中說:“你們的罪惡使你們沉重如鉛,向地獄下垂;神一旦放手,你們就立刻下沉,迅速墮入無底的深淵;你們所靠身體的健康,自己的智慮,上好的謀略,以及所有自己的義,都不能扶持你們不下地獄,正如蛛網不能抗拒滾下的磐石一般。”(註4)

願作欠債的福音使者

愛德華茲的這篇講道不時地被會眾中爆發出的大喊大叫所打斷。男男女女,一群一群站起來,在地板上打滾,他們的哭喊有時甚至把講員的聲音都淹沒了。據說有些人緊緊抱住教堂的柱子和欄杆,顯然是在那一刻感到他們的腳正在滑跌,他們正往地獄沉落。整個屋子裡哭聲震天,哭者痛感自己處於失喪之中,向神呼求憐憫,求神拯救他們。(註5)

在闡述和應用聖經的“地獄”教義時,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強調有一種救贖的方法,即有地方可以躲避神的義怒,也即每個人都可以來到基督的十字架面前尋求祂的拯救。所以,我們在傳講地獄的信息時,必須要以基督的十字架作為背景,因為這是悖逆之人唯一的出路。

回到《羅馬書》1章18節至3章20節的論點,保羅的基本立場是,所有人在神面前都有罪,而且被定罪,並且要承受祂永恆的審判。這就是為什麼,保羅聽了福音,成了欠債的人,要把福音傳下去。而且說若不傳福音,就有禍了。

國際知名護教學家約翰·布蘭查德(John Blanchard)在《地獄究竟發生了什麼?》(Whatever Happened to Hell?)一書中講過,他有一次在英國倫敦郊外的一條主要公路上,遇到了濃霧中汽車連環相撞的情景:早上6點15分,一輛載著大卷紙的卡車捲入了一場事故,危險警告燈亮了,但大多數司機都忽略了。幾分鐘後,行車道就被濃霧吞沒了。警員揮舞手臂,大聲呼喊,但大多數司機都沒有注意到,並沖向等待他們的災難。警員隨後拿起交通錐,把它們扔到汽車擋風玻璃上,絕望地警告司機們前面有危險。……(註6)這多麼像人們不顧別人勸阻奔向地獄的情景啊!

對那些將要面臨地獄結局的人們,我們是否應該肩負起傳福音的使命,使更多人得以避免永遠的刑罰?

 

註:

1.維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Carlton_Pearson

2.http://www.apologeticsindex.org/36-carlton-pearson。

3.邁克·何頓,《沒有基督的基督教》,美國麥種傳道會,2015,90頁。

  1.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92f4560100bews.html。
  2. 同上。

6.John Blanchard,Whatever Happened to Hell?,Durham,England:Evangelical Press,1993,297頁。

 

作者畢業於神學院,現從事新媒體工作。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1.27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3825/feed 0
以愛為動機與動力 https://www.ct.org.tw/1332464 https://www.ct.org.tw/1332464#comments Thu, 22 Nov 2018 16:00:29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2464

文/林敏雯

如何表現愛?

「愛情如死之堅強,……眾水不能熄滅,大水也不能淹沒。」(參雅歌8:6,7)

這幾節經文歌頌愛情,也是孔茂功主教(Bishop Michael Bruce Curry)主持英國皇室大婚時,用來祝福、勉勵新人的話。

婚姻、家庭需要堅定、委身的愛來培育和維護;耶穌要求門徒「彼此相愛的心」。神要我們先盡己所能愛祂,且要愛鄰舍如同愛自己。

愛,是基督跟隨者的記號,也是從神而來無可推諉的誡命。

初代教會中,外邦弟兄以經濟資源供給猶太弟兄之需。並謹慎飲食,不讓吃喝的自由絆倒信心軟弱的肢體。這是體恤主內家人的實際表現。

今天的教會中,又如何表現愛?

有人致力宣講福音,有人關懷弱勢群體;有人透過社群媒體做見證,有人站在街口發單張;有人在群眾面前證道,有人在密室裡禱告……

無論是怎樣的傳遞方式,基督徒持續以或傳統、或創意的管道,把神的愛傳出去。

只是不同的方式也帶來偏頗。當我們忙著「分別為聖」之時,是否把「稅吏與罪人」摒除聖殿之外?當我們「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之際,是否忍著心對缺乏的人說:「平平安安地去吧」?

同樣的,我們是否在替弱勢發聲之時,妥協了真理,因為「不可論斷」?是否在滿足人物質缺乏之際,刻意避免提到屬靈話題,免得遭指責為販賣福音?

愛上帝與愛鄰舍難道互有牴觸?福音和公義真是只能二者擇一?

耶穌如何做?

