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家如何居家隔離?莫忘疫情中遊民的苦情

144547488


【特約編譯吳立民/報導】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造成全球各國全方位的衝擊,其中生活於社會底層的遊民受創甚鉅!

西班牙巴賽隆納的基督教慈善機構「愛德」(Ágape+)協調專員莉迪亞.賈西亞(Lidia García)表示: 「流行病重創弱勢族群。」該機構致力於陪伴與照顧社會邊緣人。

一般人能透過網路視訊緩解社交隔閡,但對弱勢族群而言,新冠狀肺炎加深社會階層差異。

西班牙巴賽隆納遊民。(圖/Agape)

西班牙巴賽隆納遊民。(圖/Agape)

封鎖下連厚紙箱也沒有

「我們能輕易與家人交談,但對這些無家可歸的人而言,前提是得有電話。由我們對遊民的追蹤經驗,只能跟有電話或電話沒有遭竊的少數保持聯繫。」賈西亞說。

不僅如此,突如其來的封鎖政策導致資源取得不易。「他們甚至沒有厚紙箱可用!聽來荒唐,但店家不開張,就沒有廢紙箱。換言之,他們連保護自己的東西都沒有。」賈西亞補充。「這群人無所適從,相關設施關閉,街頭空蕩,讓人心生畏懼。」

遊民失去社會連結

「都說要待在家、勤洗手,但遊民如何做到?他們無家可歸,何來居家隔離?」賈西亞指出。

根據愛德的說法,「多數遊民白天待在圖書館、日間照護與文化中心,在酒吧洗手間更衣沐浴。如今全數關閉,可用資源匱乏。」

關係網斷裂,截斷資源與連結,讓他們更為孤獨。她說:「疫情凸顯家的重要性。」

愛德認為,遊民的關係與連結受到重大影響。為了維持安全社交距離,相關私人機構分配物資的行動受到侷限。自疫情以來,該機構已發送400多組衛生護理包。

「對我們而言,最困難的莫過於無法與認識的遊民取得聯繫,親自將物資交到他們手上。」賈西亞感嘆:「這些人失去渴求的人際關係,不再有擁抱與對話,曾建立的關係瀕臨破裂。」

為遊民準備的食物包。(圖/Agape)

為遊民準備的400多個衛生護理包。(圖/Agape)

遊民被殺 不安全感增加

自封城開始,巴塞隆納竟有四位遊民被殺。荒涼的街道讓遊民更顯脆弱,被剝奪感增加。賈西亞說:「他們慌恐,擔心受到欺凌。」

巴賽隆納約有3500至4,000名遊民,當地市議會宣稱:「已提供2900張床位,容納無家可歸者,這比實際需求還多680個床位。」部分私人機構質疑數字真實性。

在某些狀況下,遊民認為這些設施並不安全。她在接受西班牙媒體專訪時提到:「這裡有數百人聚集,比戶外更易致病。」

「預計收容遊民的庇護所中,設置三層床,沒有床墊。試想200個人困在其中,每人病史不一,有精神疾病或成癮患者,卻無法用藥,難以想像接踵而來的問題。可以預見,這些人更愛窩在自己的街頭角落,而非此處。」賈西亞解釋。

臨時庇護所。(圖/Flickr@Barcelona City Council)

巴塞隆納市議會提供遊民2900張床位。(圖/[email protected] City Council)

不僅提供居所 陪伴也很重要

愛德目前管理兩幢臨時公寓,一幢收容男性,另一幢則收容女性與未成年人。儘管被迫暫停志工服務,但仍持續透過網路視訊,提供購物或其他協助。

「不僅提供居所,陪伴也很重要。透過每週交談,觀察他們的生活狀態。在隔離期間,不同的情緒也會產生不同的狀況。部分人的需求龐雜,生活陷入癱瘓。」賈西亞表示。

在疫情趨緩後,許多關切遊民的機構組織想知道未來會如何?能否尋回失聯的關係。賈西亞說:「我們真的一無所知。」

(資料來源:Evangelical Focus)

相關新聞:

8歲創慈善機構 暖心12歲男孩憐憫好施捨 使9千名遊民獲得溫飽

【行動好牧人】讓主的話語遍滿全地:我要奉獻

採訪通告或新聞提供:我要聯絡
   |   
副刊各版投稿:我要投稿


請尊重版權:本文版權歸基督教論壇報所有。未經基督教論壇報授權,任何印刷性書籍報刊、網站及電子刊物不得轉載或大篇幅引用本報圖文。歡迎臉書、微博、line等各社群分享,請附上連結及註明出處,各網站及書籍報刊如需轉載引用,請來信申請版權或洽商正式新聞合作。