吳淑儀在本刊52期〈第三雙眼,第三條路線〉一文中,挑戰讀者效法基督,以真理的眼光走出十字架救贖之路。讓我們仔細觀察、思考福音書的幾處經文,來看看主耶穌如何做。

在醫治癱瘓病人時,耶穌首先宣告他罪得赦免,卻也沒有忽視此人身體的病痛,當眾醫治,使這人完全復原。(參馬可福音2:1-12)這個例子中,耶穌選擇先赦罪再醫治,病人身心靈都得康復。

「好撒馬利亞人」的比喻中,耶穌指出人的歧見,要求律法師以愛上帝的心為本,以恩慈和憐憫待人。(參路加福音10:25-37)祂對律法師的教訓,也是對我們的教訓—不要讓歧見阻攔憐憫,而憐憫需以對神及對人的愛為出發點。

四本福音書都載述了五餅二魚的神蹟,然而耶穌並沒有放下祂宣揚真理的使命,在餵飽五千人之前與之後,耶穌都在傳道。約翰福音更詳盡寫下耶穌甚至以一番甚難的教訓,讓那些只為吃餅得飽的門徒離開祂。(參約翰福音6:1-15,22-66)耶穌沒有以餵飽飢餓的人來吸引人聽道,反倒是靈命飢渴的人受真理吸引,甚至不顧身體困乏,專心聆聽。耶穌出於憐憫(參馬可福音6:34),在供應靈糧之際,亦不忽略物質糧食。只是祂最終要求的是「吃人子的肉,喝人子的血」,接受祂的福音,好得永遠的滿足。

耶穌是重福音輕公義,或是先行善後傳道?事實上是按情況而定。當公義與憐憫的需要緊急時,耶穌絕不輕看;而再多的餅和魚,也無法滿足心靈的空虛,耶穌並不忽視人類終極的需要—救贖。

對耶穌來說,福音與公義不是二選一,而是兩者相互成全。而祂所做的事,都是基於對父神的順服,以及對人的慈憐。

真愛之所在

被譽為「現代宣教之父」的威廉‧克理(William Carey, 1761-1834),領受神的呼召進入印度傳福音。在惡劣的環境下,克理堅守傳福音的使命,終於在宣教七年後收成第一個果子。他也與同伴把整本聖經譯成印度幾種主要方言,並建立一所神學院。

在逾四十年的宣教生涯中,克理大概只領了七百人信主,在人口稠密的印度,比例可算小之又小。然而他不僅關心印度人的靈魂,同時也為社會的不公義發聲,成為廢除印度「殉夫」(sati,寡婦於丈夫的葬禮上投身火堆,或稱焚燒寡婦)、殺嬰等傳統惡習的關鍵人物。

宣教士克理所做,無論是傳福音或行公義,都是出於對上帝與對人的愛。

環顧四周,教會內外,是否還有身心靈受傷、缺乏的人?你我是否願意跨出信心及勇氣的一步,以分享生命中各樣有形無形資源的方式,來愛這些人?

我們能愛人,因為我們愛神;我們愛神,因為神先愛我們。也願這位以愛為名的神,不斷給我們愛人的眼光與力量;願從神而來的愛,成為我們繼續行公義、好憐憫的動機與動力。

正如一首中古世紀詩歌歌詞所述:真愛之所在,神在。

「當愛是道路,就有無私、犧牲與救贖。當愛是道路,世上再也沒有飢餓的孩子。當愛是道路,公平如同大水,川流不息;正義如同溪流,源遠流長。當愛是道路,貧窮會成為歷史;當愛是道路,地球會成為聖殿。當愛是道路,人們會把武器丟棄在河邊,不再研究戰事。當愛是道路,會有許多美善的空間給神的兒女;因為,當愛是道路,我們彼此相處如同家人。當愛是道路,我們明白神是愛的來源,而我們是兄弟姊妹,神的兒女。這是新天新地,一個新的世界,新的人類家庭。」

~孔茂功主教英國皇室婚禮信息節譯

〔作者簡介〕
林敏雯,文字工作者,主日學老師,喜愛學習、分享神的話。

本文取自《神國雜誌》(53期:國度文化)

]]>
https://www.ct.org.tw/1332464/feed 0
一份令人憂心的調查報告 https://www.ct.org.tw/1333389 https://www.ct.org.tw/1333389#comments Tue, 20 Nov 2018 16:00:08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389

漁夫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11.16

 

最近美國的里格尼爾福音團(Ligonier Ministries)與生命之道研究所(LifeWay Research),共同發表了一份有關美國人信仰的民意調查。

許多人都認為美國是以基督教立國,但這份調查發現,美國的福音派甚至對一些最核心的基督教信仰,都有非常“混亂”的看法。第四世紀在尼西亞公會所判為異端的亞流,在美國可以找到許多志同道合者。

這次是里格尼爾福音團第三次委託生命之道研究所,針對美國的神學現況調查了3000名美國人。在此之前,他們在2014與2016年曾兩次做過類似的調查。這個調查的目的是,查驗美國人在對“神,救恩,倫理道德及聖經”這幾方面的信仰為何。

基要信仰混淆

調查的結論顯示:“總體上來說,在美國的成年人當中,對一些眾所皆知的基督教信念,有些膚淺的了解與認知。例如,大多數美國人都同意,耶穌在十字架上代罪受死,後來復活。”“但他們拒絕接受聖經有關(1)罪的嚴重性,(2)參與教會聚會,及(3)聖靈的教導。”

同時,他們發現:

  • 69%的美國人不認為犯個小罪就要受到永恆的咒詛。
  • 58%的美國成年人認為單獨或與家人一起敬拜可以代替上教堂。只有30%認為不能取代上教堂。
  • 59%的美國成年人說,聖靈只是種力量,而不是一個有位格的存在。

在這次的調查中,每10個美國人中有6個認為“宗教信仰是個人的事,而不是客觀真理”。這個看法居然有32%的福音派“信徒”同意。

而在有“福音派信仰”的美國人中,這個調查發現:

  • 52%認為大多數的人都是良善的
  • 51% 認為上帝接受所有宗教信徒的敬拜
  • 78% 認為耶穌是父神首先創造的最偉大的受造者

里格尼爾福音團用聖經《羅馬書》3:10,《約翰福音》14:6及《約翰福音》1:1指出,“這些都是與歷史上正統基督教信仰相違背的觀點。”

福音派的信徒自相矛盾,97%相信“三位一體的真神”,但其中四分之三卻認為基督是首先被造的,這論點在正統教會中,一向是被否定的觀點。

雖然絕大多數的福音派信徒相信“因信稱義“,但卻對耶穌基督的位格有混淆的看法。一方面,幾乎所有的福音派信徒都接受三位一體的教義,但另一方面,佔極大多數的福音派信徒認為耶穌是上帝首先創造的,而且是最偉大的受造者。

這個觀點是公元325年尼西亞公會正式否定的亞流派信念。後來在381年的君士坦丁堡公會再次確定亞流派是異端。但美國福音派的信徒持有這種看法的人數,從2016年的71%增加到2018年的78%。

里格尼爾福音團說:“有鑒於此,教會需要加強基督論的教導。今天的教會對基督的位格明顯的缺乏正確的教導。基督是三位一體中的第二位,這是早期教會堅持的基本教義。”

對社會議題的看法

在有關社會問題方面,2018年的調查發現,44%比41%的信徒認為“聖經對同性戀的指責不適用於今天的社會。”而52%比38% 的信徒認為墮胎是犯罪。而在18到34歲的年輕人中,認為這是罪的有57%。這點或許是這次調查中的亮點之一。

“與前兩次的調查相比,我們看到千禧年世代在信仰方面有好的轉向。在一些項目中他們甚至比所有其他年齡群都有更高的得分。這是一個偶然的反現象,還是會持續地如此發展,可能還需要在未來幾年中去觀察。”

在18到34歲的美國人當中,在2016年只有14%持有福音派信仰。這個數字在2018年上升到18%。而在2016年他們當中有53%相信基督是唯一救恩。2018年,上升到62%。而2016年的調查有55%相信耶穌會再來審判世界。2018年上升到64%。

相對來看,53% 的千禧年世代認為聖經中“古老傳說的記載是由幫助,但是,未必完全按字面的故事記載發生。”持這種看法的年青人在2014年有44%,2016年幼46%。

愈來愈多的千禧年世代認為上帝“對我日常生活是漠不關心的”。這一點在2014年只佔21%,2016年增加到30%。2018年上升至36%。

里格尼爾的調查發現,千禧年世代對墮胎的看法漸趨保守。2016年有50%認為這是罪,2018年則增加到57%;對婚外情的看法,在2016年47%認為是犯罪,2018年則增加到54%。但是51%的年青人認為聖經譴責同性戀的教導過時,而且46%認為性別選擇是個人的自由。

令人憂心

里格尼爾的CEO克里斯·拉爾森(Chris Larson)指出: “神學現況的調查明顯地指出,基督的教會需要有勇氣忠實地教導教會歷史上正統的信仰。指出人的罪性,或者說唯獨基督才是救主的主題,從來就不是受歡迎的論述。但在目前這個黑暗掌權的世界,更加需要福音的亮光。目前在‘福音派教會’裡,對聖經的教導如此混淆不清,真是令人灰心。”

里格尼爾的首席學術長,也是改革宗聖經學院的院長,司提反·尼科爾斯(Stephen Nochols)說: “這次調查的結果非常令人憂心。當福音派不經心的忘記聖經教義,它將明顯的失去其重要性。”

里格尼爾調查的完整報告可以在他們的網站 thestateoftheology.com查看。

在生命之道的調查中,所謂的福音派是指認同以下四個定義的基督徒:

  • 聖經是我信仰的最高權威。
  • 對我而言,向非信徒傳講耶穌基督,希望他們能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是極其重要的事。
  • 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的代死,是唯一可以洗淨我的罪的犧牲。
  • 唯有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的人,才能領受上帝賜予的永生救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1.16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3389/feed 0
與哀哭的人同哭,然後呢? https://www.ct.org.tw/1332450 https://www.ct.org.tw/1332450#comments Thu, 15 Nov 2018 16:00:37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2450

文/李杰明 Derek Lee 譯/林雨

與學生並肩而立

在二月佛羅裡達州派克蘭(Parkland, Florida)的道格拉斯高中(Marjory Stoneman Douglas)槍擊案發生後,我和我在芝加哥的高中學生一起參加遊行。芝加哥地區有成千的人也參與了這個抗議美國槍枝暴力的遊行,其中有許多是高中學生。

這些學生中有不少是從不同的學校、社區而來,就算生活中尚未沾染槍枝暴力,他們也願意花好幾個小時乘坐巴士來參加這次遊行。這些學生多半來自富裕的社區,那裡有正常運作的地方政府,總是為了學生們的好處著想, 這與道格拉斯高中學生的背景相似。道格拉斯高中在佛州當地可算表現傑出的學校,全州排名三十八。然而因為這一次暴力事件,學生們的生命被撼動了,許多人被迫成為抵制槍枝暴力運動的新面孔。

我和學生們並肩所站的示威遊行地點,距教書的學校只不過幾站公車之遙。不知為甚麼,此刻的我們即便站在所居住的城市中,仍覺得不合拍;置身於這些長途開車來參加遊行、之後將回到他們安全社區的過客當中,我們有種說不出的失落。

和這些沒經過大風大浪的青年相比,我的學生們打從出生起便需要與槍枝暴力共存;他們所住的街坊,每晚都聽到槍聲。光是上個學年,就有三名學生死於不同的槍擊事件。這在我居住的社區中,是件稀鬆平常之事。要一邊安撫學生「喪友」情緒,又要一邊處理自己內心相同的掙扎,實在不容易。

耶穌哭了

身為基督徒,我們一定要問教會的角色是甚麼。可歎的是我們已習慣在臉書貼文:「為受難者家屬禱告。」卻缺乏實際的行動。我們蒙召為基督徒,必須要做得更上一層,更深一步。福音書裡的兩段經文把我們的身分表達得非常恰當。第一處是關於拉撒路復活:

馬大說了這話,就回去暗暗地叫她妹子馬利亞,說:「夫子來了,叫你。」馬利亞聽見了,就急忙起來,到耶穌那裡去。那時耶穌還沒有進村子,仍在馬大迎接他的地方。那些同馬利亞在家裡安慰她的猶太人,見她急忙起來出去,就跟著她,以為她要往墳墓那裡去哭。馬利亞到了耶穌那裡,看見他,就俯伏在他腳前,說:「主啊,你若早在這裡,我兄弟必不死。」

耶穌看見她哭,並看見與她同來的猶太人也哭,就心裡悲歎,又甚憂愁,便說:「你們把他安放在哪裡?」他們回答說:「請主來看。」耶穌哭了。猶太人就說:「你看,他愛這人是何等懇切!」其中有人說:「他既然開了瞎子的眼睛,豈不能叫這人不死嗎?」耶穌又心裡悲歎,來到墳墓前。那墳墓是個洞,有一塊石頭擋著。 耶穌說:「你們把石頭挪開!」那死人的姐姐馬大對他說:「主啊,他現在必是臭了,因為他死了已經四天了。」耶穌說:「我不是對你說過,你若信,就必看見神的榮耀嗎?」

他們就把石頭挪開。耶穌舉目望天,說:「父啊,我感謝你,因為你已經聽我。我也知道你常聽我,但我說這話是為周圍站著的眾人,叫他們信是你差了我來。」說了這話,就大聲呼叫說:「拉撒路出來!」那死人就出來了,手腳裹著布,臉上包著手巾。耶穌對他們說:「解開,叫他走!」(約翰福音11:28-44)

這段是拉撒路得醫治的著名記載。「拉撒路」這個名字已成為「復活與神蹟」的同義詞。然而當我讀這段經文時,最鮮明的倒不是拉撒路的復活,而是耶穌的慈心、同理心,與愛。這是故事裡真正神聖的亮點。

當耶穌行至馬利亞和馬大家時,姊妹倆絕望滿懷,哭著向耶穌奔去。她們對祂說,要是耶穌早點到,拉撒路便不至於死。看著悲泣的姊妹倆,耶穌的靈深受感動,也極其憂傷。

耶穌哭了。

我大大震驚。在同一章之前的經節裡,耶穌自己說拉撒路要得醫治。當耶穌接近馬利亞和馬大時,祂也完全知道拉撒路很快就會起身行走,整個村莊的盼望及信心將得以恢復。

只不過耶穌容許自己哭泣。

祂看到馬利亞的「慟」,便進入這個「慟」,與她並肩而立。見著耶穌的眼淚,村裡的猶太人宣告:「看,祂是多麼愛這人!」基督顯明祂的愛,不是在讓拉撒路復活的大能裡,而在祂的哀傷中。

基督徒哀傷的語言,已隨著時間流逝。我們忘記了如何傷痛,而只讓正面的情緒伴同屬靈歷程。不過當我們跟隨基督的腳蹤時,祂可是召我們與哀哭的人同哭。雖然安慰和重振是療傷必經的過程,但有時候我們不需急著安慰、解圍,反倒要容許自己先去真實感受對方的痛楚與哀傷。

基督來,並非以征服君王的身分,而是受苦的僕人。

起而行公義

從事青少年發展的經驗讓我看到他們當中濃厚的鴕鳥心態。我的學生們對自己的同學遭槍殺或因心智疾病喪生習以為常,「今年才三個,還不算太糟糕嘛!」他們會這麼說,意思是失去三條性命算是好消息了。我們不能對罪的沉重震撼無動於衷;我們必需以自己的哀傷之語,傳達基督為每一個失去的生命悲痛。

雖然有濃厚的鴕鳥心態,在行動上,我的學生們也成為我的榜樣。儘管當前注意力都集中在最近發生的校園槍擊慘劇,槍枝暴力在高中生當中可是年深月久。學生中絕大部分為少數族裔,其中有許多來自墨西哥或中國的移民家庭,也包含沒有身分的黑戶。對這樣的人來說,他們從未能「選擇」是否要對槍枝暴力採取行動,他們從來不能得到學校的許可證,好讓他們去一個遙遠的城市參加反槍枝暴力的遊行。這個選擇不存在,因為他們早已被推進必須迎面與這個議題搏鬥的處境。喜歡或不喜歡,這個選擇已經替他們做了。對這些膚色或黑或棕的學生,在看到大人們不願改變任何事的時候,他們必須起而行動。

我必須承認,看到改變如此之難,我也陷入無望,與哭泣的人同哭,咬著牙面對下一個悲劇。然而對學生們來說,哀哭只不過如此,採取行動是必須的。若是大人們不帶頭,他們就自己來。這引出第二處經文,是耶利米指著新約時代的預言:

「在拉瑪聽見號咷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的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馬太福音2:18)

這段經節的出現,是緊接著希律下令處死伯利恆兩歲以下的孩童。具象徵意義的拉結為她所失去的哀哭,拒絕受安慰。安慰對拉結來說沒甚麼用處,因為她的兒女被殺了;安慰絕對無法令人滿意,拉結要為她的兒女尋回公道。

同樣,今天的青少年不再滿足於僅僅被「安慰」。為了自己的命分,他們除了起而為公義征戰,別無他法。接下來要看我們成年人是否願意加入他們,一起為公義奮戰。

基督召我們在一切所做的事上仿效祂,尤其是這兩件—

第一,耶穌召我們與哀哭的人同哭。基督的愛把我們引進痛苦的空間,在那裡我們被逼著要激烈地與那些傷痛的人感同身受。或許那時他們會說:「看,他們多麼愛這些人!」而見證了基督在我們裡面的愛。

第二,耶穌要我們更進一步來行公義。安慰與慈憐是需要的,但我們受召要與傷痛的人同行。

這個國家的青少年正往前行進。身為基督的肢體,你我是否加入,成為預言的見證人?

〔作者簡介〕
李杰明(Derek Lee),在「建造」(buildOn)機構擔任服事學習事工的聯絡人,在芝加哥南區的Curie Metro公立高中服務。「建造」的宗旨在於藉由服事與教育打破貧窮、文盲、低期望值的循環。他經常在週末與在芝加哥和海外的學生們一起參與志工服事。他在「建造」的服事還包括帶領如政治活動和芝加哥槍枝暴力等社會議題的工作坊。

〔譯者小檔案〕
林雨,文字工作者,願透過翻譯搭建跨越文化的橋樑。

本文取自《神國雜誌》(53期:國度社區)

]]>
https://www.ct.org.tw/1332450/feed 0
當黑夜來臨時——思想潘霍華的詩作《所有美善力量》 https://www.ct.org.tw/1333139 https://www.ct.org.tw/1333139#comments Thu, 15 Nov 2018 16:00:19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3139

董家驊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18.11.14

 

所有美善力量

所有美善力量默默圍繞
神奇美妙安慰保守
讓我與你們走過這些日子
並與你們踏入新的一年

儘管過去年日折磨心靈
艱困時光重擔壓迫
主啊!請讓飽受驚嚇的靈魂
得到已為我們預備的救恩

若祢遞來沉重苦杯
杯緣滿溢痛苦汁液
從祢良善慈愛聖手
毫不顫抖感謝領受

若祢願意再賜我們
世上歡樂陽光亮麗
我們記念如梭歲月
生命完全交託給祢

請讓燭火溫暖明亮燃燒
祢給黑暗中的我們燭光
請容許領我們再度相聚
明白祢的光在黑夜照耀

寂靜深深圍著我們展開
讓我們聽見那豐富響聲
從周遭無形的世界擴散
凡祢兒女盡都高聲歌頌

所有美善力量奇妙遮蓋
不論如何期盼安慰
在晚上早上每個新的一天
上帝都必將與我們同在(註)

這首詩寫於 1944 年的 12 月,世界歷史上最黑暗時刻之一。但詩作卻帶著滿滿的盼望和力量。寫下這首詩的,正是因參與謀刺希特勒而被下獄的神學家、牧者潘霍華,這也是一首寫給他所愛之人–他的母親與未婚妻的詩作。

此時,潘霍華身在獄中,迎接 1945 新年的來臨。他不知外頭的局勢,也沒有最新的前線作戰消息,無從得知當時納粹德軍已節節敗退,在全面崩潰的邊緣。潘霍華這首詩的盼望,不是來自最新的世界局勢,也不是來自一廂情願的樂觀想像,而是來自祂對上帝美善的確信。

想到潘霍華,我們一般想到的是神學家和殉道者這兩個形象。的確,潘霍華是一位神學家,他所寫的《倫理學》至今仍在神學界備受重視。沒錯,他也是一位殉道者,因著信仰的緣故參與反抗希特勒的運動而被捕,在二次大戰的結束前夕被處決。

然而,潘霍華也是一位牧師,他所寫的《跟隨基督》和《團契生活》不只是抽象的神學著作,也是他在教會生活中的體驗和反思。在《跟隨基督》中,他感嘆基督徒把上帝的恩典當作是廉價的;恩典變成一個教義,一個原理,和一個體系。他強調,上帝的恩典是貴重的,目的是要呼召我們過一個徹底順服基督的生活。

熱切盼望

這是首帶著盼望的詩,讀過潘霍華生平的人都知道,這是他人生最後一個新年除夕。因著對上帝美善的確信,雖然在黑暗中,潘霍華意識到“所有美善力量默默圍繞”,帶著無比的盼望面對新的一年。因著對上帝掌權的信心,即便眼前的環境令人沒有樂觀的理由,但潘霍華經歷到“所有美善力量奇妙遮蓋”。

面對人生種種苦難,潘霍華的生命展示出,他之所以能承擔,不是因為自己的意志堅強,也不是因為苦難的力度不夠,而是因為深信一切都在良善上帝的手中,以至從祂良善慈愛聖手中領受苦杯,仍能“毫不顫抖感謝領受”。

潘霍華絕不是個苦行僧,以吃苦為樂,主動追求受苦。從 “若祢願意再賜我們,世上歡樂陽光亮麗”可以看出,他對生命仍充滿憧憬,渴望自由,期盼世上歡樂陽光亮麗。然而在黑暗中,潘霍華對生命有更深一層的認識,意識到一切都是上帝的賞賜;黑暗中的每一天是屬上帝的,正如歡樂陽光亮麗中的每一天也屬上帝。

正是這對上帝主權的確信,潘霍華在面對這世界的黑暗時,仍帶著滿有生命力的盼望,向上帝呼求:“祢給黑暗中的我們燭光”,明白“祢的光在黑夜照耀。”也是這確信,使潘霍華在似乎聽不見上帝聲音的時刻,仍能向上帝禱告,由衷寫下“讓我們聽見那豐富響聲”,使上帝的百姓盡都歡呼歌頌。

面對種種社會、文化和政治壓力,潘霍華的生命見證提醒我們,要歡呼,不是因為凡事盡如己意,而是因為上帝的旨意將會如光在黑夜照耀,成全祂所應許的未來。

保持清醒

21世紀的我們或許很難回到二戰的時代,去體會當時潘霍華的處境與心情,然而我們這時代的黑暗未必不如當時的黑暗,只是今天的黑暗往往披上“光明天使”的外衣,使我們失去辨識的能力,身陷黑暗中而仍不知抵擋掙扎,以至一步步被黑暗同化,最終甚至被吞沒。

黑暗其實無所不在。在消費主義當道的年代,我們被訓練透過不斷的消費行動來安撫心中的焦慮。因著全球化工廠的發展,我們與商品的製造者失去聯繫,所有的商品都成為隨手可棄的物,所有的人都成為隨意可棄的人。當我們把他人的存在和價值簡化成一個服務我的商品時,我們也活在擔心被物化的陰影下。在納粹陰影下屹立不搖的潘霍華,他以“十架神學”幫助我們重新認識上帝重價的恩典,把我們從消費主義廉價的標籤中拯救出來。

在今天強調成功和豐盛的教會信息中,潘霍華的生命和詩提醒我們:“成功”不等於“按我們的方式成功”,“豐盛”不等於“物質社會所定義的豐盛”。這世上有一種成功,是在黑暗中經歷與上帝的密切聯合後,自然散發出復活生命的成功;這世上有一種豐盛,是在認識一切美善源頭的上帝之時,而由衷發出的頌讚和滿有生命力的盼望。

 

潘霍華,林鴻信譯註,《潘霍華獄中詩》(台北市:道聲,2007),118-119。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1.14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3139/feed 0
你我的禱告,是改變世界的重要力量 https://www.ct.org.tw/1332994 https://www.ct.org.tw/1332994#comments Tue, 13 Nov 2018 16:00:42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2994

彭書睿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11.09

 

若要瞭解上帝的心意,我們需要一本攤開的聖經和一張攤開的地圖。――威廉克理(印度宣教先驅,近代宣教之父)

 

剛剛在臉書上得知,Operation World在英國萬國宣教學院(All Nation)的辦公室,收到了最新的出版品,為兒童與家長精心編撰的“Windows on the world” (暫譯《世界視窗》)的開箱文。我就想到過去那段為了宣教代禱的素材而努力的故事。

故事要從2010年11月,於南非開普敦舉行的第三屆世界洛桑福音會議講起。《普世宣教手冊》(Operation World,簡稱OW)的第7版也藉由這個場合面世。加拿大籍的萬迪克(Jason Mandryk),是我在2003-04年於忠僕號福音船服事時認識的好友,就是接手《普世宣教手冊》這本最具代表性的、全球代禱指南的作者兼專案負責人。

他於1995年加入隸屬於環球福音會(WEC)的《 普世宣教手冊》團隊,擔任原作者莊斯頓(Patrick Johnstone)的助理。一個不到7人的團隊(其中3位是兼職或部分時間委身)在倫敦近郊的工作點,與全球幾乎每一個國家,超過1,500個聯絡人或機構通信,收集珍貴的最新宣教資料和數據。

繼21世紀版(第6版)於2000年推出後,歷時10年,全球教會及宣教機構引頸期盼的宣教動員與代禱的千頁工具書,終於完成。

“有時候,人們之所以回應,是因為那真相既精確卻又痛苦。也許他們不喜歡那些事實,但卻會感激我們提供了這些事實。”他在2011年接受訪問時,是這樣誠實地看待這本禱告手冊的影響力。

還記得我當時熱心地向好幾個代表性的華文出版社推薦,希望把新版的OW盡快翻譯成中文並且全球發行,我認為一個如此重要的代禱資源寶庫,實在需要推薦給華文讀者。當時我心急到一種程度,甚至想要自告奮勇把那近一千頁的手冊義務翻譯。

然而,因為種種現實的因素,得到的答案都是持保留的,包括曾經花3年時間把21世紀版翻譯出版的大使命中心,也都打退堂鼓(大使命中心於2017年6月光榮結束時代的任務)。

OW團隊本身,也於2012年因發行推廣告一個段落,而有所調整,改由Molly Wall姐妹接手,也就是後來出版的簡易上手版《萬國代禱手冊》Pray for the World)專案的主要執行者。

Pray for the World是《普世宣教手冊》節略、簡易的版本,這本小書的目的是希望使用於世界上大多數的地方,在非以英文為母語的環境,更容易翻譯成其他語言。雖然精簡,卻保留了相當重要的統計數字(國家人數和人口統計資料、宗教信仰和基督徒比例、主要語言和民族),簡單的地圖和相關曲線圖/圖表,還有最重要的各國最切身的代禱事項。

這個看似相對簡單的任務(重新編輯內容),也相當不易,一直到2015年英文版才正式完成,成為當年爾巴拿宣教大會(Urbana15)上最熱賣的書籍之一。至於中文版,感謝橄欖華宣在2014年願意接手,並於2016年出版,在當年的聯合基督教書展中與台灣讀者正式見面。

看到這得來不易的成果,這一段長達五六年的路途,點滴在心,也在該書的推薦序文當中,詳述了這段旅程。

2017年11月,我到英國拜訪時,就特別前往OW團隊在All Nations的辦公室,也是第一次從華人的眼光來了解他們事工的重要性與委身(註)。隔週我在台北的聯合差傳年度宣教論壇邀請Molly Wall為主講人,這是OW第一次在華人圈中傳遞普世代禱事工的負擔。

Molly在會中分享OW發起人英國宣教士莊斯頓(Patrick Johnstone),過去50年看見普世宣教有4大推進與突破:

1.全球宣教運動崛起:福音派的宣教運動興起,數量規模前所未有。

2.全球禱告運動:過去50年禱告運動有爆炸性成長,各式各樣禱告團體、禱告殿、禱告事工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例如IHOP、24H敬拜、韓國禱告運動、為全球受逼迫信徒或難民守望等。這些禱告運動在宣教事工上都結出果子。

3.資訊的研究:透過研究,人類開始了解世界上各個族群的分佈、語言、發展現況及需要,並善用這些研究數據,更精確、具體地為萬國禱告。

4.全球性的動員:過去的宣教禾場成為差派宣教士的基地,如:南韓、奈及利亞、中國。

此外,已有更多單位(宣教機構、福音機構)興起,投入在動員教會參與差傳的行列裡,並彼此橫向連結,共同尋求神下一步的工作。(特會全程文字記錄影像記錄媒體報導

我們常在教會的講台上,聽到一次又一次“國度的眼光”的挑戰,和上帝愛世人的心。我們需要真正展開雙臂、謙卑自己,願意瞭解世界不同角落的需要、開拓國際的視野,並求神把“跨界”的感動放在禱告當中。在越是混亂的世代,越是風聞戰爭與天災的時刻,神的教會更需要警醒守望。

過去幾年,許多教會發現這個迫切的需要,也更認同、珍惜現在已經有的的各式禱告資源。舉凡從萬民使團每季一本為未得之民族群代求的《宣教日引》,或是由Prayercast製作的《改變世界的旅程-為萬國禱告》的多媒體影片,目前由前線差會接手的《三十天為穆斯林禱告,預備道路事工 (WayMakers) 復活節前的四十天《為這城市尋求神》禱告行動,還有敞開的門(OpenDoors)每年為受迫害的教會所做的《全球守望名單》,都是參與第一線神的工作的利器。

五六年前,這些中文資源,不是還沒開始翻譯,就是沒有讓讀者容易接觸的管道,然而今天全球華人教會都可以使用,有許多弟兄姊妹已默默在代禱。

筆者一再的呼籲,也提醒每一位神國的子民,宣教的眼光從來不是地理位置的距離,而是心理位置的距離。許多時候,正因為陌生,更要付上禱告的代價。當你舉起禱告的手,點開一個禱告的視頻,翻開一頁代禱資訊,一個改變世界的旅程就此展開。

 

註:

<iframe width=”560″ height=”315″ src=”https://www.youtube.com/embed/IfuyE36qEIE” frameborder=”0″ allow=”autoplay; encrypted-media” allowfullscreen></iframe>

https://youtu.be/IfuyE36qEIE

Operation World 辦公室的訪問錄影,由Jason Mandryk講述這個全球最重要的普世代禱事工的歷史,出版品,以及發展。

 

作者為宣教動員者,聨合差傳促進會(台灣)理事長。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官網2018.11.09

歡迎各大基督教媒體來信合作,詳情請來信洽詢enews@ct.org.tw

]]>
https://www.ct.org.tw/1332994/feed 0
當社會失去公義,基督徒你在哪裡? https://www.ct.org.tw/1332447 https://www.ct.org.tw/1332447#comments Thu, 08 Nov 2018 16:00:00 +0000 https://www.ct.org.tw/?p=1332447

文/楊均安(Andrew Yang)
譯/子憫

勇敢站出來

5月一個星期三的早上,我們教會有不少人集體參加了一場公開示威活動,名為:「堅決要求禁槍」(Demand the Ban)。他們齊聚參議員杜派特(Senator Pat Toomey)位於賓州費城的辦公室門前,每個人手中拿著用AR-15步槍製成的犁。正如以賽亞書二章4節所說:「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

在參議員杜派特辦公室門前, 許多示威群眾聆聽不同牧師和講員闡述生命的神聖和杜絕槍擊暴力的必要性。因為有為數不少的人堅決守在參議員辦公室門前拒絕離開,結果被警方逮捕。

坦白說,以上消息都是我從別處得來的,我自己並沒有參加這項示威活動。在示威活動展開的幾個月前,有一位牧者前來詢問由我組織的公義團體—「推動重視非裔人權聯盟」(Circle Mobilizing Because Black Lives Matter)是否願意動員社區中的教會來支持這項示威活動。考慮之後,我禮貌地拒絕了,因為「推動重視非裔人權聯盟」的服務目標主要針對社會種族間的歧視與不公義,與這項以禁槍(Demand the Ban)為主題的示威活動,目的並不相符。

從歷史事件看社會公義

無庸置疑,通過「禁槍」法令將會使槍擊案比例下降。但是從歷史紀錄來看,槍枝管制條例似乎歧視性地特定於美籍非裔這個族群。根據文獻紀錄,十九世紀,美南地區通過不同的槍枝管制法條例,完全針對美籍非裔人士,目的在限制其擁武的權利。同樣,1960年代,嚴峻的槍枝管制立法主要是懼怕當時橫行猖獗的黑豹黨註而有的回應。

進入廿一世紀,讓民眾合法擁槍自衛的法例,仍然有不公義之處。以曾經鬧得沸沸揚揚的卡費蘭(Philando Castile)案件為例,一名合法持有槍枝的黑人,2016年7月6日開車途中被員警攔截下來臨檢。他先是非常鎮定地告訴警方,「我身上合法持有槍械,但絕不會在此時掏槍出來。」不料,正當他把手放進口袋,準備拿出駕照時,就被員警突如其來地連開七槍而身亡。案件初審時,該名執勤開槍員警被判「二級誤殺及兩項危險槍支發射」罪名,最後卻被宣判無罪!

這起意外槍殺案,不僅再次揭開有關槍禁的廣泛討論,更是攪動種族對立的催化劑。這起事件說明在不同人權運動中錯綜複雜的關係,即使在立場相同的人當中,看法也是見仁見智。對種族公義議題關心的人,都有一個共識:公權力軍事化執法和槍枝管制議題是無法切割的。在某些有色人種族群集中的區域,警方武器槍械的配置,功能越來越高,有如軍隊般的強勢和軍事化管理。要使美國境內減少槍枝衝突,根本是:老百姓要學習放掉對擁槍的著迷,而警方則必須減低軍事化管理的形式。

基督徒,你麻木不仁嗎?

很多時候,我們可能會因為越趨複雜的社會問題而變得麻木,企圖說服自己:「不論做甚麼,我們都無法改變現狀」;又或者說服自己,「因為有太多未知的後果,乾脆甚麼都別做!」據我所知,不論是校園槍擊、警方誤殺、川普內閣對難民政策進一步的刁難等等,許多民眾如今選擇對輿論充耳不聞,認為每則社會事件不過是為已脫序的社會「雪上加霜」罷了。然而憑心而論,對這些社會亂象不聞不問,果真是明智之舉嗎?

還記得耶穌曾經用才幹的比喻,來說明祂最後對那些麻木不仁的人如何嚴峻嗎? 我百分百支持自己教會中選擇參加要求禁槍示威的弟兄姊妹們,即使我本身沒有加入他們的行列,卻衷心期盼他們的行動結出福音的果實。說到為神的國奉獻心力,我們一定要清楚如何照優先次序,把精力投注在自己有感動的項目。我們沒有一個人是能力無限的,選擇重點,集中精力才是智慧的投資。我們與其他弟兄姊妹互為肢體,各憑所領受的恩賜和機會,同心在神國裡建造,當然也包括改變法律政治的生態。

分別為聖,興起發光

有為數不少的基督徒並不相信政治法律能真正地解決問題,但也有少部分人持守法律能解決問題的信念。幾個星期前,我有機會到賓州蘭卡斯特鎮度假,觀察居住在鎮上的阿米許教派基督徒(Amish Christians),堅持保留傳統純樸的生活方式,不用現代科技,自成一套獨特卻有價值的群居文化。每次想到要使禁槍或廢除軍備的法令通過,其可能性微乎其微時,神就將我的目光對焦在這群勇敢向世界說不的阿米許教派基督徒身上。我是一個從小在門諾派教會長大的基督徒,始終秉持從世界的價值觀和政經系統中「分別為聖」出來的教義。

但與此同時,我也相信耶穌的心意是要藉著祂的子民更新轉變這個世界,正如馬太福音中第五章,祂命令我們:你們是世上的光,因此,我們不是將光藏在斗底下,乃是興起發光,讓世人都看得見。當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群聚在參議員辦公室門前示威抗議時,世人看見了!當我們積極為廢除現金保釋法及死刑大聲疾呼時,世人看見了!身為基督徒,我們在各方各面持守所信的,就是要讓世人看見我們身上的基督,在充滿不公義的社會,成為時代的呼聲!

註:「黑豹黨」,Black Panther Party,簡稱 BPP,成立於1966年,鑒於當時殘暴的員警公權力處處針對非裔美人,創立人紐修一(Huey Newton)和史包比(Bobby Seale)成立該組織來與地方官員相抗衡。「黑豹黨」員頭戴黑色貝雷帽,身穿黑皮衣的造型,一時蔚然成風,他們曾經在加州奧克蘭地區及其他城市發起大規模武裝公民巡邏活動,引起社會各界關注。1968年,全美「黑豹黨」黨員創下高達2000人的記錄。後來因為內部緊張、多起致命槍戰及聯邦反間諜活動等原因,黑豹黨漸趨式微,勢力減弱。(資料來源:「歷史」網站https://www.history.com/topics/black-panthers)

〔作者簡介〕
楊均安,Andrew Yang,執業律師,目前居住在賓州費城。致力維護社會弱勢群體公義,也為公義團體「推動重視非裔人權聯盟」(Circle Mobilizing Because Black Lives Matter)的發起人。

〔譯者小檔案〕
子憫,來自臺灣,現居紐約,喜愛用文字書寫來品嘗生命故事。

本文取自《神國雜誌》(53期:國度社區)

]]>
https://www.ct.org.tw/1332447/feed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